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四章 两只老狐狸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四十四章 两只老狐狸

2020-04-13更新

时隔几个月,吴老二已经变了模样。和我当初一样也提了个光头,也穿上了喇嘛僧袍,活脱一个仁波切。再次见到这个老家伙,我心里顿时踏实多了。论起来本事,大猫和吕万年都在他之上,可是在我心里,吴老二却比任何人都要可靠。虽然看起来他依旧有些不着调……吴老二大咧咧的坐到了床边,上下打量了我一眼之后,自言自语的说道:“有点意思了,那只猫还能办点人事儿……”

吴老二这话里有话,我从当中闻到了一股阴谋的味道。当下立即从床上跳了起来,对着他说道:“二爷,你把话说清楚,我这‘死’了俩月,不会也是你们几个老东西商量好的吧?要是我真死过去了,你和吕万年有脸去见我娘吗?”

“你这不是好好活着的吗?还有,你不死一次的话,怎么长生不老?”吴老二毗牙一笑之后,继续说道:“咱们这一支修炼的法门就是不破不立,我、你娘还有吕万年,都是死过一次复生的。”

说话的时候,门口突然想起一阵脚步声,吴老二好像没有听到一样,对着我继续说道:“这个是咱们这一支的不传之秘,你这两个月看着好像是死了,其实身体里面的血液一直都在慢慢倒流。只不过这时候心脏跳动的极慢,看着和死了没有什么两样。等到血液倒流一周之后,才有修炼长生不老之法的资本……”

“我就知道八成都是你们算计好的!”虽然我不明白血液倒流,和长生不老有什么关系。

不过想起来这俩月我被关在棺材里,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。当下对着吴道义继续说道:“二爷,这就是你和吕万年不讲究了。你说我从小到大,那么多次机会不让我‘死’一次,怎么偏偏就挑中这个时候了?”

“这个要等到成年之后,年纪太小就血液倒流的话,别说你了,估计那只猫也得直接过去。”吴老二轻轻的叹了口气之后,继续说道:“实话实说这是有风险,不过我、吕万年和你娘宫三小姐也都是这么过来的。挺过来就还有长生不老的机会,挺不过来直接去投胎,下辈子再没有长生不老的烦恼,也挺好、挺好……”

吴老二后面的话虽然没有说出来,不过我已经听出来他言语当中的痛楚。看着不过就是假死一次,可是谁知道这千百年来,有多少人没有熬过去?要不然这一支现在也不会只剩下我们三个人。

看着吴道义一脸酸楚的样子,我也跟着叹了口气。不过心里突然想到了赵老蔫巴的事情,当下对着他说道:“拉倒吧,二爷,咱们也别实话实说了。跟着你这么久了。你嘴里能出多少真话,你自己都不清楚吧?说说老蔫巴是怎么一回事吧,现在你留给我的瓦片,都进了他的口袋。”

“进了他赵年的口袋又怎么样?”吴道义狡黠的笑了一下之后,继续说道:“咱们这一支修炼的是血脉,一代一代修炼下去,终究会出现长生不老之人的。赵年又不是咱们这一支血脉的,就算吕万年手把手教他,一样屁用都没有。”

“那你可别说这都是安排好的,就为了让我死一次……”说这话的时候,我将上衣解开,露出来里面二十几个子弹孔,对着吴老二继续说道:“这密密麻麻的,差不多一梭子子弹都招呼在我身上了。说是杀父之仇也不过分吧?”

吴道义苦笑了一声,说道:“这个是猫临时改的剧本,原本我只是托付它把瓦片交给你。

谁能想到最后该交给你的瓦片落到了赵年的手里,你却提前‘死’了俩月。按照你师父吕万年的打算,定好明年过了年再……”

他的话还没有说完,门口的位置突然响起了一阵脚步声。随后有人咳嗽了一声,接着,张大帅的声音响了起来:“大侄子你睡了没有?

巧了,法国公使馆送来他们国的奶油蛋糕。老张我想着让你尝尝稀罕,没睡的话起来吃块蛋糕再睡啊。这可是好东西,吃了有病治病,没病强身……”

外面才蒙蒙亮,谁天还不亮就来送吃食?

别说我这个假侄子了,就是少帅都没有这待遇。一看就是刚才谁来过我这门口,听到了吴道义和我的对话,急急忙忙去禀告大帅了,张大帅这才急急忙忙赶过来。

对张大帅实在没法藏心眼,和吴老二对了个眼色。还没等我穿衣服前去迎接,便听到对门的罗四维走出来,过去开了门:“大帅,这怎么话说的,怎么还劳驾您老人家了?这个就是法兰西的蛋糕?看着也不如咱们的大小京八件啊……”

张大帅的心思都在我这屋,他随便应付了罗四维两句,便匆匆忙忙的要进我这屋。在他破门而入的前一刻,我先一步打开了房门,看着有些紧张的张大帅,和后面捧着蛋糕盒子的赵连丙,说道:“帅爷,我这刚刚来了位客人,没有出门迎接,您不要怪罪……”

张大帅哈哈一笑,说道:“大侄子,你这么说话不就外道了吗?妈勒个巴子的,我老张可是拿你当亲侄子的,有口好吃的第一个就想到你,这不是吴道义仙长……活佛吗?想不到这还能在北平见面,这真是太巧了……上次我让大侄子带去的血参王,不知道活佛您用过没有?”

之前张大帅是见过吴道义的,那时候客气归客气,可是也没有好像这样的。现在张大帅就好像变了个人一样,急忙过去拉住了吴道义的手,谦恭的继续说道:“活佛,见到您老人家就好了。来了可不许走,想住家里就住家里头,要是想住庙里就去雍和宫……”

吴老二呵呵一笑,行了个礼,说道:“难得大帅您这么抬爱,我真是受宠若惊了。您也不要忙,我这次就是来看看徒弟的,看一眼就——大帅,您最近得罪什么人了?”

说话的时候,吴道义电闪一般,伸手在张大帅的脑后抓了一把。看着好像什么都没有抓到一样,不过随着吴老二的手掌紧缩,从掌心的位置,传来—阵凄惨的叫声……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