第47章 剑在手,偷摸走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47章 剑在手,偷摸走

2020-10-22更新

  不是陆林刻意讨好,事实的确如此。
  
  在陆林的心中,十个花脸叶,也未必抵得过手上的这一副雷朋眼镜……
  
  毕竟,你看这墨镜,真的帅啊!
  
  而且应该是个牌子货。
  
  至少比班尼路强不是?
  
  大佬瓶听到,不由得笑了,随后巧笑盈盈地接过了陆林手中的墨镜,小心翼翼地拿着。
  
  这位被无数人视为江湖大佬、高高在上的美女,此刻在陆林的面前,乖巧得跟东北烧烤桌上的扒蒜老妹一样。
  
  这笑容,很甜。
  
  甜到田小冲瞧见了,能够跳起来想杀人的那种……
  
  随后,陆林缓步,走向了满脸阴郁的花脸叶那边去。
  
  事实上,花脸叶也由不得他不阴郁。
  
  作为一个曾经在江湖上呼风唤雨,至少是让无数人闻之色变的男人,今天可以说是他人生最低谷的时刻。
  
  除了经历了被人背叛之外,他还成了别人讨好女人的道具……
  
  这叫向来自视甚高的花脸叶,如何能够容忍得了呢?
  
  所以在那一瞬间,男性的自尊心让他忍不住站了出来,以过来人的姿态教训陆林:“小子,不是所有事情,都适合一个男人孔雀开屏一样地强出头,出来讨好女人的——有的时候,这可能会让你付出生命一样的代价……”
  
  人的思维,从来都是有一定惯性的。
  
  这种惯性,或许当事人并未觉得,但它的力量,绝对是无比的巨大。
  
  正如同在花脸叶的心中,一直认为自己是高高在上的江湖前辈,而陆林则不过是一个刚刚入行没两年的新人而已。
  
  即便是有过之前天师府的经历,他已然承认了陆林此刻的实力,但并不代表他就畏惧了陆林。
  
  事实上,他花脸叶吃过的盐,都要比陆林吃过的饭多得多……
  
  走过的桥,也比陆林行过的路长的多。
  
  现如今已然到了鱼死网破的时候,他再无留手的境况下,是绝对不会害怕这么一个江湖小辈的。
  
  即便是对方身上,顶着一个“龙虎山掌教真人”的名头。
  
  那又如何?
  
  这儿可是沪苏交界之地,离它龙虎山,得有十万八千里吧?
  
  仅仅凭借着一个名头,能耐得何他花脸叶?
  
  若真如此,他花脸叶这十几年的江湖路,当真算是白混了……
  
  花脸叶信心满满,而陆林则是战意浓烈。
  
  事实上,在晋级真人之后,除了在千魔洞到处当个修补匠之外,陆林也就跟以武入道、最后投靠了己方的王封有过切磋。
  
  除此之外,他还没有跟其他厉害的天师真正交过手。
  
  而他与王封之间,只能算是打磨拼斗技法的战斗而已,即便是场面激烈,有若疯子,但彼此的心中,终究还是留有一线的。
  
  谁也没有想过下死手。
  
  正因如此,所以陆林对于自己上限的认知,终究还是有限的。
  
  对于一位从“全面除魔令”中走出来的天师,陆林自然知晓,自己的实力增长,有的时候已经并不单纯来源于阴灵、法器以及修行功法的积累……
  
  到了真人的这个级别,更多的时候,一次酣畅淋漓、涉及生死的战斗,更能够提升实力的上限。
  
  当然,这样的坏处在于,落败的一方,可能就要承担化作资料、不存于世的代价。
  
  天师之间的战斗,即便是实力悬殊,也不一定存在绝对的胜利。
  
  因为变数太多。
  
  有的时候,很小的一个因素,就有可能决定一场战斗的生与死。
  
  没有人生来就是常胜将军。
  
  只有剩下来的那些幸运儿,才是……
  
  对于这一点,陆林自然知晓,所以他也没有太多废话。
  
  确认过眼神,是彼此“不容于世”的人。
  
  之后,他说了一句:“行了,我,张天师,代表龙虎山天师道,清理门户……”
  
  如此宣战,简洁无比。
  
  跟“我,秦始皇,打钱”有着异曲同工之妙。
  
  陆林的攻击手段也是朴实无华,直取敌方要害……
  
  这战斗方式,充满了凌厉果断的风格。
  
  与先前击倒贪狼道人,一模一样。
  
  然而花脸叶终究不是贪狼道人,杀手出身、后面被誉为“真人猎手”的他,除了擅长隐匿刺杀之外,贴身缠斗,也是他最为熟悉的领域。
  
  事实上,当初在舟山围捕大佬瓶之时,就是他陡然出现,贴身缠战,打破了僵局。
  
  最终他逼迫得大佬瓶不得不以一名高阶阴灵为代价,重伤撤离……
  
  所以陆林与花脸叶错身的一瞬间,挡下了对方十三次的突袭攻势之后,便意识到,眼前的这位,绝对是一个值得尊重的角色。
  
  他与贪狼道人,大概差了好几层楼的距离。
  
  自己没可能像击败贪狼道人一样,以碾压一切的态势,将其击倒。
  
  而且稍不注意,很容易会被对方给擒杀……
  
  因为花脸叶的出手凌厉凶狠,招招致命,一看就知道是老杀手的那种。
  
  所以在两人分开的瞬间,陆林便挥手,拔出了一把黝黑无光的利刃来……
  
  摩罗龙骨剑。
  
  一把从魔怪手中缴获,最终经过巨大魔改之后的大宝剑。
  
  剑在手,有如情人。
  
  执子之手……
  
  剑出。
  
  那延承至一名叫做“李浩然”的老兄身上的凛然剑意,在这一瞬间涌荡全场。
  
  气机锁定之下,原本身形飘忽的花脸叶有如落到了聚光灯之下。
  
  他是如此的显眼。
  
  腾挪了几个回合之后,花脸叶也不得不掏出了自己的武器来。
  
  那是一把很细的利剑。
  
  有如西方搏击体育里专用的花剑。
  
  它看着像是刺绣的花剑,但剑锋凌厉之处,却让人莫名胆寒。
  
  而拔出了剑来的花脸叶手腕一抖,却有满天星光洒落。
  
  与陆林那种浩然坦荡的剑意不同,花脸叶的手段,则显得更加华丽许多。
  
  那是一种仿佛舞台剧一般的感觉,虚虚实实,真真假假,一切是那般的宏大,但又充满了极度的戏剧转折……
  
  这么形容,或许有些飘忽。
  
  但却正是此刻花脸叶手段的真实写照。
  
  他仿佛用手中细剑作了画笔,描绘出了一场宏大华丽的画卷……
  
  然而就在画卷即将最终展开之时,所有的一切,却戛然而止。
  
  身处其间的画手,却是消失不见了。
  
  这是……
  
  陆林眯眼,打量向了院北的一处方向去。
  
  过了几秒钟,消失不见的花脸叶,突然间又出现了。
  
  不过此时的他,唇边却有血迹。
  
  随后他有些难以置信地看向了仿佛局外人一般的大佬瓶,缓声说道:“你这是……领域?你,居然晋升为真君了?”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