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九章 简单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九十九章 简单

2019-10-27更新

陆林拦住了两人之后,宣布接下来的事情,由自己来处置。

无论是李闻雪,还是田磊,这两人对于陆林一路来的表现,都为之敬佩,此刻他既然开了口,都不敢多言,如小猫一样点头,柔顺得不行。

随后陆林将田磊打去一楼外面,守在窗外面,防止那家伙狗急跳墙,直接从窗口跳下跑了去。

他还叮嘱田磊,让他一切以自己的安全为重,不要贸然冲上前去,免得受伤。

田磊不敢违背,只是问陆林需要不需要打电话叫人。

陆林很是自信地摇了摇头,说不用。

他能搞定。

田磊离开之后,陆林又让李闻雪守着楼梯口这边,不让她跟过去。

布置任务的时候,陆林显得特别严肃,语气有一种不容置疑的强硬,以及自信,所以不管是李闻雪,还是田磊,心中虽然有些不情愿,但最终还是点头应下,不敢多言。

将这两人安置妥当之后,陆林缓步朝着出租房门口那儿走去。

与李闻雪拉开一段距离之后,陆林低声说道:“你们谁,帮忙去确定一下,那个潮州炮王在这里不?”

此刻最重要的,就是确定人在不在。

人在,一切都好办。

要是人不在,那事儿可就有些麻烦……

这出租房都是铁门,一般来讲,很难确定里面的人员,好在陆林有两个阴灵傍身,这边一发话,洛晓青就动了身,直接就“进”了里面去,随后她的声音在陆林的耳边响了起来:“有四个人,三男一女,这一男一女应该是周晓生的老乡,另外两个人,有一个跟照片上的周晓生很像……应该就是他,那照片应该是修图了,本人差一些;至于另外一个,好像也是他那个圈子的人……”

陆林听到,松了一口气,说道:“这家伙在这里就好。”

随后他说道:“查一下周晓生随身携带的东西,有没有电脑之类的……”

如此又过了几分钟,洛晓青的声音传了过来:“找到了,在客房里找到了一台联想的电脑,还有四五个西部数码的硬盘,那些视频资料,应该都在这里——接下来该怎么做?”

陆林想了想,说道:“有没有办法,将迟文丽的相关视频给删掉?”

洛晓青那便沉默了一下,然后说道:“这个……工作了可能比较大……”

陆林听了,苦笑一声,然后说道:“那行吧——接下来的事情,交给你和老干部了,周晓生的老乡,和他老乡的女朋友,与这件事情无关,你们弄晕就好,另外两个……看你的幻术,到底有多厉害了……”

洛晓青说道:“你放心,我绝对不会让他好过的——对了,等弄完了,你记得进来拍一下那电脑和硬盘,这些东西,应该能够补足先前那残缺的秽气之源……”

陆林点头,说道:“好,你们处理,等弄完了叫我。”

他对洛晓青和老干部十分信任,将两位二星阴灵唤出去办事之后,走回了楼梯间这边来,唤了李闻雪一声。

李闻雪正紧张地浑身都在发抖,瞧见陆林走了回来,不由得一愣,问:“怎么了?”

陆林淡淡地说道:“在弄。”

李闻雪问:“怎么弄?”

陆林古怪地笑了笑,说道:“我感觉你还是不要知道得太多的好……”

简单一句话,把李闻雪旺盛的好奇心给直接浇灭了不少,随后她认真地打量了一眼陆林,眼中浮出了一丝敬畏来。

这个男人,当初可是单枪匹马地将她从死亡边缘拯救回来的。

他到底有多大的本事……

谁知道?

就在两人都有些沉默的时候,陆林的电话却突然响了起来。

他拿起手机,瞧见居然是老大潘勇打来的。

陆林接通电话,电话那头的潘勇有些小心地问道:“二林子,在忙呢?”

陆林忍不住笑了,说道:“忙不忙,也不耽误说话——有啥事不在微信里讲,还跟我打起了电话来?”

电话那头的潘勇不知道怎么回事,停顿了一下,过了好一会儿,方才传来他刻意压低声音的话语:“那啥,你姐夫正在我家门口呢……”

啊?

陆林愣了一下,说道:“他怎么找到你那里了?”

潘勇说道:“我之前不是去过你家吗,留了地址——你是不是告诉你家里人,在我家这儿打工呢?”

陆林听他这么一说,顿时就明白了,说道:“我知道了,他都跟你说了什么?”

潘勇说道:“也没说啥,就是想要找我帮忙,想联系上你……”

陆林今天重新手机连线之后,把家里所有人的联系方式都给拉黑了,本以为能够消停一段时间,没想到他姐夫这么有执行力,直接跑到了明城这边来,还找到了潘勇……

陆林揉了揉太阳穴,然后说道:“我家那堆破事,估计你也知道一些,对不住了。”

潘勇笑着说道:“唉,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,我家这儿,老爹不还有几个小妈么……唉,只能说理解万岁了……”

陆林沉吟了一番,知道自己就这么晾着姐夫唐肆元,指不定他还能够干出什么事情来。

而且这件事情,终究还是要解决的,毕竟抛开他姐姐、姐夫不说,自己的父母,又或者说是大姨大姨夫,对他还是有着养育之恩的。

不管怎么说,他都不能抛下不管。

这般想着,陆林对电话那头的潘勇说道:“这么的,你跟我姐夫说,我明天会回阳城去,帮他处理好所有的事情,让他不要再去堵你了——另外我最近会想办法,让知命堂这边帮我做户口转移的,让他把这件事情跟我姐姐说一声……”

他简单吩咐一遍,潘勇问:“你要不要亲自跟他聊一下?”

陆林拒绝了:“算了,他是跑销售口的,舌灿金莲,死的都能够说活过来,我实在是不想应付……”

有的人,你直面不了,那就尽量不要去多做接触,不然很容易会被自己当时的观感给骗到。

陆林姐夫唐肆元,差不多就是这样的人。

挂了电话之后,旁边的李闻雪小心翼翼地问道:“你跟你家里闹翻了?”

陆林脸上挤出了几分笑容来,说道:“差不多吧。”

李闻雪问:“有什么不开心的,说来给我听吧……”

陆林却是眼皮一翻,说道:“没有。”

他不是那种见人就哭诉、宣泄委屈的弱者,自然也没有必要在李闻雪这边去哭诉衷肠,只不过电话打完,心中莫名就有一股说不出来的怒火,而这时耳边正好传来了洛晓青的声音:“搞定了,过来吧。”

陆林对李闻雪古怪地笑了一下,说道:“走吧。”

他带着李闻雪穿过长长的走廊,最终来到了那间出租房的门口,用不着推门,那铁门就直接打开了,陆林率先走了进去——这是两室一厅的格局,很简陋的出租房装修风格,客厅的简易餐桌旁趴倒了两个人,分别是周晓生与他的同伙,至于这房间的主人,则被送到了卧室的床上休息了……

陆林和李闻雪走进来的时候,客厅里一片狼藉,那餐桌被掀翻了,上面的汤汤水水洒落在了周晓生和另外一个家伙满身,而这两人趴在地上,浑身都在抽搐着,一个人正在做疯狂伏地挺身的动作,瞧那架势,似乎对地板产生了浓烈的兴趣,非要将地板弄出一个洞来不可,而周晓生则凄惨一些,他全身蜷缩一处,仿佛瞧见了某种极为可怕的东西,口中发出了宛如小猫一般的喵呜声,里面似乎又充满了极致的歇斯底里……

很显然,洛晓青正在给他们加料,让他们感受到《河伯幻术-残篇》的恐怖。

李闻雪瞧见这一幕,心中震撼,又有些惧怕,拉着陆林的胳膊,低声说道:“他们这是怎么了?”

陆林也不知道这两人到底经历了什么痛苦,只是淡淡地说道:“多行不义必自毙,不必害怕……”

他这般随口应付着李闻雪,随后在老干部的指点下,将地上一个被解开了锁的手机捡了起来,递给了李闻雪:“迟文丽的小视频应该在这手机里,你找一下,然后把它们都给删了……”

李闻雪听了,赶忙接过了手机来,而陆林则一转身,进了客房去。

他趁着李闻雪在全神贯注地找手机,拿出了自己的手机来,对着床上的背包,以及旁边的箱子拍了照。

这里面有电脑,还有硬盘……

里面有不知道多少G的视频资料,而这个,正是补足先前那秽气之源的残缺部分。

陆林将其拍了下来,随后在手机里一通操作,将其合拢完整之后,低声说道:“这两个家伙,都干了些啥事儿,够刑法么?”

洛晓青当下也是简单说了一些,陆林听完,毫不犹豫地拿起了手机来,然后拨通了一个号码:“喂,马队吗,我陆林啊,这里碰到一点事儿,想要跟你汇报一下……”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