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0章 今人不见古时月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230章 今人不见古时月

2020-09-15更新

  炎炎夏日,正在上班的付凌君接到了一个陌生来电。

  那人自称田小冲,说是陆林的朋友,此刻已经将她的女儿从莽山接回,准备与她这边对接,因为没有找到地方,所以通过知命堂那边,找到了付凌君的联系方式。

  接到电话后的付凌君并没有立刻告诉自己现在的居住地点,以及办公室位置,而是让对方在车站稍等一下,她这边安排人去接。

  而挂了电话之后,她立刻联络了知命堂的蒋天生,询问状况。

  等到蒋天生那边核实了田小冲的身份,付凌君方才火急火燎地带着小秘书和司机,开车过去车站接人。

  没多久,在车站这儿,付凌君与电话那边的田小冲见了面。

  同时她也看到了心心念念的女儿温甜甜。

  一开始,她以为女儿已然完全好了。

  毕竟温甜甜是站在田小冲身边,看上去完全没有任何问题——虽然面无表情……

  但等她欢喜地过去,紧紧地抱住女儿时,终于发现了一些不对劲儿。

  自己的这个女儿,就跟一个木头人似的。

  完全没有任何的动静。

  付凌君心底里一凉,随后回过神来,与田小冲客气几句之后,开始问道:“陆林先生呢?”

  田小冲看了一眼人来人往的周围,沉声说道:“先离开这里吧……”

  此事说来话长。

  等到了埃尔法商务车里面,田小冲这才说出了此刻的情况。

  温甜甜之所以如此,是因为神魂被拘。

  而罪魁祸首,则正是温甜甜之前的男朋友石建豪。

  不但如此,石建豪还是杀害温小涛的凶手!

  一连串的消息,直接将女强人付凌君给击垮了,许久都未曾哭泣的她,眼睛一下子就红了起来,愤怒地问起了石建豪的下落,以及陆林为何没有亲自过来……

  田小冲叹了一口气。

  随后他沉声说道:“陆林他……可能回不来了。”

  原本处于极度愤怒的付凌君,一下子就感觉到了不对劲儿。

  随后她从田小冲口中得知了陆林的死讯。

  在那一瞬间,她的脑子陷入了一片空白之中……

  满腔愤恨,竟然也烟消云散了去。

  她曾经想过无数的可能,却万万没有想到,陆林竟然为了营救她女儿,最终牺牲了……

  那个年轻人……

  唉!

  因为之前的事故,付凌君并没有再住之前的那套别墅,而是换到了另外一处住宅。

  有钱人,房子从来不是稀缺物。

  一路上田小冲将之前发生的事情,挑了重点,大概地说了一遍。

  等到达了地方之后,他却没有跟着进去,而是交代了一番之后,提出了告辞。

  付凌君叫住了他,问有没有什么办法,可以补偿一下陆林?

  田小冲摇头,说:“不必!事实上,陆林也不仅仅只是为了您女儿,更多的,可能是为了心中的信念吧……”

  天师这一行,讲究的是一个“拼”字。

  人死鸟朝上,不死万万年。

  大概如此。

  之前好几次,陆林都拼赢了。

  而这一次,他算是赢了一半……

  毕竟以区区大天师的段位,迎战近乎于四级巅峰的魔头,即便是同归于尽,也实在是一件让人震撼的事情。

  直到那一刻,田小冲方才觉得,陆林其实未必比不上萧四。

  这两个人,都是这一代的传奇!

  只可惜,陆林这个传奇,或许难有后续了……

  付凌君叹息一声,又问了一句:“那我能不能去报案,彻查石建豪这家伙?”

  田小冲早就准备了腹稿,回答道:“石建豪这人,去了一个我没办法跟你形容的地方……此去九死一生,能否回来,谁也不知道,而如果他一旦回来,也会被人堵住——到了那个时候,若是能够将他截留,自然能够将您女儿的神魂找回,也会有人专门过来与你交接……”

  付凌君听了,长叹一声,却是又流下了眼泪来。

  田小冲没有多作安慰,交代妥当之后,他便直接离开了。

  随后他又去了一趟知命堂,与蒋天生这边交代了一下陆林的后事……

  初听陆林死讯,蒋天生很是错愕,甚至有些不敢相信。

  田小冲也没有多做解释,简单地聊过几句,做到了通知的义务后,就准备离开。

  而这时蒋天生则留住了他,问起了另外一个人来。

  那人便是陆林带过来的合伙人唐汉克。

  唐胖子在几天之前,突然间就消失不见了,怎么都联系不上,这让蒋天生无比惊疑。

  田小冲简单问了几句之后,大概得出了判断。

  敢情这位也去参与了全面除魔令!

  田小冲想了一下当初自己参与全面除魔令之时的凶险,忍不住叹了一口气。

  事实上,郸寨县城发生的事情,想必还是有许多流传了出来。

  许多人,应该是知晓其中凶险之处的。

  还是那句话,九死无一生。

  至于那唐胖子,作为陆林的朋友,自然也是知晓内中情况的。

  但他最终还是毫不犹豫地选择前往……

  说白了,作为天师,谁又不希望自己变得更加强大呢?

  哪怕代价,可能是死。

  想到这里,原本一直因为陆林之死而心情郁郁的田小冲,多少也有了一丝释然。

  对呀,是人都会死。

  陆林只不过是早走了一步而已。

  也许在不久的将来,便是自己。

  以及别人……

  给蒋天生这边答疑解惑之后,田小冲拒绝了这位小蒋生的热情挽留,离开了知命堂。

  他出了知命堂,徒步来到了沿海的一条长路。

  夕阳下,他在那一条很有名的海边长路上缓慢地行走着,温暖的阳光照在了海面,以及他的脸上,而田小冲则完全放空了自己的脑子,走在这条陆林或许走过许多次的海边长道。

  今人不见古时月,今月曾经照古人。

  田小冲就这般漫无目的地走着,不知道过了多久,夕阳西下,华灯初上,大地笼罩于黑暗,而海边的长廊亮起明灯,将他的身影拉得长长。

  不知道过了多久,他来到了一处沙滩边。

  沙滩上游人许多,灯光璀璨,还有一个街头歌手在直播,唱着宋冬野的《鸽子》:迷路的鸽子啊。

  我在双手合十的晚上。

  渴望一双翅膀飞去南方。

  南方尽管再也看不到。

  无名山的高。

  ……

  不知道为什么,田小冲的眼睛变得有些模糊了。

  又过了一会儿,当这位前浪荡子擦了擦眼之后,却瞧见了一个让他意想不到的人。

  一个身穿白衣,打着赤脚的女孩。

  白云观,颜如水……

  那个女孩,在灯火阑珊处,打量着他。

  双眼也满是泪光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