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章 偷户口本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九十章 偷户口本

2019-10-18更新

唐肆武大骂一通之后,气呼呼地跑了回来,他哥唐肆元问:“哎呀,你不是说跟陆林上网去了吗,怎么又回来了?”

唐肆武一脸气愤地说道:“上个屁的网啊,他出了巷子,一招手,直接就上了的士,一溜烟不见了——哥,你家这小舅子是真的有钱,出门就坐的士,啧啧啧,这派头,就跟一老板似的……这打一回的,能上一宿网吧呢,他不是大学生吗,怎么会这么有钱?”

唐肆元尴尬地笑了笑,随后回头过来,看着妻子。

陆林姐姐听了也忍不住抱怨起了父母来:“爸、妈,你看我和肆元为了这个家,辛辛苦苦,起早贪黑的,不知道受了多少罪,二林子倒好,一点儿不领情不说,反而活成了一个少爷,整天双手插兜,以为自己是有钱人家的小孩呢。不是我说啊,这男孩子,都说一定要穷养,更何况他这情况,不一定什么时候就飞了……”

她如此一番唠叨,陆父受不了了,说道:“我们最近都没给他钱了啊。”

陆母则说道:“对,这几个月,都没有给他钱了——他现在不是在同学家里打工吗,说不定挣了点钱……”

唐肆元听完,笑着说道:“二林子能挣钱了啊?真厉害啊,现在就已经不要家里钱了,挺不错的——小武,你瞧瞧人家,再瞧瞧你,你羞愧不?”

他依旧是一副姐夫老好人的口吻,然而却直接将陆林给定性为“不要家里钱”的情况了。

陆林姐姐与他本是夫妻同林鸟,哪里不知道接这茬,立刻说道:“对呀,他不要家里钱了?这挺好!就是不知道他这兼职工作能长久不?要是能够一直挣下去的话,有了固定收入,回头倒是能够让他拿出来补贴家里,我和肆元也能够尽快把贷款还上呢……”

陆林母亲有些不忍,说道:“想什么呢,他就算是有点收入,也拿不出钱给家里啊——明城的物价比咱们这儿更贵,他一个人,也挺辛苦的……”

一堆人唠叨着,而身为讨论中心的陆林,此刻已经找了一家五星喜来登酒店,办理了入住。

当然,自己出钱的话,他还做不到去定个总统套房那么骚包。

到了房间,陆林洗过澡,来到了窗前,从这边的角度,能够瞧见不远处自己家那位于城中村西角的小楼。

那城中村灯火通明,因为地理位置还算便利,离几个中心区都近,这个城市里许多的打拼者都会前往此处租房,所以造成了这边畸形的繁荣,而据说这边很可能要拆迁了,一旦拆迁,村子里的老少爷们,必将成为百万富翁、千万富翁,甚至家里楼房多的,极有可能上亿……

但这消息不知道传了多久,却一直都没有敲定下来,让人望穿秋水,甚至还有人死不瞑目。

姐姐之前也在等着,但最终还是没有等到,这才去买了房……

姐姐……

陆林忍不住想起了少年时代的姐姐,那个时候的她还没有现在这么胖,身子还是十分苗条的,虽然脾气急躁,待人刻薄,但对他这个弟弟,大体还是比较维护的,他小的时候被人欺负了,他姐姐还会帮他出头,去找街上的大哥过来摆平……

然而现在,他再也感受不到那一丝丝的亲情了。

这,到底是怎么回事?

陆林有些憋屈,忍不住唤出了洛晓青和老干部来询问。

三人聚于一处,当着这两位阴灵的面,陆林也没有什么可以隐瞒的,当下也是将自己家里这情况与两人聊起,随后说出了心中的疑问。

洛晓青知晓一些,不知道该如何发言,而老干部则是一脸懵逼。

他说道:“我听过什么扶弟魔,什么重男轻女之类的,各种狗血事情都有,这毕竟是咱们国家上千年来的封建陋习,一时半会儿也改不了了,但像你这样的情况,还真的是少见得很——难道是你做了什么对不起家人、伤天害理的事情?要不然怎么会是这样呢?”

陆林苦笑着说道:“来,我对天发誓——我绝对没有对家人做过任何坏事,一桩一件都没有!”

老干部不解:“那到底是为什么?”

陆林说道:“我母亲的说法,是我上大学之后,就很少有给家里打电话,也没有再怎么关心过他们,并且放假了,也很少回去……”

老干部点头,说道:“可能是吧,你父母现在的年纪也慢慢老了,需要更多的陪伴。”

陆林却忍不住说道:“不是我不打电话,是每一次打电话,都会训我一顿,最终不欢而散,放假回家呢,也是鼻子不是鼻子,脸不是脸的,各种让我难受……你说说,老这么搞,我哪里受得了?”

老干部听完陆林的诉苦,有些无奈了:“这么恶性循环,的确是有些问题——唉,我还真的没有碰到过这样的事情……不过呢,天底下哪里有不爱自己子女的父母?等你家里人少了,你找时间,跟父母好好沟通一下吧……”

见多识广的老干部也没有了招。

好在陆林只是心里郁闷,此刻跟两人说说,发泄一通就舒服多了,也没有再多郁闷。

晚上的时候,蒋天生打了电话过来,问起陆林情况。

陆林告诉他自己回了阳城,问他什么事。

蒋天生让他有空的话,去办一个港澳通行证,毕竟这一次虽然不去,但有的业务,很有可能会去那边,所以常备一个,会比较方便一些。

陆林听了,表示没问题。

随后两人又聊了一会儿,蒋天生得知陆林住在酒店里,立刻表示让他把发票开了——事务所对他有报销定额的,所以这个开了发票,到时候找文员报销就行了。

对于这个,陆林心中挺开心的,虽说他不缺这点钱,但蒋天生这么说,也是对他的尊重。

特别是他在家里的遭遇,与之对比,着实是让人有些暖心。

打过电话之后,陆林躺在床上,研究了一会儿手机里的阴阳鱼软件,随后便睡了过去。

次日早晨,虽说老干部有了秽气之源的权限,没有再闹什么幺蛾子,但陆林还是很早就起了来,去吃过了酒店早餐之后,他又去附属健身房跑了一个多小时的步,还做了一些力量锻炼,发现自己的体能,比之前的自己,已经大大不同了。

虽然没有满身的腱子肉,但陆林的身体素质,绝对不比那些长期健身的猛汉差多少……

对于这个改变,他本人还是挺高兴的。

除了高兴之外,他对于这个神秘的阴阳鱼APP,越发地好奇了起来。

这玩意能够抓住阴灵,已经算是很可怕了,居然还能够改变人的身体素质……

这么强的东西,到底是谁把它制造出来的?

另外这世间,除了他之外,还有没有人拥有这个?

那些人,又是怎么利用这玩意的呢?

会不会已经有人通过这个APP,变成了很厉害、很牛逼的大神了?

一想到这些,陆林的心中,就充满了好奇,又不知道该怎么去做。

毕竟生活又不是游戏,没有游戏攻略可以查看。

他说到底,还是一个没啥野心,就想着安安分分过小日子的普通大学生而已。

陆林将自己弄得满身大汗,回房洗漱过后,退了房,然后返回了家里来,想着趁着无人查看的空隙,将户口本带走。

至于姐夫他们这新房入伙的事儿,他根本就懒得去关心。

不是他心冷,实在是受了太多的伤害。

陆林这边回到家,发现自己回来得正是时候——父母都不在家,据说去采买食材去了,姐夫也不在,只有姐姐和姐夫老家来的一堆人,而姐姐领着几个同事,还有一些街坊张罗着,在街巷斜对面的小食堂准备晚上的酒席。

之所以选在那儿办入伙酒,而不是饭店,按照姐夫他们的说法,叫做“小食堂那位大厨的厨艺高超,绝对的非物质文化遗传”。

但陆林却知晓,主要也就是图便宜。

毕竟他们张罗这一顿酒,主要的想法是收礼金,自然是开源节流,越省越好。

陆林回到家时就跟姐姐打了一照面,姐姐让他去小食堂帮忙,陆林应了一声,却没有动,等姐姐带着人离开了,他扫了一眼客厅里看电视的姐夫他们家人,便一转身,进了父母房间。

父母将户口本放哪里,这事儿陆林自然不知道,不过也用不着他操太多心,进屋之后,直接唤出了洛晓青来就行。

至于老干部,这老哥架子大,不屑于干这种偷偷摸摸的事情。

洛晓青花了十几秒钟的时间,锁定了那户口本在衣柜顶上那樟木箱子里,于是陆林便爬了上去,将木箱子取下来,随后开始翻找。

很快,他将户口本拿在了手中,正准备将箱子放回去,却听到门口传来了母亲的惊呼:“二林子,你在干嘛?”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