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二章 膈应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九十二章 膈应

2019-10-20更新

陆林听完,满脸诧异,问:“他们不是搬新家了吗,怎么又出事了?”

父亲却没有跟他解释什么,直接甩了一句话过来:“现在人已经在区医院了,你赶紧过来吧——我不管你现在在干嘛,人在哪里,要么就赶紧过来,要么就永远都别回来了……养你这儿子有什么用?有事的时候,永远都指望不上……”

他一通骂骂咧咧之后,直接撂倒了电话,弄得陆林听了一脸懵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要说心里没气,那肯定是不可能的,但陆林能够感觉得出电话那头的父亲此刻焦急的心情,当下也是洗了一把脸,随后给母亲打了电话过去。

母亲那边虽然急躁,但好歹还是把情况跟他说明了清楚。

原来出事的,并不是他姐姐和姐夫,而是姐夫的父亲,以及外甥乐乐,还有姐夫的小老弟唐肆武。

至于是什么事儿呢?

母亲的说法让陆林听得一脸懵逼——新房闹鬼!

什么鬼?

陆林听到这说法的时候,只感觉满脸错愕,不知道该怎么说起,但随后听到母亲的讲述,才知晓事情的严重性——他外甥乐乐给吓得口吐白沫,不断抽搐,人已经昏迷不醒了,而他姐夫的父亲也是一样,心脏病突发,现在能不能抢救回来还是两说呢,至于那个小老弟还好一些,就是疯疯癫癫,满口胡话,不知道在扯些什么……

听完这些,陆林沉默了一下,说道:“好,我马上赶回来。”

他挂了电话,沉思了一会儿,然后找到了正在舞池里面蹦跶的李闻雪,跟她简单地讲明了此事,李闻雪听了十分激动,说道:“我跟你一起去?”

陆林此刻满头烦恼,哪里敢让这姑奶奶加进来添乱,坚决不肯。

李闻雪并不是那种撒泼打滚、死缠烂打的性子,瞧见陆林拒绝得这么肯定,也就没有再说,而是问道:“这大晚上的,你又喝了酒,怎么过去?”

陆林想了想,说道:“我叫个滴滴,或者打个的过去就行了。”

李闻雪却说道:“这样,我让我们家司机送你过去。”

陆林摇头拒绝,而李闻雪却没有理会他,直接发了微信,没一会儿,就对他说道:“行了,司机五分钟就过来了,我们出去吧。”

瞧见她都安排妥当了,陆林也没有再矫情拒绝,而是说道:“那好,等我回来,请你吃饭……”

李闻雪笑着说道:“行吧。”

两人出了酒吧,来到外面街前,没等一会儿,李家那辆黑色埃尔法就开了过来。

司机还是之前那司机,陆林也认识,上了车,跟司机师傅说了一声感谢,而李闻雪则与师傅交代两声之后,朝着陆林挥手告别。

车子启动了,司机问了一下陆林具体的地址,陆林将医院跟他说了,司机师傅表示知晓,让他先躺着睡一会儿,等到了地方之后,会叫他的,用不着担心……

陆林也的确是有一些累了,所以没有跟师傅多做客气,闭上眼睛假寐起来。

这埃尔法的第二排座椅当真舒服,跟航空头等舱一样,陆林不知不觉间,直接就睡了过去。

等到了地方,陆林被叫醒的时候,差不多已经快两点钟了,他揉了揉眼睛,然后从钱包里摸出了五百块钱来,递给了司机师傅。

那司机不肯收,说他这是老板的任务,用不着陆林出钱。

陆林不管这些,塞在了他手里,说道:“李家是李家的,我这个是请师傅您喝早茶的,不一样。”

给了钱,陆林下车,然后进了医院,随后给母亲打了电话过去。

母亲给他在电话里指挥一通,陆林终于找到了病房,到了地方,瞧见姐夫和母亲在病房门口的长椅上坐着,一脸沮丧的样子,于是上前去问道:“其他人呢?”

母亲说道:“你姐在儿童病房那边照顾乐乐,另外你爸他们在看着肆武……”

陆林问:“到底怎么回事呢?”

母亲摇头,表示她也不是很清楚,而陆林则回过头来,问起了他姐夫。

他姐夫一直抱着头,很是苦恼的样子,仿佛整个人都不在状态,一直等到陆林问他,方才抬起头来,一脸懵懂地说道:“啊?二林子来了啊……”

陆林又重复了一下问题,他姐夫犹豫了一下,方才说道:“就是闹鬼呗——妈的,之前的时候我就觉得不对劲儿,一直犹豫来着,结果你姐就贪图便宜,一直催着我下定金……结果现在好了,三个人都住进了医院,你说说,这医药费得多少啊?”

他气得长吁短叹,愁眉不展的样子,让陆林有点儿不忍,于是说道:“到底是怎么个见鬼法?姐夫你能跟我具体地讲一讲吗?”

陆林是有心帮忙,毕竟这事儿正好就是他的专业,如果能够帮忙解决问题的话,也是顺手为之。

毕竟这事儿折腾的,不光是姐姐姐夫一家,陆林自己父母,这半夜三更的,不都还在这医院里守着吗?

虽说父亲对自己横挑鼻子竖挑眼的,但陆林终究还是不希望他们受苦受累。

然而姐夫却以为陆林这是“幸灾乐祸”的猎奇呢,有些不耐烦地说道:“唉,这件事情说来话长了,一时半会儿讲不清楚……我已经托关系找了人,等到早上人家来了,应该就清楚了……”

陆林瞧见他这含含糊糊的态度,感觉自己马屁拍在了马蹄上,也没有再去揭姐夫的伤疤,而是说了一句,然后去儿童病区看望乐乐。

他到了儿童病房这边,碰到了姐姐以及姐夫的大姐,姐姐这才拉着他哭诉,说起了事情的前因后果来。

他姐姐这么一聊,陆林方才知晓,事情可能真的出在了那新宅上面。

他姐买的这房子,说是新宅,其实是二手房。

不但是二手房,而且还是凶宅。

死过人那种。

为什么要买这房子呢?

按照陆林他姐的说法,是他姐夫觉得那套房子无论是朝向,还是面积,都实在是太好了,而最重要的,是比市价足足便宜了二十万——这样的价格,足以让人忘记所有的不利因素……

包括这房子其实是凶宅。

听完之后,陆林真的有点儿无语。

当真是“不是一路人,不进一家门”,他姐姐、姐夫这两人别的不行,甩锅当真是一流的,一出事儿,立刻往对方身上泼脏水,那叫一个利落——还好当时看房的时候,他没有去瞎掺和,要不然这口黑锅,说不定能够扣到他脑门上面来。

陆林又问起了相关细节来,他姐听了,忍不住问道:“你打听这些干嘛?”

陆林立刻“无中生友”起来:“我有一个我朋友,他家里懂这个,所以我问一问,回头让他家里人帮忙看一看……”

听到这个,他姐姐终于认真了,使劲儿想了一下,然后耐着性子跟陆林简单勾勒了一遍昨天的情形。

昨天办完入伙酒,收拾完东西,差不多已经到了晚上九点多,随后她带着一家子人,浩浩荡荡地去了新居,准备暖屋过夜,因为家里人实在是太多了,她也是忙活许久,结果十一点多,大家刚刚消停下来,突然间就闹了起来,一会儿这个屋子发疯一样大吼,一会儿公爹又心脏抽搐,口吐白沫,回头她儿子又出了事儿……

反正就是一通折腾,然后大家伙儿七手八脚,将人给送到了医院来。

至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,她其实也不知道,就听到她老公的小老弟在那里胡乱叫着,说什么“有鬼,有鬼”和“别过来”……

听完这些,陆林沉默了一会儿,点了点头,说道:“没事的,没事的……”

他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对方,而姐姐打量了一眼他,却突然间说道:“二林子,听说你放暑假了,在明城同学家打工,挺能挣钱的,你能不能借给姐姐五千块啊?姐姐这不是刚刚买了房吗,结果家里突然间三个人住院,实在是手头紧……”

陆林瞧见姐姐眼睛红肿,脸上满是泪痕,不由得心头一软,说道:“好,我去取钱……”

他转身下楼,走过长廊,左右无人,他便开口问道:“怎么样,感觉到气息没?”

他这般无头无脑的话语,寻常人只以为是精神病,但洛晓青却立刻回答:“人都没有见着,哪里能够知道?”

而老干部却说了另外一件事情:“财不外露,这事儿你不懂?”

陆林停下了脚步,愣了一下:“啊?”

随后他说道:“我姐不是说没钱交费吗,所以我就垫了点——再说了,五千块钱,对我而言,也算不得什么。”

陆林现如今的收入还算不错,如果每年能够做几个大单,堪称金领,所以对这点钱倒也不太在乎,然而老干部却洞悉人性,跟他分析道:“你姐刚刚摆了入伙酒,收了那么多的礼金,你觉得她会没钱吗?她只不过是在算计你,想看看你在明城能不能挣钱而已,现如今你这么爽快地拿了出来,她心中有了计较,回头就会继续摸底……”

听完老干部的话儿,陆林的心中不由得一阵冰寒——都到这个时候了,他姐姐还有这样的心眼,着实是……

有些可怕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