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一章 赵年往事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六十一章 赵年往事

2020-04-24更新

“他想干什么不重要了,现在你们大帅悬赏十万大洋要他的脑袋。”吴老二说到这里的时候,压低了声音继续说道:“不只是这笔赏金,我还在圈子里替吕万年发了悬赏。有人能把赵年带过来,不论死活都给延寿丹……”

“什么延寿丹?怎么你们也趁悬赏?”我知道吕万年有些势力,可也没有想到还能在他们的圈子里发悬赏。而且听吴老二接话里话外的意思,我那位师父的势力还远远不止这些。

“延寿丹是吕万年的叔叔在世的时候,倒腾出来延寿的丹药。一枚丹药入口,能延寿五十年。吴老二继续说道:“这个圈子里面十个有九个都是修长生的,除了那只猫之外,就数我们这一支修炼的最接近长生不老了。谁都想靠着我们多活几年,别看一枚延寿丹只能多活五十年,也够这个圈子经一场腥风血雨了。”

“那不是也等于长生不老吗?一枚丹药多活五十年,炼他十万、八万的丹药一样寿与天齐啊。”听到了吴老二的话,罗四维的眼睛亮了。就差直接开口明要了。

“哪有那么容易,先不说这丹药多难炼。就说一条,延寿丹只能服用一次。第一次增加五十年的寿命,第二次再吃就是穿肠毒药了……”吴老二看了罗四维一眼之后,似笑非笑的继续说道:“这么多年了,吕万年也不过就炼出来三丸来。一丸送了人,剩下两丸之一拿来做悬赏……”

吴老二说话的时候,我突然想到了我们这一支血脉的人吃没吃过延寿丹。老家伙看出来我的心思,说道:“这丹药我们这一支的人吃不得,我们吃了也是穿肠毒药。当初吕万年的叔叔就是吃了自己炼制的延寿丹死掉的。要不然的话,当初但凡还有一枚丹药,也要给你娘宫三小姐……”

我摇了摇头,说道:“二爷,你想多了,我想的是吕万年当年把丹药送给谁了?是不是赵年?”

吴老二没想到我会问出来这个问题,他怔了一下之后,说道:“你是猜到的,还是宫三小姐托梦告诉你的?这事儿我也是这次跟着吕万年去了秘境才知道的,你师父以为这次死定了,才对我说的,当初他瞎了眼……”

“我就说老蔫巴是吕大爷的私生子!让我说准了吧?哥们儿,这都多少次了,你师父都护着。要不是亲生的,怕早就打死他了……”罗四维张口打断了吴老二的话,一说到这样八卦的话题,罗老四瞬间来了精神。要不是看他纱布裹的好像粽子一样,谁也不信这个人是昏迷了好久刚刚才醒过来。

“这个你猜错了,赵年和吕万年一点血缘关系都没有。”吴老二轻轻的叹了口气之后,继续对着我说道:“当年,还是闹八国联军那会。

有二鬼子带着一队外国士兵来抓你师父,当时吕万年受了重伤,被我们这一支的远亲——赵年一家人所救。洋鬼子要赵年家人供出吕万年的下落……当时他们都把你师父当做神仙来拜,自然不会出卖神仙的。结果整整一大家子二十多口人都死在了外国士兵的手里,只剩下当时还是小孩子的赵年和身负重伤的吕万年。等到你师父缓过来之后,到了他们的兵营里,把外国人和二鬼子都杀了个干干净净。

因为赵年的家人都是因为他而死,吕万年便将他收养在了身边。原本他是要收赵年当作弟子传授衣钵的,后来你娘生下了你,临死之前托孤给了吕万年。他只能收一名弟子,就收下了你。给他安排了假的爹妈、兄嫂待在沈家堡……”

说到这里的时候,吴老二顿了一下。看了我一眼之后,继续说道:“赵年以为是你把应该属于他的一切都夺走了,懂事之后心里就怨恨你了。只不过当时有吕万年挡着,他也不敢做什么。后来吕万年离开沈家堡的时候不放心,还故意设局让你来了北平。隔开了你们俩,想着时间一久赵年就会死心,没想到他一直记恨到现在。吕万年心里觉得亏欠了赵年,一直睁—只眼闭一只眼。想着有朝一日化解了他的心结,想不到今天彻底无法收拾了……”

“那也不对啊?二爷,老蔫巴这一身的本事总是吕大爷教的吧?”这时候,罗四维又插话拦住了吴老二,顿了一下之后,他继续说道:“这么干就不地道了,那就不应该教他本事。知道老蔫巴心术不正,再给他一身的本事,还让不让我哥们儿活了?”

“你以为赵年的本事都是吕万年教授的?

罗老四,你太小看他姓吕的了。”吴老二看了罗四维一眼之后,继续说道:“赵年的本事都是从蛤蟆嘴里面偷学的,当初吕万年离开沈家堡的时候,把蛤蟆嘴交给了赵年看管。没有想到赵年竟然在里面找到了吕万年这辈子修行的秘籍,原本这是留给你的,却被他发现。

吕万年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,赵年也是狡猾,知道自己不可能全部修炼出来,就硬生生的把秘籍背了下来,之后有时间再慢慢的修炼。吕万年原本是有办法废了赵年的修为,还是因为当年姓赵的一家子舍命保他,他只能认了,反复嘱咐赵年不可以仗着本事乱来……”

想不到赵年还有这一段,难怪他曾经对我说过,如果没有我的话,那他就是吕万年的弟子了。

这时候,罗四维又开了口:“二爷,听你这个说法,吕大爷弄不好还要袒护他老蔫巴。你要下手可得趁早,别吕大爷恢复了过来,上嘴皮一碰下嘴皮,再大事化小,小事化无……”

“老四,这次我师父不会再袒护赵年了。”

我看了一眼不以为然的罗四维,转头对着吴老二说道:“二爷,交个实地,我师父突然少了寿数,也是赵年干的吧?还有,在奉天郊外的地下,也是他做的手脚,原本我师父都见好了,又突然变坏。除了赵年之外,没人有机会下手……”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