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6章 这个男人不简单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166章 这个男人不简单

2020-08-25更新

  陆林与韩大通大概聊过之后,便与这边告别了。

  田小冲、周小蔫几人得到了消息,已经赶过来在不远处等待了。

  瞧着这几个龙虎山的年轻人离开,旁边的李天贺终于忍不住了,低声说道:“老板,他应该有所隐藏……”

  他刚想说些什么,却被韩大通抬手制止了。

  韩大通回过头来,看着旁边的女儿,开口说道:“玲儿,陆林、小冲和小蔫几个年轻人,跟我们本地这边的孩子,到底还是有一些不同,具有更开阔的视野,以及执行力,你没事多跟他们交流一些,或许能够跳出现在的舒适圈……”

  韩玲儿听了,不由得一愣:“爸,你之前不是让我少跟他们在一起吗?”

  韩大通不动声色地说道:“以前是以前,现在是现在……”

  他停顿了一下,缓缓说道:“时代不同了。”

  旁边的哼哈二将听了,眼神有些复杂,然而韩玲儿却没有想那么多,听到父亲不再阻拦自己与陆林他们的交往,很是开心地说道:“好,我听爸爸你的……”

  韩玲儿开心地离开了,而这时韩大通方才看向了旁边的王封,说道:“你把刚才的事情,去跟老薛说一下,让他务必防范花脸叶的回归。”

  “好!”王封听命而去。

  他走了之后,韩大通瞧见李天贺欲言又止的样子,摆了摆手,说道:“我知道陆林的确有一些隐瞒的细节,不过应该不会跟龙虎总符有关——虽然我之前提过,这个年轻人,未来的潜力无限,有可能是我们潜在的、最大的竞争对手,但那不是现在……”

  说完,他又讲道:“而且如果他真的拿到了,天师府就不会是这个样子。”

  李天贺问:“那为什么当时那么危险的境况下,他还执意留在天师府中呢?”

  韩大通目光深邃地看向了远处,说:“应该是跟他的宗门任务有关吧?”

  李天贺听了,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。

  而韩大通则颇有些感慨地说道:“天贺,后生可畏啊,天师这个行业,不进则退,一不小心,咱们可能就要被这帮后生仔给超过了呢……”

  李天贺心中一番厌烦,咬牙说道:“我绝对不会让他先我一步的……”

  韩大通拍了拍这位得力助手的肩膀,然后说道:“有这志气,那就很好。这里我跟你透个底,过段时间,我有办法,让咱们龙虎山多出至少三名以上的真人,而希望你是其中之一——你去把千源叫过来,我有点儿事情要跟他讲……”

  李天贺前半句听得浑身一热,而后面那句话则为之一愣。

  他想着韩大通之前,不是挺不待见自己那侄子的吗?

  现在怎么似乎又开始看重起韩千源来了呢?

  随后他立刻想起了之前王封跟自己讲的一些关于韩千源的“蠢事”,顿时就想明白了。

  原来不是韩千源这人看不清楚状况,过于死脑筋。

  恰恰相反,那家伙是真的揣度到了自己伯父的心思,方才会做出之前那么突兀的举动……

  啧啧,韩家的人,除了温室花朵韩玲儿之外,个个都是人精!

  ……

  陆林和田小冲、周小蔫相聚一处,来到了千魔洞入口这边。

  陆林左右打量一番,没有瞧见那匹白色天马,不由得诧异地问道:“你的那匹法拉利呢?”

  田小冲伸出右手来,掌心处却有一颗滴溜溜直转的碧绿玉珠子。

  珠子中心,则有一点儿白光。

  仔细打量,居然就是那一匹白色天马。

  陆林很是惊讶地问道:“这,是大白?”

  田小冲得意地说道:“对呀!”

  陆林问:“怎么进去的?”

  田小冲捏住了那不停旋动的珠子,说道:“这玩意叫做‘掌中屋’,是专门用来安置灵兽用的——这玩意本身也算是一件法器,内中有灵气蕴积,加载了不少能量源泉,所以大白也乐意待在里面修行……”

  我去,还能这么操作?

  陆林很是惊讶,随后问道:“所以,这是你在天师府里面的收获?”

  田小冲却笑了:“天师府又不是超市,哪里有这么巧,想什么来什么?这是我托了我姐的老关系,找东海蓬莱岛的老匠师订做的,刚刚到不久……”

  一听到这话儿,陆林的眼前不由得一亮。

  他问道:“你联系到你姐了?她安顿好了没有?”

  田小冲点头,说差不多吧,不过她最近似乎在闭关还是啥的,总之一时半会儿之间,可能出不过来……

  陆林松了一口气,说:“那就好,那就好!”

  田小瓶的对手到底有多强,陆林其实是深有体会的。

  这个时候田小瓶能够沉下心来,安心修行,他多少还是松了一口气。

  而这时周小蔫则急不可待地询问起了陆林在天师府里面的经历。

  陆林听了,哈哈一笑,然后说道:“孩子没娘,说来话长——对了,肚子好饿啊,有吃的没?”

  田小冲一拍大腿,笑着说道:“嗨,我以为干嘛呢——山脚下那边,有一个相当不错的农家院子,不但能做地道的赣西农家菜,而且还有一手东北绝活烧烤……怎么样,走着?咱们下山去,边吃边聊……”

  陆林回头看了一眼身后,说道:“我们这么走,没事?”

  田小冲耸了耸肩膀,说道:“你在里面都待了一天一夜,其实昨天已经走了一批人了,我们也本来准备返回疗养院休息的,但又放心不下你,一直在这儿等着……”

  周小蔫也说道:“昨天审查结束之后,韩老板说了来去自由的,没事……”

  陆林这才放心下来,知道韩大通这人虽然强势,但大概另有所图,所以表现得还算是比较仁厚,让人心里很舒服。

  三人说好,便去了门口登记,随后离开了千魔洞。

  出了千魔洞,大概花了半小时下山,他们来到了一家农家乐,点了一桌子的菜,又叫了两件啤酒,然后开始边喝边聊起来。

  这回陆林讲得比之前要细致许多,从与那乾达婆的争斗,到那个叫做“罗大雕”的管家木偶发疯,以及后面的事情……

  在他口中,一一述来。

  田小冲和周小蔫一边喝酒吃菜,一边听着,如痴如醉,惊叹连连。

  别的不说,“挖槽”声就从来没有停过。

  虽然早就有了猜测,但无论是田小冲,还是周小蔫,都着实没有想到陆林居然会这么大胆,仅仅是凭着惊鸿一瞥的猜测,就毅然决然地选择留了下来,并且追上了门去,取“人”性命。

  这一点,已经不能算是“穷凶极恶”来形容了。

  听着这故事,脑海里构建着一个“凶神恶煞”的形象,再看到眼前这个笑眯眯、没有任何架子的哥们儿,两人都感觉到说不出来的奇怪……

  这两者,是一个人吗?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