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3章 寄人篱下需自知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103章 寄人篱下需自知

2020-08-04更新

  这一次的行动,算是之前仙女岩失利之后,龙虎山组织起来的又一次大行动。

  所以除了陆林知道的人外,还有另外两人。

  其中一个,是薛瘸子的侄儿薛贵,而另外一人,则是一个叫做“何胖子”的老哥……

  那位老哥这会儿就已经披上了全身重甲,完全不怕疲惫的样子。

  不过瞧他脸不红气不喘,估计是个以力量擅长的主儿。

  当然,这两人一看就都是大天师的级别,倒也不算是累赘,应该都是有些本事的实力派。

  不过瞧见这么一大堆人,陆林心中多少有些不太喜欢。

  他大概是经过屏连山秘穴之事后,对于和这种不太熟悉的天师一起冒险,多少有些忌讳和担忧……

  不过话说回来,此行有“韩玲儿”这一位的存在,其实也不必担心太多。

  毕竟韩大通绝对不会拿自己女儿的性命来开玩笑。

  作为老大哥,王封讲了几句场面话之后,开始简单地讲了一下待会儿进入象鼻山的注意事项,随后宣布自由行动半小时,处理好个人事务,然后再集合,准备进入象鼻山牌坊。

  说完这些,王封朝着陆林打了个招呼后,便去找薛瘸子去了。

  韩玲儿似乎对陆林有些情绪,完全没有先前的亲昵,冷着脸就跟着离开了。

  她一走,韩千源、薛贵和那个何胖子也都过了那边去。

  不过田小冲和周小蔫两人留在了陆林身边。

  田小冲这家伙与陆林很熟悉,说话最没忌讳,笑嘻嘻地说道:“瞧见没,韩大小姐对你瞒着她跑过来私会野女人的行为十分不满,你一会儿得找机会,好好哄哄她才行……”

  陆林忍不住翻起了白眼来,说道:“你哪只眼睛瞧见我是当舔狗的料?”

  周小蔫一听,忍不住哈哈直乐:“对对对,我就喜欢陆林兄你这种‘爱谁谁’的劲儿——男子汉大丈夫,何患无妻,何必舔成口腔溃疡?”

  田小冲一脸无语:“你们两个家伙,有本事一辈子别碰女人!”

  周小蔫却挤眉弄眼地说道:“碰,和舔,完全不一样好吧?”

  田小冲没有心思与他掰扯,直接问陆林:“我听说你昨天带了一具魅魔尸体出来……到底怎么回事啊?”

  陆林不愿意透露太多:“没什么……”

  田小冲问:“与你的宗门任务有关?”

  陆林点头,说对。

  田小冲又问:“那接下来,你的任务目标是?”

  陆林对这个倒没有太多隐瞒的,毕竟他对于任务里提及的夜叉和乾达婆香魄并没有什么了解,还需要田小冲他们提供资讯支持……

  所以他大概讲了一遍。

  田小冲听完,想了想,说道:“你说的那个夜叉,我之前陪着蒙晴姐一起进象鼻山的时候,倒是见过一回,不过应该只是三级魔怪,至于高级嘛,这个倒不是很清楚——至于那乾达婆,我倒是有印象,好像是在天师府那边……”

  他指向了那个靠中间的金字牌楼。

  陆林止不住地眼皮疾跳几下,旁边的周小蔫说道:“卧槽,我之前听了一下科普,说那金字牌楼,是适合真人以上水准的高手,才能进出其中的?”

  田小冲点头说道:“对,不仅如此,而且那个叫做‘天师府’的牌楼,据说就是咱们龙虎山的洞天所在,也是整个千魔洞中的中心枢纽之地,里面据说藏有执掌龙虎山权柄的法宝,叫做‘龙虎总符’,若是能够获得,基本上就是天道系统承认的‘龙虎山掌教真人’了……”

  陆林听得也是一脸兴趣,说道:“什么叫做‘系统承认’?”

  田小冲解释道:“‘文无第一、武无第二’,之所以如此,是因为干咱们这一行的,不打过,基本上谁也不会服谁,而且又不是传统的宗门师徒关系,想要做到‘众望所归’,基本上属于扯淡……”

  陆林点了点头——事实的确如此,譬如龙虎山,之前韩大通、田小瓶和周老蔫,三人一人一个山头,谁也不会服谁……

  “那么为什么像白云观的公子小白、茅山的黄衫子这种人,能够成为所属宗门的领头者呢?你真的以为人家是‘以德服人’吗?错!人家应该是获得某种宗门掌教信物,而通过这信物,获得了所属宗门禁地的掌控权,以及超出同门的功法或者法器,这才奠定了一言九鼎的基础……”

  说到这里,田小冲左右看了一眼,低声说道:“上一次我们过来,韩大通就带着王封、李天贺几个进了‘天师府牌楼’,后来我听人说他又组织了几次,都是为了那权柄信物……”

  周小蔫听了,很是担心地说道:“他拿到了吗?”

  田小冲笑了:“他要是拿到了,会像现在这样的态度吗?”

  周小蔫了然,而陆林则兴致勃勃地说道:“咱们找机会进去瞧一瞧……”

  田小冲也是一脸兴奋,不过随后又叹了一口气,说道:“那得下次才行,这回恐怕是去不了……”

  他看向了不远处的那几人,有些尴尬。

  陆林也感觉出来了,有些疑惑地问道:“怎么插进这么几个人来啊?”

  田小冲苦笑,而周小蔫则说道:“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——现如今韩大通身为地主,实力又最为强劲,形势逼人,咱们进这千魔洞来,多少也得看点人家眼色,而人家不阻不拦,好好接待不说,还对我们的安全那么在意,咱们服从一下安排,也是应该的……”

  他这话儿说得倒是声情并茂,仿佛十分在理,但话语里却多了几分阴阳怪气的劲儿。

  陆林一下子就知晓了,无论是田小冲,还是周小蔫,都不喜欢韩大通的安排。

  事实上,他也不喜欢。

  好在田小冲人看着虽然不靠谱,却是个顾全大局的人,没有周小蔫那么偏激。

  他用手肘顶了顶周小蔫,让他别那么阴阳怪气,然后说道:“咱们这一回呢,就当是交个门票钱,等弄完之后,咱们再自由行动好了……”

  三人说好,这时韩玲儿冷着脸走了过来,喊道:“喂!”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