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三十八章 阴影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一百三十八章 阴影

2020-06-11更新

  邮电局大楼斜对面的街道,一栋破旧的砖木结构小楼,黑暗中,有两个人正在看着朝监狱方向出发的陆林一行五人。

  他们都很小心,并没有直视,而是尽可能地使用余光,并且收敛起心中的敌意。

  不过即便如此,心头的那股怨愤敌意,却终究还是无法消弭……

  等到陆林等人稍微走远了一些,一个背插四面小旗,脸色惨白的中年男人终于忍不住了,不屑地哼声说道:“黄毛小儿,得志便猖狂,总有你难受的时候……”

  这人正是陆林等人找了许多天,却一直没有显露踪迹的周建国,而在他旁边,有一个长相普普通通,扔入人海中似乎都能消失掉一般的中年男人,那人似乎比周建国小几岁,脸上也没有周建国的苦相,却多了几分阴沉。

  男人一脸平静地说道:“这位陆林陆副队最近风头出尽,特别是昨夜与那四星山魈激战的场面,那叫一个激烈和凶悍,你要是瞧见了,就能够知晓,他此刻为何会春风得意……”

  他不提还好,一提周建国的脸色越发痛苦:“这狗贼,都是夺走了我儿气运,方才能够如此成就,可恶!”

  那人有点儿忍不住周建国这祥林嫂一样的唠叨了,忍不住讽刺道:“行了,行了,老周你就别往你的脸上贴金了,就贵公子那性情态度,就算你将天山老怪遗留下来的所有资源都砸在他身上,也未必能够将他推到真君之位去,毕竟那位置,除了资源、人脉和机遇之外,最重要的,还是各人的秉性与意志,这一点,是物质条件堆积不了的——而且你儿子也是太过于骄狂了,自己作死而已,算不得人家主动惹事……”

  这话儿一说出来,周建国顿时就暴跳如雷,恨声骂道:“张发财,你狗日的再说一句,信不信我立刻翻脸?”

  原来这个长相平凡、气质普通的家伙,却是那位一直深藏幕后的张发财。

  面对着周建国的“绝交”威胁,张发财却不为所动,嘴角一挑,平静说道:“老周,我能理解你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心情,但对你那种怨妇一样的态度不敢苟同——说白了,世事如棋,咱们是下棋之人,就莫作那小儿女的姿态,悲悲戚戚,也别像那些道德之士一样,凡事讲究正义……你我的目的,就是在这一场祸事之中存活下来,然后尽可能地把握住机会,抵达那个位置去……”

  张发财此人言语浅白,没有任何虚伪之语,却是直指本心了去。

  原本有些愤怒的周建国听了,冷冷一笑,说道:“我这一次过来是迫不得已,主要是因为我重点培养的儿子死了,找出当年真相的责任和原因,就落到了我身上,但你不同,你那女徒弟眼下正是得意之时,而且最有希望屡屡突破,为何你却要替她赴险呢?你背后既然也有真君存在,自然知晓,但凡有这样的全面除魔令出现,那么即便是有一两个人能够得活,但大部分人的下场,却都是惨死于此,为他人作嫁衣裳……”

  张发财无奈地说道:“我那女徒弟,事发的十日之前,已经晋升三级了。”

  周建国听了,很是错愕,随后低声笑了起来:“你呀你,莫不是真的拜倒在那美女徒弟的石榴裙下,甘愿做那个风流鬼了?”

  张发财却没有理会他的嘲讽,微笑着说道:“随你怎么说,不过说到底,你我都一样,一直所求的,便是培养出一名真君来,让其去探索疑云,找出当年让真君们消失的真相——这一点,是我们引路人留下的遗训,也是我们存在的意义,不对吗?”

  周建国不置可否地说道:“即便如此,你既然有代理人存在,也没有必要过来赴险。”

  张发财双眼狂热地说道:“我们之所以寄希望于他人,最主要的,是天资与机缘不够,恐怕达不到那种高度,但这全面除魔令时隔二十年,再一次出现,意味着什么,你既然来了,自然也清楚——活下来的机会虽然很渺茫,但一旦成功了,那么幸存者几乎就算是板上钉钉的四级天师了,甚至再进一步,真君在望……这等诱惑,谁能忍住?”

  周建国瞧见向来冷静的张发财,在这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狂热,冷冷说道:“真人倒也还好,但是如果想要成为真君,你就得先让西南那两位姓陆的,以及茅山下来的萧陈二人同意……那几个隐藏于世的真君大魔王,如何能够轻易让你我跨过那一条线呢?”

  听周建国谈及这几人,张发财的脸色变得冰冷起来,好一会儿,方才说道:“事在人为吧。”

  他这么说着,语气却是有几分萧瑟寂寥。

  毕竟,那几位,算得上是这人间之中的最强者了,而能够在真君消亡的时代存活至今,这帮人的心思城府,着实让人畏惧。

  更何况这几人对于任何有机会晋升五级天师的天才、高手,都是一种近乎于敌视的态度。

  但凡有谁可能存在这种迹象,就会立刻上门进行灭杀。

  青城山的何凤楼,天仙宫的时近棠,以及崂山的蓝军,都是近十年来的一时之选,这不都陆续离奇惨死?

  别说这些,就算是同出于茅山一脉的萧荷月,据说与那萧老魔还有些亲戚关系,结果还不是在闭关之时,被萧老魔亲自出手灭杀了?

  想到这里,两人的情绪都有些低落,总感觉前途黯淡,没有希望。

  不过周建国到底还是意志坚定之辈,而且心中又有仇怨,故而很快就恢复了过来,说道:“先别想那么远的事情吧,还是看看眼前……”

  张发财说道:“咱们现在,差不多算是‘老鼠过街、人人喊打’了,那个什么狗屁临时联合委员会到处宣扬你我之事,弄得我们现在灰头土脸的——你不是跟那娘们有联系吗,到底什么情况啊?真要让萧四、陆林这帮人抖擞起来,到时候说不定真的让他们完成任务了……”

  周建国却一脸嘲讽地说道:“完成任务?若真的让这么多人顺利过关,天道子岂不是变成了白痴,一番谋算全白费?我跟你讲,虽然这帮人弄得挺有气势的,但你得相信一句话,杂鱼就是杂鱼,再怎么蹦哒,都不会改变结局的,毕竟这可是天道子的局……”

  说完他忍不住哼道:“眼看他起朱楼,眼看他宴宾客,眼看他楼塌了……”

  两人说完,脸上都浮现出了古怪笑意,随后隐没于黑暗之中。

  而此时,陆林等一行人正来到了监狱外围,瞧着那黑黝黝的高墙电网,脸色有些阴郁。

  因为原本一片死寂的监狱门口,在他们抵达了一会儿之后,却是出现了一个人影。

  那是一个婀娜多姿,甚至可以说有些诱人的身影,陆林仔细打量一眼,便认出了对方的身份来——那看着如同绝色美女的家伙,却正是先前跟随着摩罗将军一起出现的女魅魔……

  与相对来说还显得比较青涩的软氏三姐妹相比,这“女人”就跟熟透了的蜜桃一般,浑身上下,都充满了说不出来的女性魅力,让人忍不住稍稍那啥一下,以表尊敬。

  而此刻的“她”,却正朝着陆林等人挑衅着,让他们有种就过来……

  瞧见这一幕,吴九灯这黑胖大汉哪里忍得住,虽然是悬空寺的宗门,但又不是吃素的和尚,当下也是准备挽着袖子上前,让那妖艳贱货尝一尝他老吴的棍棒厉害。

  但陆林却及时制止了吴九灯的冲动,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。

  那魅魔挑衅了一会儿,瞧见这边不为所动,却是一招手,居然叫来了一个浑身皆是黏液、脑袋跟章鱼一样的人形怪物,随后居然丝毫不顾廉耻地在那铁门栅栏之后,行起了苟且之事来。

  这……

  这一幕让所有人都为之意外,不但吴九灯,就连还算淡定的何鹏以及庞光都有些不能忍了,双眼发红,“恨意”十足起来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