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5章 被偏爱,则无恐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45章 被偏爱,则无恐

2020-10-22更新

  刘茉莉的话语一出,归墟的脸色顿时就是为之一变。
  
  说实话,他与花脸叶之前,的确是盟友。
  
  合作密切的那种。
  
  但在他决定出卖花脸叶,来换取慈元阁的安定之时,两人的关系就立刻变了味道。
  
  现在的归墟,或许比其他人,更加想要花脸叶落网,甚至被这个张信灵当场击杀……因为比起张信灵而言,花脸叶这人要更加不择手段。
  
  如果要是被他知晓,是自己卖了他的话……一旦花脸叶逃脱升天,那么慈元阁将会迎来无穷无尽的麻烦。
  
  此刻的归墟,已经被架在了火上烤,自然一条路走到黑,立刻问道:“走多久了?”
  
  他双目圆瞪,一脸狰狞模样,吓得刘茉莉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两步,随后慌张地说道:“不久之前吧……”
  
  归墟只感觉“一个头两个大”,也顾不得颜面,一把抓住了刘茉莉的胳膊,恶狠狠地说道:“别在这里跟我兜圈子,告诉我,具体有多长时间……”
  
  刘茉莉下意识地眼神闪避,不敢去看归墟,低头说道:“大概一刻钟……或许半个小时?”
  
  就在这时,刘茉莉满脑子正小心琢磨着该怎么回复归墟,结果突然间瞧见了一双笔直的大腿,心里一愣。
  
  她下意识地抬起头来,瞧见了一个让她为之惊愕的故人来。
  
  在那一瞬间,她害怕得差点儿晕倒过去。
  
  但很快刘茉莉又回过神来,有些结巴和慌张地说道:“田、田总……”
  
  望着眼前这个曾经无比信任,却最终选择背叛了自己的女秘书,大佬瓶的心情复杂极了。
  
  此刻的刘茉莉穿着一件极为性感的蕾丝睡衣,墨绿色的睡衣一看就知道是大师之作,许多细节的地方构思巧妙,将露未露,却是将女性那种充满荷尔蒙的魅力给极致勾勒出来,也将刘茉莉衬托得性感无比。
  
  不但如此,大佬瓶还闻到了一股古怪的味道。
  
  这味道,让她的脸色越发难看。
  
  要知晓,以前她还在位的时候,曾经有无数人觊觎过她身边这位花瓶一样的女秘书,甚至连她老弟田小冲都怀揣着坏心思……但大佬瓶却将刘茉莉护了周全,从未有让她出卖过自己的身体。
  
  这位长相与小龙女神似的大美女,也从未有被人欺负过。
  
  大佬瓶就仿佛一把大伞,保护了她……结果呢?
  
  如此真心的对待,换来的是刘茉莉与曹文斌勾结,转眼就把她给卖了个通透去……如今两人重逢,彼此心绪,当真是复杂莫名。
  
  不过大佬瓶并没有纠结过去,而是直接了当地问道:“说话吧,人在哪里?”
  
  刘茉莉在这一瞬间,突然情绪就崩溃了,嚎啕大哭道:“对不起,对不起,我都是被逼的……”
  
  她大哭着,浑身都在颤抖着,极尽可怜之能事。
  
  即便以归墟这等阅尽人间春色无数的男人,瞧见这一幕,都有些于心不忍,我见犹怜。
  
  但大佬瓶却熟视无睹,继续逼问道:“告诉我,花脸叶到底在哪里?”
  
  刘茉莉崩溃地喊道:“我不敢说,我要说了,他会杀了我的……”
  
  这时大佬瓶也终于变得冷酷起来,厉声喝问:“那你觉得,帮他隐瞒住,你在我这里就能活下来?”
  
  啊?
  
  刘茉莉下意识地抬起头来,一脸迷茫地看着大佬瓶。
  
  随后,她瞧见了大佬瓶双眼中流露出来的冰冷杀意,下意识地浑身一哆嗦。
  
  这世界上有许多人,自以为长得好看,世界就会对自己许多宽容。
  
  但……现实总是残酷的。
  
  即便是以前对她多有宽容的田总,也不再一笑了之。
  
  世界上很多的事情,并不是“罚酒三杯”,就能够解决得了的……在某一瞬间,刘茉莉下意识地张了张口,说道:“我说,我说,他在……”
  
  话音未落,旁边的归墟突然大声喊道:“小心!”
  
  说完他脚下的泥土快速累积,却是化作了一堵土墙来,挡在了他的面前。
  
  而就在这时,身穿性感睡衣的刘茉莉,在那一瞬间,全身有如熟透的西瓜一样,直接爆开,化作了漫天血雾去……这个刚刚与花脸叶完成过生命大和谐的女人,在突然之间死去。
  
  以一种极为残酷和可怕的方式。
  
  毫无预兆。
  
  而且以死,化作了一种暴烈的攻击方式……归墟十分鸡贼地只护住了自己,结果虽然土墙挡住了一部分,但还是被那巨大的力量给冲击到,往后连退了四五步,方才站稳。
  
  随后他瞧见旁边的大佬瓶却是一步也未动。
  
  在她身前的半米处,有一层散发着金属光泽的圆弧,将一切血沫和碎骨给挡在了外面。
  
  归墟知道刚才那刘茉莉的自爆,到底蕴含着多大的冲击力。
  
  正因如此,他才能够感受到大佬瓶如此的轻描淡写,到底需要有多深的底蕴……不过旁边的大佬瓶却并没有在意这些。
  
  她看着眼前这溅射状的一大滩血色痕迹,面色铁青。
  
  随后她回过头来,对归墟说道:“你知道花脸叶这人,其实是清除派故意放出来的人吗?”
  
  归墟有些诧异:“什么意思?”
  
  他知道花脸叶是清除派曾经养在手里的一把刀,但后来那家伙受不了清除派的规矩,杀了相关的联系人和直属领导之后,选择了叛逃……大佬瓶笑了笑,说道:“从头到尾,花脸叶都一直是清除派的人,之前的那些,都不过是说辞而已,人的确杀了,但都只是做戏,帮他坐实身份而已。”
  
  哈?
  
  归墟一脸愕然,犹豫了一下,说:“不可能吧?”
  
  花脸叶杀的那几个清除派头目,可都是曾经在江湖上挺有名的人物……大佬瓶继续说道:“不仅如此,清除派还渗透了许多人,在国内的圈子里,有不少人,其实也是清除派的人……”
  
  归墟将信将疑地问道:“田会长,你跟我说这些干嘛?”
  
  大佬瓶突然笑了:“我是说,归东主,如果让花脸叶逃了,那么你慈元阁今后,必将后患无穷……”
  
  归墟懂了,沉默了两秒钟,开口说道:“好,我帮你找人。”
  
  随后他朝着外面喊道:“老鱼、大钟,跟下面传一下,让他们封锁这边的山区,一定要把人找出来……”
  
  他在这儿下着命令,然而就在这时,一直站在院落墙头的陆林却突然开口说道:“不必了。”
  
  啊?
  
  归墟一脸茫然地看向了陆林。
  
  那个穿着黑色西装,戴着墨镜的年轻男子突然间笑了,看向了院子的角落处,缓声说道:“叶兄,你是打算一直藏下去呢,还是出来跟我们说几句?”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