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章 故人泮上谁饮酒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14章 故人泮上谁饮酒

2020-07-05更新

  跟先前劳斯莱斯接机、法国宫廷晚餐的排场不同,田小冲带陆林撸串喝啤酒的地方,在一个老居民区附近的大排档里。
  
  这地方看着很是一般,周围却很热闹,烤串的味道也很不错,田小冲对于这里显得十分熟悉,一来就点了一大堆,还特地嘱咐烤上十个腰子和韭菜,一看就知道是老饕了……没多一会儿,烤串上来,扎啤摆开,三人各自而坐,聊起了先前的话题来。
  
  田小冲,韩玲儿,原本完全不搭的两个人,却被硬生生凑在了一起,怎么听都感觉很玄乎。
  
  但这却是田小冲的老姐,和韩玲儿的父亲正在筹谋的事情。
  
  而这也意味着,原本相对于比较对立的两股势力,正在尝试着合流,想要展开更深层次的合作。
  
  这里面涉及到很多事情,但田小冲却是一个脑袋两个大。
  
  虽说韩玲儿那位娇俏的龙虎山小公主长得着实不错,性子看着还行,但他却对这种乖乖女的妹子并不感冒,也不想成为这场利益交换的牺牲品。
  
  他总说自己是个不婚主义者,受不了婚姻的束缚。
  
  但说白了,这小子就是没有玩够。
  
  外面大把的妹子等着他去撩呢,怎么可能在一颗歪脖子树上吊死?
  
  哪怕是一棵漂亮的歪脖子树……也不行!
  
  田小冲在那儿发愁呢,连着闷了好几口酒,旁边的蒙虎却乐得不成模样,嘻嘻笑道:“行了,行了,你不想娶人家,人家还未必乐意嫁给你呢——就你那点儿破事,名声都毁了……”
  
  如此一说,田小冲反倒是开心起来,嘿然说道:“也对哈。”
  
  随后他又看向了旁边的陆林,对他说道:“对了,我看韩玲儿那小妞,对陆哥你似乎有点儿意思啊?要不然你大发慈悲,把那位小公主给收了吧……”
  
  陆林听了,喝了一大口酒,然后说道:“开什么玩笑呢?”
  
  他脸上带着笑,但眼神却一下子就莫名阴郁了起来。
  
  田小冲自知说错了话,于是打了一下哈哈,随后开始扯开了话题,聊起了试炼归来之后发生的一些事情。
  
  最主要的,就是他跟当初一些共同参与试炼的几个人,重新获得了联系。
  
  譬如悬空寺的吴九灯,那哥们现实中是个在兰州开酒店的小老板,为人豪爽热情,与田小冲联系上之后,还叫着他带上陆林几个去西北玩呢。
  
  之前试炼任务太重了,根本没时间放松,这回他做东,一定要带着大家好好搓一顿。
  
  又譬如崂山的方河山,这哥们居然是一个大一新生,人在鲁大读书,学的是园林管理专业,很腼腆的一个男孩子,跟之前在郸寨县城的表现截然不同……再譬如茅山的李会鹏。
  
  之前他和茅山因为陌生,多少有点儿隔阂,不过经历过这一次的同生共死之后,交情那叫一个突飞猛进,自然也热络了许多…………不过聊到了存活下来的这些人,不免又说到了不幸牺牲,永远留在了郸寨县城的那些兄弟姐妹们。
  
  这会儿的田小冲,不知不觉都已经喝得有些高了,他倒满一杯酒之后,往地上泼了一半,陆林以为他喝得飘了呢,正想要过去扶他,却不料一直嬉皮笑脸,满口荤话的田小冲很是认真地说道:“来,这一杯,敬所有为了活着回来,却不得不牺牲在了那鬼地方的同行们……”
  
  听到这话儿,蒙虎和陆林都不约而同地倒了半杯酒,然后一饮而尽。
  
  喝完之后,田小冲给几人斟满,又倒了半杯,说道:“这一杯,敬我们队伍里的好兄弟,单俊和高飞……”
  
  单俊是怎么死的,高飞又是怎么死的……当时的情况,之前电话里田小冲都跟陆林说过了。
  
  想起单俊那个话语不多,面冷心热的帅哥,还有高飞这个光头大兄弟,陆林的心中不免有些难受。
  
  不过当时所有人都被逼到悬崖边上了,是生是死,真的都看命了,谁也没办法多做什么。
  
  但即便如此,心中还是有些难受。
  
  很难受……喝吧!
  
  一杯酒下肚,千般愁绪皆消解……咕嘟嘟,又一杯酒喝下,田小冲给几人再一次满上,然后又举起了杯子来。
  
  在酒精的刺激下,陆林的情绪多少有点儿波动了,与田小冲的目光对上,那家伙打了一个酒嗝,然后对陆林说道:“兄弟,我这杯要说敬你呢,你肯定要打我的脸……”
  
  陆林啃了一口羊腰子,一拍桌子,喘着粗气喊道:“必须的!”
  
  田小冲说:“陆林,我把你当兄弟,咱们的情分,以后事儿上见,所以这杯酒我不敬你——不敬你,那就敬另外一个人,那人就是……”
  
  田小冲举杯:“敬李闻雪!”
  
  陆林抬头:“李闻雪?”
  
  田小冲说道:“对,敬李闻雪——哥们之前跟她不熟,也就听别人说过而已,但那天的事情,这小姑娘是真的飒,太几把飒了……”
  
  蒙虎在旁边也跟着说道:“对呀,不是说她跟你有关系,我们就这么讲,当时她变身成毒蜘蛛的时候,哥们都傻了——不光是哥们几个,我估计就连萧四那大帅比都傻掉了……他大概有点儿懵,没想到世界上,居然有这么飒的小姑娘,我们男人在她面前,都自惭形秽,无颜面对……”
  
  田小冲说:“我这辈子,关于女人,我就佩服过我姐一人,但那之后,就多了一个人,那就是李闻雪——来,兄弟们,敬她一杯!”
  
  三人倒了半杯酒,然后一饮而尽。
  
  咕嘟嘟……不知不觉,几人都喝嗨了,陆林也是如此。
  
  经历过了郸寨县城那一场全面除魔令之后,他无时不刻都在紧绷着自己,即便是和唐胖子喝酒,他多少都有几分保留,然而在此时此刻,与田小冲、蒙虎两个曾经共过患难与生死的朋友在一起,特别是听别人口中说出对李闻雪的评价时,他原本紧绷那根线终于断了。
  
  他卸下所有的心防,大口喝酒,就只是为了谋求一醉……不知道喝了多久,晕晕乎乎的陆林被田小冲一把搂着。
  
  然后他听到这个向来没有正形的圆脸小子说道:“哥们,我知道你心里难受,但你得想一下——这么飒的女孩子,她能是凡人吗?所以她离开了我们,才是正常的,才是真正的永恒,而你,要是一直生活在悔恨和愧疚之中,你猜她会快乐吗?能够被这样的奇女子喜欢,这是多么牛逼的事情啊,你应该要快乐,而不是跟死了亲人一样……对不对?”
  
  陆林哈哈一笑,说道:“对呀,老子得开心啊!”
  
  “是啊,你得高兴才对。”
  
  “我得高兴啊!”
  
  陆林说完就笑了,笑完又哭了,哭完又笑了……不管哭还是笑,都是大口喝酒。
  
  当夜,三人大醉……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