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9章 别人笑我忒疯癫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69章 别人笑我忒疯癫

2020-07-24更新

  风声呼呼,两边的林子和景物都在朝着身后飞速掠过……

  陆林一边疾奔,一边尝试性的学着某个女孩,发出了那种癫狂而怪异的笑声。

  这笑声,像夜枭一般……

  让人很不舒服。

  但在这笑声之中,陆林心中那沉重的压力,却一点一点地消散了。

  恐惧也没有了……

  留下来的,只有越来越浓郁的战意。

  还有少年人的狂傲!

  回归之后,陆林曾经有很长的一段时间,有些不太适应眼下这和平而平淡的生活,除了被黑暗侵染的噩梦之外,还有好多次,他都忍不住地梦到了郸寨县城的场景……

  很多很多的细节——那些原本都被他忽略的细节,就如同电影一般,在他的脑海里倒放。

  在唐胖子、潘勇这些故友的眼中,陆林还是那个陆林。

  那个值得信赖的、成熟稳重的朋友……

  甚至还有点儿年少轻狂。

  但是……

  郸寨县城的河风啊,它吹老了少年郎!

  对于陆林,那一阵子,虽然时间短暂,但他仿佛已经经过了一整个人生。

  人,在知道了天地,懂得了敬畏之后,总会有一段时间的沉沦。

  天高地厚,人得思谦。

  所以陆林回归之后,就一直显得很低调,即便是遇到了好几波的挑衅,他都选择避而远之,不断地退让……

  在很多人眼里,这个陆林,大概就是个恭敬有礼、知进退的后辈。

  一个幸运儿。

  如此而已。

  别说宇文皇图,就连那什么白景重、阮文亮,都有点儿瞧不起他。

  一个本该意气风发的年轻人,却活成了忍者神龟……

  就算有点儿本事,那又如何?

  呵呵……

  但是,此时此刻,在那一阵夜枭般癫狂的怪笑中,陆林又找回了在郸寨县城里大杀四方的畅快来……

  风儿啊,你告诉我,你快乐吗?

  大树小草,你们生于斯长于斯,存留于这天地,你们快乐吗?

  啊,你们没回答我啊?

  但我特别想告诉你……

  我不快乐!

  我回来之后,就一直有事儿憋在心头,却从未有敢与任何人说起过。

  即便是喝得酩酊大醉,即便是喝到了泪流满面……

  我都从不与任何人说过我的后悔。

  和难受……

  和悲伤……

  和痛苦……

  和一切的负面情绪……

  你们都觉得我是一个在情感上天生强大的人……

  你们都觉得我能够扛下一切……

  但是,我也是人啊!

  我真的……

  不快乐啊!

  ……

  我不快乐啊啊啊!

  ……

  曾梦想仗剑走天涯。

  看一看世界的繁华。

  年少的心总有些轻狂……

  如今你四海为家。

  曾让你心疼的姑娘。

  如今已悄然无踪影……

  ……

  哈、哈、哈、哈!

  ……

  “卧槽,那几把人是个疯子吧?”

  阮文亮跟着大哥阮文京在林间飞纵着,瞧见那人越跑越快,然后发出了怪异的笑声来,心中隐隐有些不安。

  不过想到大哥阮文京已然是老牌的大天师,也就是人们口中常说的“半步真人”时,那有些慌张的情绪多少有点儿疏解。

  而听到他的话语,刚刚从华山赶来的阮文京却说道:“你管他是不是疯子——他背上那女人,应该就是张信灵吧?”

  阮文亮使劲儿点头,说道:“对,那妖女,化作了灰我都认得。妈的,五十万颗原始精魄啊,曹文斌那狗日的,真舍得出……这回震旦商会,是要大出血的节奏了……”

  阮文京冷声说道:“你管震旦商会出不出血?钱落在咱们手上,才是最重要的——对了,通知到黄师叔了没有?”

  阮文亮嘿然笑道:“通知了,他马上从那边赶过来,肯定能拦住这厮……你说的对,贪狼这回栽了,就算是重回高位,也不复从前的威信了,而且曹文斌这么一搞,震旦商会还不知道啥时候恢复过来呢,还不如把肉闷烂在咱们华山锅里……”

  他还没有说完,前方林子突然间传来一声巨震。

  轰!

  阮文亮大喜:“黄师叔到了,嘿嘿,拦住人了!”

  阮文京没有他老弟那么多话,但此刻却也是双眼发光,咬牙说道:“走,赶快过去,晚一些了,到时候分不到功劳了……”

  想到即将到手的大把赏金,两人越发心热,匆匆来到了前方林子。

  而还没有走到近前呢,阮氏兄弟不约而同地感觉到一阵狂风吹来。

  两人下意识地停下了脚步。

  紧接着,阮文亮瞧见刚才那个戴着面具、发出夜枭一般怪笑的男子,此刻正在与他们华山的黄一飞黄师叔战作一团。

  那黄一飞乃华山派真人级别的高手,而且成名颇早,算是名列前茅的实力派。

  华山虽然不算是道宗大派,但因为地处关中的缘故,大部分初次接触天道系统的老秦人,都选择此宗门。

  黄师叔能够成就这真人之位,并且成为华山派里一等一的人物,自然是有着超卓实力的。

  然而……

  那被他们寄予厚望的黄师叔,居然在与那家伙交手的过程中,落入了下风去?

  这情况,谁能想得到?

  看着原本实力强劲的黄师叔与那人交手,却被对方连连怪叫,疯子一般的攻击打得节节败退,连带着周围一大片的树林都化作狼藉,原本兴冲冲过来分润功劳的阮家兄弟顿时就面面相觑,有些难以接受。

  至于那张信灵,却是不见了踪影……

  不过那阮文京也是个人物,几眼扫量之后,立刻判断了场中局势,对着老弟交代道:“你在此掠阵,然后通知一下曹文斌,我先上去,帮黄师叔扛住压力,好让他使出荆棘结界来……”

  阮文亮此刻已经知道了局势有些复杂,但鉴于赏金的数额,还是有些犹豫:“我们几个,都不能搞定那疯子吗?需要去找曹文斌的人求援?”

  阮文京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,喝道:“叫你喊人,那就喊,废什么话?”

  此话一落,他足尖一点,人便如同一只大鸟,直接落入了战圈之中。

  多年的大天师,使得阮文京的个人修为,已经不逊于一流高手。

  虽然受限于等级的压制,但他的实力也是非常强悍的。

  半步真人,并不是说说而已。

  只差一步,便可跨过……

  阮文京手拿弯月刃,一入场中,立刻帮着黄一飞牵制住了那戴着面具的疯子,而黄一飞与他也是极有默契的,两人相视一眼之后,彼此配合起来,渐渐的,阮文京充当了正面交手的一方。

  而黄一飞,则躲入侧方去……

  一切,似乎都在两人默契的计划之中。

  只不过……

  当阮文京真正在正面迎敌之时,对方那暴风骤雨一般的攻势狂扑而来,却让他在一瞬间,有种喘不过气的感觉……

  这种感觉,就好像是面对一名资深真人。

  这个面具男,是个真人?

  而且绝对是有名有号的那种,而不是突然间从山窝子里蹦出来的……

  又交手了几个回合,向来自信满满的阮文京终于扛不住了。

  他大声吼道:“黄师叔!”

  话音刚落,他们身处的树林突然间传来一阵震动,紧接着周围的树木野草和藤蔓,就仿佛活过来了一般。

  无数的藤蔓枝条,朝着那个戴着面具的疯子陡然涌去……

  几乎在一瞬间,那个家伙就被无数藤蔓缠着住,各类枝条抽落而下,将他直接包裹,层层压住!

  整个一片林子,仿佛恐怖之地……

  荆棘之怒!

  轰!

  施展出了结界力量的黄一飞冷然而笑:“搞定!”

  是吗?

  阮文京和边缘处的阮文亮听到,都不约而同地松了一口气。

  阮文亮甚至快步向前,想要去找人。

  黄一飞颇为得意,刚要吹嘘两句,然而下一秒……

  他突然间凄厉地喊道:“快退……”

  他这算是反应及时,然而到底还是迟了一步……

  轰!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