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2章 江湖夜雨数月灯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232章 江湖夜雨数月灯

2020-09-23更新

 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,江湖上发生了很多的事情。

  莽山大魔被人击杀,而且那人还是江湖上新晋崛起的陆林,那个家伙,竟然以一位大天师的级别,与一位四星魔头同归于尽……

  这事儿算是一个大新闻,甚至被许多人拿出来与萧四降龙相提并论。

  但这事儿就如同一阵风,过去了也就过去了。

  相比之下,人们更加期待的,是第二批全面除魔令中,能有多少人活着回来。

  是不是比之前的比例要高?

  又或者,全军覆没!

  这样的猜测很多,而伴随着第一次全面除魔令中归来的那些天师,居然使用上了天道3.0版本的传言出现,关于全面除魔令的热度,几乎攀升到了顶点。

  当许多人听到了天道3.0版本的更新内容时,恨不得其它级别,也有这么一次试炼任务。

  而那些从全面除魔令中回归的人们,也成为了众人讨论的焦点。

  与此同时,人们对于第二次全面除魔令中归来的幸运儿,又多了许多的期待。

  毕竟去往那儿的人里,有他们的亲戚、朋友、同宗……

  又或者,敌人。

  同样也有一部分人处于悔恨之中。

  因为他们曾经拥有过一次,甚至两次的抉择,但最终都选择了逃避。

  虽然他们获得了此刻的安逸,但听着别人谈及那些满载而归的幸运儿时,或多或少,都还是有一些羡慕,甚至是嫉妒的……

  但无论如何关注,参与第二次全面除魔令的人们,终究一直没有出现。

  镇守小月岭洞府这儿的天师,都已经换了三波人……

  不过这事儿其实也可以理解。

  毕竟那时空缝隙之地,时间的流逝速率,与现实世界截然不同。

  这一点,其实是有前车之鉴的……

 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,许多的事情,就仿佛郸寨县城一般,被人渐渐遗忘了去。

  当然,也有一些人依旧记得这一切。

  不但如此,陆林这个人,以及他的死,改变了那些人的人生态度。

  或许陆林仅仅只是如一颗流星划过……

  但他却成为了某些人整个儿人生中,最亮的那道光,照亮着他们前行。

  ……

  江湖上,其实也发生了一些值得一提的小事。

  譬如莽山之变不久,青城山那边发布了一个悬赏令——任何人,倘若是知晓青城山弟子庞光的踪迹,然后通知到青城山这边,都会获得重额奖金。

  五万原始精魄!

  任何人听到这个消息,特别是确定了这个奖金额度的时候,都感觉到这一份看似不起眼的悬赏令背后,仿佛隐藏着某些不一样的东西。

  不仅如此,那个庞光,据说也是第一次全面除魔令中幸存回来的人。

  所以,那家伙,是跟自己的宗门完全闹翻了吗?

  与此同时,江湖上不少有心人开始察觉到,青城山一个向来让人无比忌惮的人物,就是人称“疯狗”的宇文皇图……

  这位爷,似乎已经消失了很久、很久。

  除此之外,还有一个比较重磅的消息。

  那就是向来以散漫、不团结著称的龙虎山,突然之间,多出了五位真人来。

  任何一个真人,对于当前的天师界来讲,都是举足轻重的人物,而龙虎山一下子直接诞生了五位真人,足以打破整个江湖的平衡,改变局势……

  一开始的时候,许多人都是不相信的。

  包括龙虎山一直以来的老对头们……

  一直到某一次龙虎山的聚会,那五位新晋真人第一次齐刷刷地亮相,终于打断了人们的怀疑。

  这五位,分别是……

  李天贺。

  杀不死的九天王。

  小宋江。

  平药道人。

  范建设。

  已经有人亲自见证过了,这五人,绝对是迈进了真人之境。

  至于具体的实力有多强,这个却还需要验证。

  不过到底还是没有人胆敢冒天下之大不韪,跑过去挑衅,毕竟当前的龙虎山,除了远在西北的周老蔫,和不知所踪的田小瓶之外,原本就拥有了两位大拿。

  韩大通,与薛瘸子。

  而且根据当天亮相之时的场景,无论是那薛瘸子,还是后面的五名真人,似乎都以曾经的龙虎山本地派魁首韩大通马首是瞻。

  一时之间,韩大通声名大噪,风头无两。

  许多人都已经在内心之中,将韩大通视之为龙虎山天师道的执掌者。

  正因为有着如此威势,所以即便慈云阁和震旦商会的大佬们听说“前朝余孽”田小冲目前就在龙虎山,却都装作瞎子一般,当做没看到。

  毕竟这个时候的龙虎山,已经不能同日而语了。

  他们为了弥补当日怠慢了韩大通的歉意,还特别备上了厚礼,让最心腹的手下,或者自己儿子亲自送给了韩大通去,表达恭喜之意。

  那一天,韩大通意气风发,向来喜怒不形于色的他,嘴就一直没有合拢过。

  而韩千源全程都站在了他的身边,仿佛是韩大通的亲生儿子一般。

  反倒是韩大通的亲生女儿,却是躲在了角落,郁郁寡欢。

  至于田小冲……

  这哥们根本就没有参加那一次的宴席。

  回到了龙虎山之后,他一头扎进了被视作危险之地的“象鼻山”牌楼之中去,再也未归,不知生死……

  就在宴席当天,在西南一处崇山密林之中,有一个短发女孩,瘫倒在了一片泥泞之中,大声喊道:“你有种就杀了我吧,我不跑了!”

  她花了两个月的时间,从莽山的茫茫林原,逃到了西南边陲之地。

  但到现在,她终于再也坚持不住了。

  一个白西装从黑暗中走出,来到了她的面前。

  长发遮住了那人的眼帘,但女孩依旧能够感受得到一抹宛如饿狼一般的幽光。

  身穿白西装的男子打量着泥潭中的短发女孩,沉默了一会儿,说道:“继续走吧,你是我给他们带去的礼物——新晋小魔头术,想必他们会喜欢的。距离目的地,已经不远了……”

  礼物?

  女孩双目发红,浑身笼罩魔气,陡然跃起,朝着白西装扑去。

  下一秒,她却被一巴掌给直接打回了原地……

  ……

  下半夜,月色黯淡,黑暗笼罩大地。

  在那个被无数人参观过的天坑边缘,差不多相隔着三个山头的一片荒丘。

  经历两个多月,依旧一片死寂之地……

  那腐烂的泥土之下,突然间传来了一阵蠕动。

  这阵蠕动,持续了差不多半小时。

  突然……

  一只白嫩的手掌,拨开泥土,出现在了地面上。

  在这一瞬间,云层散开,却有清淡的月光,洒落在了那只看上去颇为纤细的手掌之上。

  大地无声,唯有远处寒鸦飞临枝头,冷冷打量这世间一切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