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一章 恢复清澈的臭水沟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四十一章 恢复清澈的臭水沟

2019-08-30更新

还别说,李闻雪绝对是练过女子防身术之类的,这一招直攻要害,又准又狠,直接将陆林弄得有点儿崩溃。

那种酸爽,真的只有亲自承受,方才会有所感触。

陆林这边忍不住大叫了一声,门外神经绷得紧紧、忐忑无比的李总听到,顿时就受不了了,将门一推,好几个彪形大汉挤进来,而李总也装模作样地问道:“怎么了,怎么了……”

结果他瞧见自己女儿生龙活虎地站着,反倒是陆林捂裆倒下,顿时就惊讶得话都说不出来了。

而李小姐在这陌生环境中,瞧见父亲进来了,安全感大增,立刻委屈地冲李总喊道:“爸爸……”

身为女儿奴的李总听到,心都软了好几分,不过随即又反应过来,一脸惊喜地看着李闻雪。

她,恢复了?

李闻雪跑到了李总跟前来撒娇抱怨,而李总的心中则满是狂喜,问半蹲在地的陆林。

陆林给予了确定的回答,随后有些痛苦地说道:“您女儿,反应有些过激……”

李总有些尴尬地说道:“她、她是跆拳道黑带……”

他弱弱地说了两句,随后瞪着在跟前撒娇的李闻雪,跟她解释几句之后,让她给陆林道歉。

李闻雪听到那个蹲在地上、看上去不咋地的小年轻,居然是这么一个身份,将信将疑地看着,却并没有说出半句软话来。

陆林也没有跟一个女孩子计较太多,抽着凉气地说道:“这个,能帮我叫一下医生吗?”

李闻雪在李总面前看着像个人畜无害的乖乖女,但刚才飞出的那一脚,却绝对是实打实的,没有半分保留,显得一副不怕事的样子……

只不过,您不怕事归不怕事,但好歹也得将事情弄清楚啊?

陆林感觉自己真的是倒了血霉,虽说李总这样的大人物都在自己面前好言好语,赔礼道歉,让他没办法发脾气,但对于李闻雪的观感,却直接降低到了冰点去。

而李总瞧见陆林是真的伤到了,所以也没有再多说什么,赶紧让手下去叫医生过来。

没多一会儿,医生过来了,居然是个妹子,而且还是个年轻漂亮的美女。

李总有些不高兴,让有经验的老医生过来,跟在那女医生后面的护士立刻说这位是从美国留学回来的孙琦医生,副主任级别的,在这方面是专家来的。

听到这些,李总方才脸上放缓,与孙医生交代了两句。

那孙医生人看上去有一些冷,刚才李总质疑的时候,她没有说话,而此刻李总招呼寒暄时,也只是不冷不淡地应付两句。

李总的身份,孙琦医生这边肯定是知晓的,不过即便如此,她也没有表现出多少热情来。

这边简单聊过之后,开始清场。

包括李总在内的所有人都得离开,房间里就剩下三个人——陆林,孙医生和那个帮孙医生解释的小护士。

一男两女。

夜勤病栋?

想多,面对这样的情况,陆林此刻剩下的除了尴尬,还是尴尬,特别是当孙医生换上了橡胶手术套,冷冰冰地让他脱裤子的时候,陆林简直都要崩溃了,强忍着疼痛问对方,能不能申请一下,换个男医生什么的。

小护士立刻给陆林讲了一通“医生面前,人人平等”的道理,又鄙视了一下陆林作为当代年轻人,思想居然如此陈腐……

她说完这些,孙医生只是眨了眨那双好看的丹凤眼,长长的睫毛微微抖动,淡淡说了四个字:“放心,很快。”

很快……

陆林心中吐槽着,不情不愿地配合,结果孙医生果然很快,十几秒钟之后,就让他穿上了裤子,面无表情地说道:“问题不大,十二小时内定期进行冰敷,收缩血管,另外开点儿止疼片,等过完这段时间再检查……”

她轻描淡写地给小护士交代几句之后,转身就出去了。

陆林:呃……

很显然,孙医生似乎对于这样的小病症见怪不怪,并没有让陆林去做彩超之类的大检查。

而且她似乎对门外李总那一帮人有些反感,觉得过于大惊小怪了。

门外李总那边得到了交代,知晓陆林这边需要静养之后,让保镖们都留在外面,带着女儿进来,先让李闻雪道歉。

李闻雪支支吾吾地与陆林道了歉,不过大概知晓陆林这个伤情应该不会影响太多,所以态度也就敷衍了事,而随后,李总对陆林说道:“你今晚先休息,养好伤情,等明天我再过来看你……”

他说完这些,院方来了给陆林冰敷的人员——大概是应了陆林的要求,这回来的是个男护工。

李总提出了告辞,陆林这情况也没办法去送,招呼了一声作罢。

护工帮陆林做了冰敷之后,交代几句就出去了,陆林则拿出了手机来,责备洛晓青为什么不施展“护主”功能。

洛晓青听了翻白眼,告诉陆林,在没有感受到阴灵对抗的时候,她一般是不会主动激发的。

得。

听到这解释,陆林也是很郁闷,不知道该如何说起。

而这个时候,洛晓青又适时说道:“如果我成为二星阴灵,获得更多权限的话,到时候就可以保你平安了。”

说到底,她还是眼馋陆林新拍下的“翠岗河”秽气之源。

这会儿,陆林居然有了一种千万富翁将死,被子女觊觎家产的感觉。

他这老父亲的心情啊……

不过这一次对抗石小川,洛晓青是出了大力气的,而且洛晓青现如今是自己的阴灵,她厉害了,自己也能够水涨船高不是?

所以陆林给洛晓青开放了那一份秽气之源的吸收权限。

这边刚刚聊完,病房门口又被人敲响了。

这回来的,是傻强。

强哥先是向遭受了无妄之灾的陆林表达了慰问,随后委婉地询问,什么时候能够帮那两个还在昏迷之中的保镖除一下邪?

看得出来,傻强能够做到“大哥”这级别,还是有一定担当的。

所谓“除邪”,不过就是念一套“净心神咒”而已,陆林只是蛋疼,并不耽误嘴,所以当下也是很爽利地表示,说现在就可以,傻强听到,很是高兴,同时也知晓陆林着实是给了面子,跟陆林郑重其事地表示:“我交你这么一个朋友了,以后有事,尽管吩咐……”

陆林谦虚两句,也没有多说。

他知晓,傻强此刻与他来往,都是因为李闻雪的事儿,看着李总的面子。

一般来讲,如果此事了结,双方可能就再无交集。

而如果能够与傻强这样一个明城地头蛇搭上关系,不管怎么说,都是一件不错的事儿。

这边聊过之后,傻强叫人将那两个昏迷的保镖用推车弄了过来,陆林当着傻强的面,对这两个保镖持咒驱邪。

而这从APP里流传出来的“净心神咒”果然厉害,简直就是立竿见影,两人立刻就清醒过来。

与李闻雪不同,这两人态度好了许多,千恩万谢。

弄得七七八八之后,傻强瞧见陆林疲惫不已,也没有再作打扰,告辞离开。

陆林忙碌这两天,的确是身心俱疲,当下也是没有再管其它,跟护工要了一个充电器,给手机充上电之后,闭上眼睛睡去。

他睡得很熟,中间护工断断续续换过几次冰敷,但他都没有醒过来,呼噜噜地睡着。

不知道过了多久,陆林迷迷糊糊地听到有动静,他艰难地睁开了眼睛来,瞧见病房门口是开着的,门口拦着一个人,看背影像是李总的保镖王铁柱,而他前面,则有好几个中年男女,正在那儿低声说着话呢。

陆林睁眼打量了一下,喊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王铁柱回过头来,开口说道:“是南方石油的人过来了,是一个姓高的处长,说是要找你……”

南方石油,高处长?

陆林简单一思索,立刻就琢磨出来了,开口说道:“让他们进来吧。”

门外几个中年男女走了进来,其中一个戴着眼镜,感觉像是个高知的男人对陆林说道:“陆林同学,我们听马队长说……”

他话还没有说完,陆林便说道:“几位是高岩、李博渊的家长吧?”

高岩、李博渊,便是之前石油村失踪的那两个人。

现在想来,昨天持刀袭击陆林的,便是这两个,也被擒住,随后送到了医院来。

果然,那男人点头说道:“对,我姓高,高明远。”

陆林说道:“高处长,事情我都知道了。这样,你们把高岩和李博渊送过来吧,我帮他们辟邪招魂——不过记住,一个一个地送,屋子里不要待其他人……我因为行动不便,所以叫的话,你们就开门,送下一位,行么?”

高处长本来对陆林这边的事儿将信将疑,但瞧见他这般淡定自信,也不敢多疑,点头应下。

随后陆林相继帮着那两个人还了魂,过程自不必言,总之瞧见自己儿子非常神奇地苏醒过来,把他们的家长给惊喜得不行,对着陆林一阵千恩万谢,还递了名片过来。

陆林简单应对几句,等护工来了,这些人才散去。

送走客人,陆林拿起手机来,才发现忙活这么久,也才早上七点半。

而手机上,有好多的消息过来。

他打开了老大潘勇发的,瞧见他发了好多信息,还拍了七八张图片。

图片上面,是一条清水河。

然而潘勇却告诉他,这条看上去清澈无比,还有许多野花青草的小河,居然就是昨天陆林在里面翻滚、满是污秽的翠岗河。

那不知道花了多少钱和时间,都没整治过来的城中小河,竟然在今天早上,变成了这么一副清澈模样。

如同神迹一般。

潘勇大概知晓一些消息,在微信那头对陆林一阵叹服,惊为天人一般。

而陆林实在有一些懵,并没有回复潘勇,而是拿起了手机,问了洛晓青,结果洛晓青告诉他,说这一次的秽气之源,比之前的要浓郁十倍,想必是把那翠岗河的污秽,给吸收了大半……

所以才会如此。

陆林有些无语了,而这个时候,病房的门又被敲响了,随后门口保镖将门打开。

有一个脑袋,从门外探了进来。

温小涛?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