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五章 蒋一鸣之死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一百零五章 蒋一鸣之死

2019-11-02更新

不谈唐肆元新居这边那两人是如何找邻居问询,陆林这边已经收拾好了心情,将眼泪擦干之后,直接开车,往明城回去。

两个小时之后,他回到了奥源广场的公寓里,直接往床上一趟,酣睡过去。

他昨天都没有怎么休息,所以一觉直接睡到了第二天的早晨。

当然,他也不是自然醒过来的,而是被手机铃声给吵醒的。

陆林接通电话,才知道是老大潘勇打过来的。

潘勇问他事情处理得怎么样了,陆林想了想,对他说道:“有空么,过来陪哥们喝酒……”

一听到陆林说这话,潘勇二话不说,直接说道:“行,你等着我。”

挂了电话之后,陆林拿起手机来,查看了一下信息,一个陌生的号码,给陆林来了短信。

是唐肆元的另外一个手机,开门见山就问陆林怎么把卫生间的地砖给撬开了,搞得新家一片狼藉?

唐肆元问陆林,事情到底搞定了没有?

陆林瞧见,笑了笑, 随手将这个号码也给拉黑了。

随后他起了床,洗漱之后,来到客厅,将窗帘猛地一拉,任由阳光洒落在了身上。

他伸出手来,拥抱着阳光,却感觉不到太多的温暖。

所以,现在真的就是孤家寡人一个了么?

陆林苦笑一声,这时门铃响了,他去开门,原来是通行证的快递到了。

到付。

没多一会儿,潘勇也赶了过来,问陆林到底怎么了。

陆林简单地把自己净身出户的事情,跟潘勇说了一遍,潘勇听了,跟大家的意见一样,都觉得不可思议,并且觉得陆林实在是太意气用事了,白白便宜了唐肆元和陆美娟两口子……

不过他也是很有眼色的人,瞧见陆林脸色变黑了,有些不太开心,立刻说道:“得,不说了,你高兴就行——反正你现在有了本事,也不指望着那点儿拆迁款。”

陆林说道:“喝酒喝酒……”

他张罗着要喝顿酒,大醉一场,而潘勇却说道:“喝酒可以,但别喝闷酒啊——我有个主意,你听不听?”

陆林问:“啥主意?”

潘勇说道:“我二姨夫在望口有渔船,咱们出海去,捞几网,弄点儿最新鲜的海鲜来,再加上他们那里自养的新鲜大生蚝下酒,啧啧,可比这两人喝闷酒要强了不知道多少呢……”

陆林一听,兴趣盎然,说道:“多远?”

潘勇摆手,说不远,开车过去,一个半小时吧,我现在给他电话,让他找人安排,我们到了,直接出海,行不?

陆林直接说道:“那行,愣着干嘛,走起!”

两人越说越激动,潘勇这边拿起了手机,开始打电话,而房门被敲响了,陆林过去开门,却是李闻雪堵在门口。

她过来,是问陆林情况的。

陆林没有把自己的事情跟李闻雪说,而李闻雪也没有多问,只是问他接下来要干嘛?

陆林说要跟潘勇一起去出海。

李闻雪一听,顿时就高兴起来,嚷嚷着她也要去。

陆林耸了耸肩膀,说道:“这个我说了不算,是潘勇家的亲戚……”

李闻雪立刻跑过去找潘勇——她与潘勇算是老相识,毕竟李总与潘半村是世交,儿女也都从小交往着。

潘勇他父亲的生意,还指望着李总这边关照,对于李闻雪的要求,他自然不会拒绝,当下也是一口答应下来,随后李闻雪这边给家里打了电话,李总那边得知陆林也去,当下也没有制止,只是让她注意下安全,有什么事情,一定要跟家里讲。

他对陆林和潘勇倒是挺放心的。

潘勇这边联络妥当之后,三人简单收拾一下,便直接下了楼。

车用的是李闻雪的,毕竟大G,越野性能强。

不过李闻雪不喜欢开车,让潘勇来当司机,她则坐在了后排,跟陆林聊着天。

李闻雪告诉陆林,迟文丽知道她亲手将视频删掉之后,原本郁积的心情,一下子就阳光了许多,昨天就已经出了院,另外迟文丽的家长还找了她,询问情况之后,说想要请陆林吃个饭,表达一下感谢之情……

李闻雪说到这里,笑着说道:“不过我帮你推了。”

陆林笑着说道:“还是你了解我。”

李闻雪笑嘻嘻地说道:“我当然了解你了,所以帮你把酬金给要了……”

说完,她递了一张银行卡给陆林,说道:“这里面是迟家的酬金,一共十五万——本来还能多要一点儿的,不过我擅自主张,帮着打折了……”

李闻雪告诉了陆林密码之后,跟陆林讲着当时的情况,陆林接过了银行卡来,也没有虚情假意的推诿,而是高高举起来,大声地喊道:“今天的花销,全部都算赵公子……啊,不,算我的!”

潘勇快活地大叫着,而李闻雪则吹起了口哨来。

车里充满了年轻而又快活的土嗨气氛,陆林心中的阴霾因为这一笔意外之财而消散了许多,至少没有最开始的那种难受。

无论世间如何悲惨,这日子,总也还是要继续的,不是么?

抵达望口一处渔村码头,潘勇的二姨夫早就在此等待,几人见面,简单寒暄之后,直接就开船出海去。

船上除了潘勇的二姨夫之外,还有两个帮工,因为潘勇家里的关系,这个五十多岁的汉子对潘勇还是十分热情的,方方面面都照顾周到,而到了海上之后,李闻雪饶有兴趣地跟着潘勇去看他二姨夫拖网、捕鱼和清理海获,陆林则来到了船头,看着一望无际的大海,以及连接到天际的广阔……

看着这些,陆林心中突然轻松了许多。

人在这天地间,是何等的渺小。

的确,他与自己的原生家庭有着许多的羁绊,不管是责任,也有情感的,但所有的一切,与这天地之间发生的无数事情相比,实在是没什么可说的。

人长大了,就必须得面对孤独和冷漠。

以及无所不知的利益。

众生皆苦!

并非只是他陆林一人……

于是在后半程,陆林的情绪就变得好多了,而李闻雪和潘勇两人新鲜劲儿一过,也没有了心思继续观看那些收获的渔品,而是都聚到了船头来,看着海天一色,随意地聊起了天来。

潘勇是个聪明人,知晓陆林此刻的心思和想法,所以刻意地避开了陆林家里的事儿,而是聊起了别的,从最近发生的时事,再到马上到来的大四实习,以及乱七八糟的小事儿,不知不觉,就聊到了石建豪这边来。

主要也是说起陆林经手的这几个案子。

潘勇告诉陆林,说石建豪这家伙,最近跟温甜甜打得火热,总能够从那傻白甜的富家女身上,要到不少的东西,甚至还哄骗着温甜甜去了一趟赌城玩儿,不但给他买了几双限量版的球鞋,以及名牌包包,而且据说还在赌场赢了十几万呢……

陆林听了,有些不解,说:“他能赢钱?”

潘勇贼兮兮地笑道:“谁知道是赌场上赢的,还是妹子给的啊——那家伙装可怜的本事,你也是知道的……当然,即便是赌场上赢的,本钱恐怕也是妹子给的……”

李闻雪第一次听说温甜甜和石建豪的事儿,有些不解,问道:“那家伙我见过,长得也就那样啊——再说了,温甜甜这样的家境品貌,找什么样的人不行,为啥非要找这么一个软饭男?”

她有点儿不太相信。

潘勇和陆林都笑了,然后陆林给李闻雪讲起了石建豪追妹子的各种手段和小花招来。

李闻雪听完,还是不能理解,觉得完全很尬,根本感受不到任何能够动心的地方。

潘勇在旁边听了,忍不住笑,说道:“每个人的需求不同,所以她很感动,你却无感——最主要的,是你家管得比较轻松,而温甜甜的家庭气氛呢比较严肃,再加上她哥哥这么一对比,使得她内心中可能更需要一种简单平凡的爱情,希望找一个普通老实点的人……但让她没有想到的,是石头根本不是她需要的人,只是比较会装而已……”

李闻雪很是好奇,问:“那他俩……睡了没?”

潘勇想了想,说道:“应该没有吧——不是石头不想,主要是温甜甜的哥哥,贼猛,石头要是敢动他妹妹一根手指头,估计早就被打断腿了……”

李闻雪听了,忍不住笑道:“啧啧啧,没睡,还给这么多钱,温甜甜脑子有病啊?”

陆林一脸严肃地说道:“人家那是爱情……”

潘勇却贼兮兮地问李闻雪:“雪妹妹,所以说,睡了你,就给钱?”

李闻雪“啪”的一下,拍了潘勇肩膀一下,说道:“你有主儿了,休想……”

潘勇问:“那我家二林子有机会没?”

李闻雪听了,笑了笑,却没有回答……

出海归来,一船渔获,各种各样的海鲜,陆林根本就认不过来,潘勇二姨夫家里也有类似于农家乐的馆子,直接将这些渔获挑了些品相不错的,做了一大桌子菜,还给他们弄了一箱啤酒来……

不过他却没有上桌,敬了杯酒,然后离开。

因为打算在这里住一晚,所以李闻雪、潘勇和陆林三人都没有忌口,一边喝酒,一边吃着最新鲜的海鲜,那叫一个美。

喝了酒之后,陆林的情绪也得到了舒展,特别是到了后面,三人直接在院子里,拿着那简易的卡拉OK话筒,唱起了歌来,你一首《芒种》,我就来一首《野狼DISCO》,陆林又来一首《大田后生仔》,嗨得不行,而正在陆林卖力地喊着“做人一辈子,快乐没几天,一条大路分两边,随你要走哪一边,不怕不怕就不怕,我是年轻人”时,李闻雪把他的手机拿了过来,告诉他有电话。

陆林有点儿嗨了,挥着手说不接。

李闻雪却把手机递给了他。

陆林看了一眼,是知命堂的蒋天生打过来的,而且连着打了好几次。

陆林想了想,将话筒交给了潘勇,随后来到了院子角落,接通了电话,借着酒劲儿问:“怎么了?”

电话那头的蒋天生很严肃,问:“陆首席,在哪儿呢?”

陆林说道:“在望口这边一个小渔村,跟朋友过来出海玩儿……”

他简单讲了几句,电话那头则陷入了一片沉默。

陆林感觉有些不对,于是问道:“怎么了,有事?”

蒋天生说:“我爸死了。”

*******

(明日上架)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