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二章 你会来么?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四十二章 你会来么?

2018-01-10更新

  瞧见马一岙似笑非笑的表情,我就感觉到有一些不太对劲儿了,不过还是强作镇定地说道:“横塘老妖才六十五?不可能吧,她看着得有八十了吧——八十岁的老太婆,比什么武,招什么亲?”
  
  马一岙瞧见我嘴犟,终于不再兜圈子了:“横塘老妖那老帮菜,自然没有什么人有胃口去品,但她有五个养女,却个个姿态动人,青春热辣,打她们主意的人,不知道多少,那老东西又不愿意得罪任何人,所以就趁着自己的寿宴,弄了一个比武招亲,既能给自己的养女们,找一个厉害的婆家,加强自己的人脉关系,又可以不用因为拒绝,而得罪谁——你看看,到底是成了精的老东西,这长袖善舞的手段,也是没谁了……”
  
  我皱着眉头,说楚小兔,也算是那五人之一?
  
  马一岙说道:“不但是五女之一,而且还是魁首,最大的彩头。”
  
  说完,他用下巴点了点在房间里睡觉的朱雀,说怎么样,要不要去,你说吧?
  
  我犹豫了一下,说容我想一想。
  
  马一岙说道:“这当然没问题,不过横塘老妖的寿宴,在后天晚上,所以不管如何,你明天都得做决定。”
  
  马一岙这次来,帮忙带了一部分噬心蜂的蜂王浆,以及蜂蜜之类的东西。
  
  这些东西,有延年益寿的功效,之前得到的大部分,都拿给王朝安老相识炼丹去了,还剩了一些,我就拿给父母来吃点儿。
  
  晚上的时候,马一岙想要在外面请郭大力和我父母吃饭,被我拦下了,既然有噬心蜂的蜂蜜,我就去买了些材料,在新家摆上一桌丰盛的宴席,包括之前在燕京扬名的酱猪蹄,还有羊肉炒饭,还有一些我比较擅长的小炒等,我都发挥了出来。
  
  菜出锅后,满堂增香,无论是客人郭大力,还是我父母,都满口称赞,而平日里食量并不算大的朱雀,也是连着吃了三大碗饭。
  
  吃饭的过程中,自然对郭大力又是表达了感谢,随后我发现一向安静的父亲连连喝酒,脸色有些红。
  
  我瞧见他欲言又止的样儿,有些奇怪,到了快要结束的时候,我问道:“爸,你怎么了?”
  
  我爸被这么一问,终于有了由头,开口说道:“那什么,大漠啊,我有一个想法,憋了好久……”
  
  我说你讲嘛,我是你儿子,还有什么说不得的?
  
  我爸听我这一说,终于将心理藏了许久的话说了出来。
  
  原来他是想要开一个饭店。
  
  饭店不需要大,够他和我母亲的营生就行了——虽说我们给了两人足够的生活费,甚至还远远富余,但两人忙碌惯了,一时之间闲下来,反而感觉这也不对劲,那也不对劲,晚上躺在床上都不舒服,又不愿意去打麻将、逛闲街,而这一个多月来,我父亲在潭州这一带也算是熟悉,瞧见许多饭馆子的生意热闹红火,就动了心。
  
  说到厨艺,我的这些手段除了一定的天赋之外,还来源于父亲的教导。
  
  毕竟我父亲就是一个乡村厨师,平日里乡里有什么红白喜事,需要办酒席的,都是他来掌厨,那手艺别人都是夸赞的,而且他不但大锅菜炒得好,小锅菜也很棒,几个特色菜,让人回味无穷。
  
  这想法,其实不管是父亲自己一个人的,我母亲也是很赞同。
  
  两人私底下,不知道商量了多少回。
  
  我听他们说完,心中有些难过,因为我到底还是忽略了他们两个人的基本需求,以为给了点钱,就可以万事大吉了,却忽略了父母除了最基本的物质需求之外,精神空间,也是需要填充的。
  
  对于他们的想法,我当然是没办法拒绝。
  
  而且有了噬心蜂蜂蜜的话,餐馆也未必能够亏。
  
  这时郭大力笑了,说你们还别说,这事儿也巧了,我正好认识一家餐厅,老板全家准备搬到魔都去,准备转让,地方还不错,您俩如果要是真有兴趣,改明儿我领你们去看看,人老板是我朋友,价格方面,肯定不会亏你们的……
  
  母亲听到,很是高兴,给郭大力夹菜,说哎呀呀,小郭真辛苦你了,什么事情都劳烦你。
  
  郭大力笑了,说您们是大漠的父母,这不都是我分内之事么?
  
  吃过饭,父母让我们去客厅坐着,他们忙着收拾洗碗,坐在沙发上,马一岙问郭大力,说这件事情,靠谱不?
  
  郭大力说靠谱是靠谱,到时候张罗,也由我来,只不过大漠,你自己怎么想的?
  
  我说道:“宋城离潭州,也算是远的,离南方省就更远了,而且潭州人这么多,那帮家伙就算是势力再大,也不可能查到这儿来的——我父母他们也有自己的需求,也有自己的人生,既然他们有这样的想法,我自然是要尽力促成,让他们开心的。”
  
  郭大力点头,说好,既然你都这么说了,那接下来的事情,就由我来办吧,你别操心。
  
  我对他表达了感谢。
  
  当天晚上马一岙没有走,跟我睡一房间,临睡前,他指着隔壁的朱雀,说这些天,有没有见过梨落小姐?
  
  我摇头,说没有。
  
  马一岙说你就不提一下么?
  
  我苦笑,说提了,不过她一听,就说是我烦她了,又哭又闹,后来又告诉我,说秦梨落神魂受损,在修炼一门叫做“天妖无念”的固神之法,至少需要一段时间才能缓过气来,到了那个时候,她就去睡觉,让我能天天跟小情人腻在一块儿……
  
  马一岙皱眉,说这事儿,说起来有一点古怪啊。
  
  我说对,我又不是小孩子,知道她在说谎,但她的身份摆在这里,到底是什么原因,我也猜不到,只能随着她,然后慢慢等咯。
  
  马一岙叹气,说唉,你这个,还真的挺麻烦。
  
  说罢,他又问道:“那明天,去不?”
  
  我有些心烦,说先睡觉吧,明天的事情,明天再说。
  
  马一岙不再问。
  
  夜里睡觉的时候,我有闻到阵阵檀香,十分好闻,让人心神安详,莫名有一种空灵的感觉,而这些,则是从马一岙的身上散发出来的。
  
  这种檀香让我烦躁的心情变得平静,不知道多久就睡了过去。
  
  夜里我罕有地做了一个梦,前面有一个女人在跑,我则在后面追,我一直都看不清楚那女人的面目,时而如同楚小兔,时而又如同秦梨落,有时候甚至又有点儿像是刘娜,不知道追了多久,她终于停下来了,我冲上去,一把搂住她,准备亲吻的时候,却发现那人,居然是马一岙……
  
  啊!
  
  如果前面的梦境,是美梦的话,这会儿绝对是噩梦,我吓得赶紧醒来,发现已经是清晨,而我身边空空如也,并没有瞧见马一岙的身影。
  
  我起了床,来到客厅,瞧见他从洗手间里洗漱出来,瞧见我,问道:“怎么样,想好没?”
  
  我点头,说走去,不管怎么说,去看看总可以吧?
  
  马一岙笑了,说你确定?
  
  我点头,说对,确定。
  
  他变得认真起来,对我说道:“如果决定去,我们就得谋划一下了——虽然时间过去了一个月,但黄泉引的劲头,绝对不会消散,而且南方省跟这边相隔不远,说不定会有探子过来的。”
  
  我说明白,该怎么做,你说就是了。
  
  马一岙说我出去一趟,买点东西。
  
  他离开之后,我父母起来,两人昨天跟郭大力约了早上一起去看转让的餐厅,母亲一边跟我交待早饭,一边收拾东西,我跟她说我准备离开一段时间了,她完全不惊讶,说行行行,小马一过来,我就知道你要去忙了,你去忙事业吧,爸妈给你赚老婆本,到时候才有钱娶老婆,你说对吧?
  
  朱雀是个可爱的性子,这些日子,跟我母亲倒是相处的很愉快,瞧见我母亲朝着我挤眉弄眼,盈盈地笑,我都不知道该如何说好。
  
  父母出门了,等到中午的时候,马一岙采买了东西回来,而朱雀也起了床。
  
  我说起此事,朱雀扬眉,说这个时候,跑去参加寿宴?到底是什么人,竟然有这么大的面子?
  
  我勉强解释,朱雀说要不然就算了吧?
  
  我说这样,你留在这里,我跟老马去一趟,过两天就回来。
  
  我说这话,轻描淡写,就指望着朱雀答应呢,没想到她伸出了手来,挽着我的胳膊,说不,既然你决定了,那我就跟你一起去吧。
  
  果然,还是甩不掉她……
  
  我有些无奈,只有跟她说明,说我们是乔装打扮过去的,到了地方,让她不管看到什么,听到什么,都不要暴露自己的身份,也千万别胡闹,朱雀满口答应,并不在乎。
  
  随后马一岙在房间里给我们三人进行了打扮,主要是他和秦梨落,两人实在是太显眼了,使得我反而变成了陪衬。
  
  事儿弄到一半的时候,马一岙的电话响了,他接过来,说了几句,脸色有些古怪,对我说道:“找你的。”
  
  我打扮成一胖子,脸上满是面粉,问道:“谁啊?”
  
  马一岙把手机给我,让我去客厅接,别打扰他们化妆。
  
  我拿着电话,来到客厅,然后问道:“喂,谁啊?”
  
  电话那头传来了久违的声音:“侯漠?我是……楚小兔,你,会来么?”

群聊信息

  • 职场新小手说道:

    秦梨落楚小兔我想舔你们的逼

  • 匿名说道:

    没想到猴子的桃花运还不少呢!按照西游记里,不是应该金蝉子桃花运最多么?对了,舔B的!你该下班了吧!

  • 义薄云天轮回王说道:

    楚大魔王

  • 匿名说道:

    四十一章吃啦

  • 金蝉子说道:

    楚小兔就是嫦娥的玉兔,别问我为什么知道

  • 巫们棍郎说道:

    职场小新,别贪多呀,两个你舔的过来吗?能不能一次只舔一个

  • 大师兄说道:

    职场新小手坚持住!

  • 陆左说道:

    历史上大圣和朱雀八竿子打不着吧!

  • 职场小新手说道:

    横唐老妖我要爆你的口

  • 匿名说道:

    我对一楼的锲而不舍深深折服!

  • 鸡儿不得硬了啊说道:

    你们天天就知道舔

  • 专业找碴说道:

    少了一章,不连贯。职场新小手真敬业

  • 秦梨落的逼说道:

    今天来晚了,快舔吧。

  • 低俗说道:

    低俗啊

  • 那个舔逼的死全家说道:

    第一次评论就是骂你的!

  • 说道:

    你甜不甜屁眼子?一块儿舔了吧,还有我的,你也来吧,好痒

  • 小观音说道:

    各位书友,我做了一个微信公众号:最惠淘券 ,可以领券到淘宝购物,自用省钱,分享赚钱。小佛书友来了有个特权

  • 职场boss说道:

    就服爆衡山老妖口的

  • 老衲爱飘柔 好久不见各位 蛊1 蛊2 捉蛊 道事 神恩眷顾者 我一直陪伴说道:

    昨天还嚷嚷着“破家值万贯”,今天一大早就张罗着要搬家,我老娘这一百八十度的态度大转变,把我搞得有点儿懵,赶忙拦住我母亲,说这是怎么了,吃错药了?

    母亲虎着脸,说有这么说你老娘的么?去去去,你个死孩子。

    她虽然这般训斥着,但并没有生气,提着一个袋子就进了屋子里去,我拦住了马一岙,说到底怎么回事,我还是没有搞懂,你怎么说服她的?

    马一岙嘿嘿笑,拍了拍自己的脸,说主要靠气质。

    我“呸”了他一口,说我妈对你这样的小白脸不感兴趣,你就算是出卖色相,都搞不定的,到底怎么回事,赶紧说。

    马一岙不再瞒我,说你妈昨天跟你谈这个事情的时候,反复说了一句话,你还记得不?

    我有些懵,说什么话?

    马一岙说道:“嘿,难怪你搞不定你妈,瞧你这粗心劲儿——‘破家值万贯’,记得这句话不?”

    我这才回过神来,不过还是疑惑,说就算这样,那又如何,你到底做了什么?

    马一岙说:“我昨天半夜,去了市里,大清早,跟人约好,提了二十万出来,然后在村口肉铺那儿遇到了你妈,直接把装着二十万人民币的袋子交给了你妈,又承诺她,搬家之后,我再给她存上八十万——破家值万贯,我出一百万,你妈都用不着思考,就直接答应下来了……”

    呃……

    我想过很多可能,却万万没有想到,马一岙居然是用了这么简单粗暴的办法,将我妈给砸得回心转意。

    现在的朋友或许觉得夸张,但您可得想一想,两千年的时候,帝都燕京市区的房价,也就才1800左右,如果是湘湖省的省会潭州,嘿,那普通的房价估计几百,最多也就一两千——要不怎么说我母亲对我借给二胖这家伙一万块念念叨叨呢。

    因为那个时候的钱,是真的值钱。

    而一百万在手,宋城首富不敢说,至少我们这一带,也是屈指可数的。

    我母亲这人有些小虚荣,爱吹嘘,但脑瓜子却绝对是灵活的,瞧见马一岙拿出这真金白银来,除了害怕他反悔之外,先前所有的心思都抛开了去。

    我听他说完,也不由得吸了一口凉气,说你还真的是舍得。

    马一岙耸了耸肩膀,说从龅牙苏那里拿回来的这笔钱,你一半,我一半,羊毛出在羊身上,也不过是慷他人之慨而已。

    我说虽然这么讲,但还是……挺谢谢你的。

    马一岙笑了,说你这么讲,我怎么听着那么不对劲儿?行了行了,别在这儿矫情了,你家这么多东西,虽然很多东西可以留这儿,但还是有一些东西,需要你去整理的。

    我点头,没有再多说什么,回头去帮忙整理。

    我们家,主要是以我母亲的意志为主,父亲平日里除了忙些农活儿之外,也就下下象棋,研究研究菜谱什么的,基本上没有什么主意。

    所以我母亲这边想通了,事儿就算是妥当。

    不过一谈到搬家,的确是有许多东西要整理。

    我瞧见母亲张罗这个,张罗那个,有些着急,让他们就收拾一些主要的证件之类的,再带几件随身衣服就行。

    来之前的时候,我跟马一岙已经商量好了,搬太远的话,父母乡音难改,非常不适应,搬近了又有可能暴露。

    所以最好的办法,就是搬到省城潭州去,对于我父母来说,从农村搬到省城,已经算是一次大跨越了,而且不出省,自然也是愿意的,而对于我来说,只要不让黄泉引找到他们,什么都可以。

    马一岙在潭州有一个朋友,我们过去,可以先住他那里,然后到时候再买房子,直接定居。

    钱是男人胆,有了钱,许多的事情都可以实现了。

    即便我再如何劝阻,到底还是有了一大堆的东西,我七挑八选,最后还是有满满六个大箱子,还有大包小包,看得头疼。

    时间到了中午,母亲先张罗午饭,我去叫朱雀起床,小妮子当真爱睡觉,被我弄醒来的时候,双目发红,一脸的不高兴。

    这是起床气。

    我叫醒了她,让她赶紧洗漱,然后又去了一趟三叔家,叫他过来吃饭,顺便跟他聊一下帮忙搬家的事情。

    我到的时候,三叔扛着锄头,刚刚出完农活回来,听我这么说,很是惊讶,说怎么啥风声也不说,就要搬走呢?也没有听说过啊?

    三叔知道我一些事情,所以当着他的面,我也没有太多隐瞒,告诉他我有一些仇家,那帮人行事,简直是下三滥,我怕他们找到我老家来报复,所以就得提前安排一下。

    三叔说那准备去哪里呢?

    我说还不定,先离开再说,到时候有什么事情,还得你帮忙处理一下——不过如果有陌生人照过来打听,您就当做什么也不知道。

    三叔瞧我说得严肃,边点头,说好,好呢。

    当天中午,三叔跟我在家吃的饭,吃饭的时候,我父母跟他交代了好多的事情,比如分的田,到时候让他帮忙转租出去,另外就是屋子的钥匙也交给他,以及家里面的一些交代等等。

    这些在我看来并没有什么的事情,父母却无比的重视,甚至于礼金、人情礼这些东西,我母亲都专门翻开了账簿来,认真交代着。

    瞧见母亲认真地与三叔说着话,我心里有些难过。

    这儿毕竟是她和我父亲生活了大半辈子的地方,即便是有一大笔钱在,但让她骤然离开,并且短时间内不能回来,也不能有任何联系,这对他们来说,着实是有一些残酷。

    终归到底,还是我这个做儿子的,实在是太能惹祸了。

    好在三叔做事向来妥帖,我母亲对他十分信任,听到他一一应下,也总算是放了心。

    饭后,我又借了三叔的皮卡车,载着我父母去爷爷奶奶和外婆家、以及几个关系比较近的亲戚家里走了一趟,该塞钱的塞钱,该交代的交代。

    不过对他们,又是换了一个说法,就说我在南方省做发达了,想接他们过去暂住一段时间。

    母亲有了马一岙给的钱,也变得大方起来,平日里抠�偎魉鳎饣岫故遣徽Q郏一固亟魃鳎嵋撞豢凇�

    如此忙完一天下来,夜幕落下,我们则乘着三叔的皮卡,离开了这个我曾经生活了十八年的老家。

    我们当天在宋城待了一夜,次日我硬塞给了三叔一笔钱,然后又租了车,赶往潭州。

    马一岙的那个朋友,在潭州天心阁一带,房是自建房,六层临街楼,一楼出租给商店,二楼自主,三楼往上,都拿来出租,有空房间,算是能落脚。

    这人也是个修行者,叫做郭大力,祖籍是山东的,爷爷辈当年随着刘邓大军南下,最后留在了潭州。

    他具体是做什么的,我不知道,但叫马一岙为师兄,为人十分豪爽,不但当天请我们一行人去附近最好的饭店吃饭,给我们接风洗尘,而且还承诺我,说我父母想住多久住多久。

    话虽然这么说,但别人家总不如自己家,安顿下来的第二天,母亲就拉着我去看房子。

    两千年左右时期的潭州,商品房虽然有,但并不多,好在当时有买房消费意愿的人也不多,所以倒不至于无房可买。

    我陪着母亲逛了三天,大概确定了三个地方,一处是在市政府附近,算是新修的公务员小区,大三房,不对外卖,还是郭大力得知我们要买房之后,托关系找的;一处是在中南大学附近的江边,一排新修的别墅,价格挺贵,据说是给外商住的;还有一处,则是在桂花公园附近,也是一个比较高档的新式小区——据说有电梯呢。

    别墅最先被母亲否定,然后公务员小区和桂花公园,母亲十分纠结,不知道该选哪个好。

    最后她征求我意见的时候,我直接告诉她是,说要不然就都买了。

    一开始母亲不同意,后来跟我父亲商量,也不知道怎么着,就定下来了。

    后来我才知道,那是买来给我结婚的。

    接下来的时间,还有许多琐碎之事,好在马一岙的这个朋友老郭挺热情的,他在潭州的朋友也多,忙前忙后,倒是省了许多功夫。

    我心中感激,又有些顾忌,问马一岙,说你这朋友,可靠么?

    马一岙告诉我,说老郭他其实是政府这一块的,跟江湖完全不挨着,绝对没事。

    当时买房子,都不用什么装修,刮个大白,贴点瓷砖就行了,父母住的那公务员小区设备齐全,买了一些家具,就可以入住了。

    我当时忙前忙后,在潭州待了一个多月,马一岙抽空回了趟莽山,朱雀却留下来。

    这时我母亲才确定,这个漂亮得跟电视上女明星一样的姑娘,居然跟我是一对儿。

    这事让她兴奋得整宿都没睡着觉,第二天拉着我就是一番盘问,搞得我头大不已。

    九月中旬,马一岙从莽山回来,找到了我,将我给拉到了一边儿去,低声说道:“我这里有一份请柬,你要不要去?”

    啊?

    我说什么请柬?咱们这个时候,不是应该找地方缩着,韬光养晦么,去哪儿?

    马一岙掏出了,说道:“横塘老妖的六十五大寿。”

    我说不去。

    马一岙又说道:“听说,她那天准备比武招亲呢……”
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