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九章 灾后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三十九章 灾后

2020-05-05更新

  啪叽……

  那几只嘴里沾满了人血的大老鼠,被几只大头皮鞋给死死踩住,化作一滩肉泥,而田小冲则面无表情地对单俊说道:“小俊,你这人啥都好,就是外冷内热,遇到人命就沉不住气,完全不符合你冷酷帅哥的气质……”

  单俊这会儿也回过神来,胸口不断起伏,却没有回应田小冲的话语。

  很显然,他对于眼前这样的场面,多少有些不适应。

  陆林却是早就有所预料,从二楼跃下,来到了招待所的门前,打量着长街的场景,瞧见比起刚才的场景来讲,外面这边,才真的算得上是“人间炼狱”。

  只见排洞这边的长街上,到处都是尸体和断肢,以及无数的鲜血——相比被压在砖石、废墟之下的死者而言,街上的这些显得更加悲惨一些,基本上瞧不见一具完整的尸体,大部分都是断肢,有的脑袋直接爆开,白色的脑浆和鲜血弥漫一地,还有许多头颅和四肢皆无,残缺的身体里,内脏散落,肠子被扒拉开,一直到十几米外去……

  当然,更多的直接就是一大片的碎肉和肉糜。

  这场景,战争电影里面的血腥画面都不能比,更像是一处大型的屠宰场那般。

  而且还是一点儿讲究都没有的那种屠宰场……

  此刻清晨的河风吹来,到处都是一股让人闻之欲呕的古怪臭味。

  场间五人,有三人都直接忍不住干呕起来,而田小冲和陆林虽然能忍,但脸色都一片惨白,显然是心灵遭受了巨大冲击。

  整个小队,站在长街边上,沉默了足足几分钟。

  终于,田小冲打破了沉默:“妈的,昨天听到的那些声音,应该都是真的……”

  蒙虎耸了耸肩膀,说道:“我开始有些后悔,来到这人间地狱了。”

  在场几人,既然成为了二级天师,自然是有过许多历练的,人间之恐怖,也见识过不少。

  但眼下的场景,实在是太过于可怕了,简直是触目惊心,难以接受。

  虽然他们只听到了声音,但凭借着此刻惨烈的场景,他们还是能够在脑海里构建出昨夜那些被魔怪、恶灵虐杀的场景。

  这对于一个心理正常的人来说,实在是太过于可怕了。

  难以接受。

  不过这帮人都是人杰,拥有着强大的自我调节能力,即便场面如此难堪,让人心生悲凉,但也都能够迅速反应过来,知晓眼前的一切,都是曾经发生的历史,即便是心有不甘,也没有太过于沉浸其中。

  他们沿着长街,朝着左边的方向行去。

  田小冲告诉陆林,往前走几百米,就到了郸寨县城的汽车站,旁边则是郸寨大桥。

  大桥连通着老城区和新城区。

  他的打算,是先去汽车站瞧一眼,随后前往老城区那边,去与龙虎山的另外两队见个面。

  这一次的全面除魔令,龙虎山来了不少人,其中有一队还有他们的熟人,也就是龙虎山本地派的新月居士,另外韩大通的小女儿韩玲儿也跟着过来了。

  陆林有些意外,毕竟韩玲儿之前可只是个一级天师。

  不过一级天师晋级的条件其实很简单,对于韩大通的女儿来说,算不得难事。

  只不过,她刚刚晋升二级,又跑到这儿来,未免有些太过于急切了点。

  好在有着新月居士这种实力不错的老牌天师保驾护航,倒也能够理解。

  事实上,田小冲告诉陆林,本地派那一队里面,除了新月之外,还有三个高手,都是本地派里的新锐,不比单俊差多少,甚至有一个叫做何鹏的,也是个潜力十足的家伙。

  韩大通那厮果然有实力,这么短的时间内,居然能够召集这么多高手来,难怪他会放心韩玲儿过来参加。

  虽然他们与龙虎山本地派之前有些隔阂,但毕竟同宗同源,而且这帮人实力还是蛮强劲的。

  如果能够与新月达成协议,那么事情会好办许多。

  而除了新月、韩玲儿那一队之外,郸寨县城之中,还有一队龙虎山的人马。

  不对,那一队其实是由三个龙虎山,一个天山派和一个青城派的人员构成,算不得纯粹的龙虎山同宗,但领头的周小蔫身份可不一般——这位老哥,他爷爷便是龙虎山的三大真人之一,陕地老羊皮周老蔫……

  算起来,龙虎山三大真人,皆有亲人参与了此次任务。

  因为之前共同对付韩大通的关系,田小冲他姐曾经与陕地周老蔫有过合作,算是盟友关系。

  所以这一次瞧见周小蔫也在,不管怎么讲,也得去打个招呼,商讨一下接下来的对策。

  走在满眼血腥的长街上,陆林皱着眉头,犹豫了一下,说道:“那除了龙虎山的同宗之外,其它的队伍,要不要接触一下?”

  田小冲笑了笑,说道:“我明白你的意思——其实越是这个时候,越需要沟通和了解,所以一会儿过去巡视,如果碰到关系不错的队伍,就过去聊一下,能够结盟的结盟,就算是不能结盟,也得确定一下对方是否会有敌意……”

  说完他冲着陆林嘿嘿笑道:“昨天茅山的那个萧四你也见过了,实力绝对是独一档的存在,而我们跟他又没啥交情,所以茅山那边,就拜托你去沟通,拉拉关系了。”

  陆林耸了耸肩膀,并没有一口答应,而是含糊地说道:“尽量吧。”

  到了汽车站这边,瞧见这边也是一团糟,不但售票大厅变成了废墟,后面的停车坪上也是如此,七八台中巴车乱七八糟地散落着,除了一辆还算完整,其它的都没有一台囫囵个儿的,基本上都散了架,有几台似乎还燃烧过,此刻虽然熄了火,但依旧有寥寥黑烟浮现出来……

  除此之外,那还算宽敞的停车坪上,有好几道巨大裂痕,仿佛被什么玩意给劈过一样。

  陆林等人在那中巴车残骸中,找到了几具烧焦的、已经看不出男女的尸体……

  这一切着实让人难受,而田小冲则看了一眼不远处,脸上挤出几分笑容来:“还好大桥没有被弄断,否则我们就只有游泳过河了……”

  这,算是唯一让人感觉还不错的好消息吧……

  既然汽车站这边如此,一行人也没有了继续探索的兴趣,转道大桥,准备前往老城区那边去。

  结果五人走到郸寨大桥中段的时候,却意外地遇到了另外一伙人。

  而且那伙人瞧见陆林之后,却是很快就成弧状,朝着这边包围了过来。

  意识到对方似乎带着敌意之后,田小冲打量一眼,问道:“冲谁来的?”

  陆林眯起了眼睛来,开口说道:“我……”

  对方打头一个,却是老熟人。

  周建国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