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7章 凝视深渊的时候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257章 凝视深渊的时候

2020-09-25更新

  陆林叫对方“张天师”,是因为每一任龙虎山天师道的掌教真人,都被默认地称之为“张天师”。

  这是约定俗成之叫法,若是搁在古代,这位“张天师”,很有可能就是一个封疆王朝的国师人选。

  富贵堂堂,不可直观……

  然而对方也叫他“张天师”,这却是在称呼他天道系统之中的外号。

  当初陆林给自己取天道id的时候,完全是抱着随性的想法和心思,就跟市面上某些作者取七个字笔名一样,完全没有太多深刻的想法,也不考虑任何的后果,随手乱来一下。

  他虽然老家是赣西的,但记忆中的龙虎山,就能记得一个“张天师”,所以就顺手取了。

  结果就因为这一个“称号”,陆林不知道经历了多少调侃。

  他本以为自己都已经习惯了。

  结果这一次,当人家正主儿叫出这么一个称呼来的时候,陆林方才发现自己一下子就羞愧得耳朵都变红了起来。

  太丢脸了!

  虽说马上就要生死相见,但有的东西,还是得讲清楚才行。

  不然容易留下心结。

  于是陆林也是颇为尴尬地解释了一下,却不曾想那张天师却挥了挥手,笑着说道:“我知道你这是玩笑之语;事实上,更离谱的名字,我都有听说过,比如什么理科佛的,你这并不算什么……不过话说回来,也许某些缘分,实属天定,当初你是无心之举,种下了因,却不曾想此刻却结下了果……如此想想,世间之事,是不是很神奇?”

  陆林依旧有些尴尬地笑了笑,那张天师却很是贴心地说道:“你也是张天师,我也是张天师,不必如此拘礼,不然一会儿咱们生死相见,反倒多了几分保留,没有那般痛快……”

  对方如此落落大方,陆林倘若一直恭谨下去,反倒是落了下风。

  他本来就已经心思坦荡,此刻听到张天师话语,也是哈哈一笑,随后说道:“的确如此!”

  张天师瞧见陆林如此快便转变了心态,也是微微一颔首,说:“我们出现在此处的原因,想必望月已经与你说清楚了吧?”

  陆林点头,说:“大体知道。”

  张天师说:“大体的原因,望月肯定跟你聊了许多,不过它的记忆,因为某些原因,其实是被删减掉了一部分的,毕竟它在井上之界的真身已然消弭,无法承载更多的意志,只有依托于此间……”

  哈?

  听到张天师如此说出,陆林顿时就是心头一跳,眼前也为之一亮。

  随后他却是忘却了眼下即将发生的战斗,忍不住问道:“所以,张天师你,以及望月,还有浩然兄,都是从井上之界过来的?”

  对于如此机密之事,张天师却并不避讳,而是点头说道:“对。”

  原来如此。

  难怪望月老道不断强调自己乃“镇守使”,而非阴灵。

  原来人家出身不一般。

  陆林曾经听无数人聊起过所谓的“井上之界”,但具体到底是什么,他却并不清楚。

  要说不好奇,那肯定是假的。

  现如今这位张天师一副局内人的架势,让陆林不由得提出了藏在心头许久的疑惑:“所以,井上之界,到底是什么?仙境、魔界,又或者六道轮回?”

  以陆林的认知,他也就能够想得到这么多了。

  但张天师却摇了摇头,说道:“事情远比你想象得要更复杂,在你没有进入真君之境时,跟你说得太多,反而会害了你……”

  陆林皱眉,问:“为什么会这么说?”

  张天师郑重其事地说:“你需要谨记这么一句话——‘当你凝视深渊的时候,深渊也在凝视着你’……在没有达到真君之位的实力之前,任何过多的了解,都会让井上之界的某些存在注意到你,而那些存在,很多都是极为邪恶的,会让你卷入不必要的斗争之中去——那样的战斗,完全不是你所能够想象的到的。别说是你此刻的状态,就算是四级天师,也不过是弹指一挥间的尘埃而已……”

  对方的话语过于艰涩与深奥,让陆林不知道该从何问起。

  沉默了一会儿,他突然问道:“所以,前辈你与浩然兄,望月不一样,你在井上之界的肉身,还存活着?”

  张天师点头,说:“你可以这么理解。”

  陆林问:“那么,你跟我讲这些,到底想要传达什么信息给我?”

  张天师说道:“我与你聊这些,是想告诉你,斗争无处不在——不止是天师府,又或者千魔洞,甚至你所处的整个世界,或许都处于一张棋盘之上……只不过有的比较大,有的比较小而已……”

  陆林问:“所以,前辈您便是幕后的棋手?”

  张天师说道:“从更大的层面上来讲,我也只是一个小小的棋子而已,但在千魔洞这里,此刻的‘我’或许能够依托天师府,与那位邪神大人做一番对抗,但龙虎总符乃此界之物,必须生于斯长于斯的天师才能够完全掌控,发挥威能。”

  “而那个人,必须要有足够担得起这份责任的实力才行……”

  陆林点头,说:“我明白你的意思,一会儿动手,全力便是,我不会有任何怨恨的。”

  张天师似乎松了一口气,说道:“如此就好。”

  他认真地说道:“之所以跟你讲这些,是因为自古以来,有光,便有黑暗——光往上升,黑暗则往下沉,而在无尽深渊的某处淤池,则会诞生出妄图毁灭一切的邪恶,这些邪恶具现化之后,就是你所理解的恶魔!”

  “它们有时被称之为‘域外天魔’,有时又被称之为‘封印古神’……”

  “不管叫做什么,总之此类邪神,便是所有修行者的敌人,而那些魔怪,则是这些邪恶力量的信徒,或者被操控者……”

  “修行者存在的意义,又或者此界天道存在的意义,便是为了维护平衡,对抗邪恶……但此事知易行难,很难有人能够一直坚持下去。”

  “更多的人,或许死了,或许永坠魔道……”

  “此处说白了,就只是一个试炼场而已!”

  说到这里,他郑重其事地朝陆林拱手,随后说道:“明白了这些,你或许就会对我的坚持,以及交手之后的残酷,多一些理解……”

  陆林拱手,说:“好。”

  张天师问:“开始吧?”

  陆林点头,随后默不作声地拔出了摩罗龙骨剑。

  张天师往前跨了一步,随后消失无踪。

  下一秒,他出现在了陆林的身后,右手通红如烙铁,上面有无数符文流动,重重地印在了陆林的后心之上……

  轰!

  ……

  观星台上,絮叨许久的两人终于动了手。

  而在千魔洞广场这边,却是也来了两位不速之客。

  一个不断咳嗽的老头,一个面容黝黑的小帅哥。

  此间发生了如此变故,气氛变得紧张无比,两人刚刚一出现,立刻就有人迎了上去。

  有人认出了那个黑仔,问:“周小蔫?你怎么来了——这人是谁?可有做过报备?”

  周小蔫扬眉问道:“你这是什么态度?”

  那人公事公办地说道:“抱歉,职责所在……”

  那老头抬头,露出了有些古怪的表情来,似笑非笑。

  而周小蔫则黑着脸,一字一句地说道:“这人是我爷爷,周老蔫——所以,你还有疑问吗?”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