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一章 巫棍南华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五十一章 巫棍南华

2017-12-20更新

  鼠王,这可是鼠王啊!
  
  我感觉在场的所有人,估计都跟我是同样的一个想法——那就是刚才的一切,仿佛都只是错觉而已。
  
  纵横东南亚、港澳台不知多少年的鼠王,能够在天机处眼皮子底下弄出这么大的事情来,还安然无事的鼠王,居然就这样,给一个过路的不速之客敲破了脑袋……
  
  这事儿,你他妈的是逗我呢?
  
  难道,这是鼠王的幻术,就是为了迷惑那神秘男子而弄出来的么?
  
  想到这里,我下意识地往旁边滚去,却瞧见汤洲明等人已经朝着这边扑了过来,而那个黄皮子夜行者也是一声厉喝,纵身而下。
  
  这帮人也觉得这事儿不太可能,所以想要配合着鼠王过来,对那突如其来的闯入者,完成击杀。
  
  然而事情,真的是这样么?
  
  只见神秘男子伸手过来,一把抓住了我,将我往后猛然甩去,然后往后退了几步,这才说道:“诸位,我与你们,往日无仇近日无冤,不想与各位有太多纠缠,你们若是现在走开,我可以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过,不然,以我的脾气,不会给你们第二次的机会……”
  
  他说着这话儿的时候,那帮人也是杀气腾腾。
  
  他们大概是觉得自己占了有人多的优势,再加上有一个凶名赫赫的鼠王,还有尚良以及一直没有现身的格瑞拉在,胜算很大,所以完全没有管神秘男子的劝说。
  
  不但如此,他们还无比凶猛,各种手段,轮番而上,看得不远处的我都忍不住心惊胆战,替那男子担心。
  
  不过很快,我发现这个留着络腮胡的神秘男子,显然用不着我来担心。
  
  他扬起了手中后的熔岩棒来。
  
  那熔岩棒没有受到我妖力的激发,也就是一根普普通通的棒子,看不出什么厉害的地方,但是在他的手上,仿佛那乐团的指挥棒一般,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艺术之美。
  
  是的,从我的角度望过去,那神秘男子的一举一动,都充满了力学的美感。
  
  就仿佛是国画大师在作画,书法大师在落笔。
  
  张大千、齐白石,又或者千年前的王羲之,一种技艺达到巅峰状态时,近乎于“道”,顿时就有了一种惊人的美感。
  
  当然,这个也需要懂行的人才能够感觉得出,就比如再好的画,譬如《蒙娜丽莎》,对我这种没有任何油画审美基础的人来说,衡量它价值的,恐怕除了金钱,也没有其它方式了。
  
  而这位神秘男子的棍棒之法,在并不了解这手段的人眼里,恐怕也是如此。
  
  正是因为并不了解这神秘男子的厉害之处,使得汤洲明等人虽然有些忐忑,但还是怀揣着无知者无畏的架势,朝着他发动了宛如潮水一般的攻击。
  
  一开始的时候,神秘男子还只是尽力抵挡,不与人太多冲突,然而到了后来,他的脸色终于变得有些不太好看了。
  
  那帮人,出手狠辣,招招致命,完全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。
  
  看得出来,他们的杀意非常浓烈。
  
  所以在一瞬间,那个神秘男子一直处于收敛状态的架势,骤然展开。
  
  他的脚步在不停变换着,踩着某种节奏,人影在一瞬间化作无数——我听出来了,这脚步的节奏,是“将军令”。
  
  孔雀开屏什么样?
  
  我以前没有见过,但是此时此刻,脑海里面,却骤然浮现出了这么一个形容词来。
  
  一根棒子,化作两根棒子,化作三根棒子。
  
  然后,漫天的棒子出现在了那人的跟前,充斥在了我的视线之中,随后我听到有人惊声叫道:“我的天,鼠王是真的死了,啊……”
  
  那人的声音戛然而止,因为他已经步入了鼠王的后尘。
  
  而下一秒,漫天棍影,骤然收缩。
  
  场中只余两人,便是那妖艳少妇,与青涩的少女,两人大汗淋漓,仿佛刚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般,然后胸口不停起伏,显然是被刚才那激烈的战斗给吓到了。
  
  当然,除了激烈到让人战栗的棍法之外,还有的,就是她们同伴的尸体。
  
  无论是汤洲明,还是那个黄皮子夜行者,又或者其他人,都已经躺倒在了地上,再也没有能够爬起来。
  
  神秘男子果然兑现了他的承诺。
  
  他不会给对方第二次机会。
  
  果断,狠决。
  
  滴滴答答……
  
  熔岩棒的顶端,有鲜血低落下去,落在地上的血泊之中,因为场面骤然变得寂静起来,所以我居然都能够听得清楚。
  
  两个女人,脸色难堪,身体僵直,动也不敢动。
  
  我这个时候,方才明白刚才鼠王为什么一点儿反抗或者躲避都没有,就给那神秘男子给一棒子敲死了。
  
  最主要的,是这个男人在决意战斗的一瞬间,就将意志锁定在了鼠王的身上。
  
  那意志如同沉重的山峦,压在了鼠王的身上,和他的精神之中。
  
  这情况,让他在那一瞬间,来不及做出太多的反应来,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,自己的脑壳,都已经跟熔岩棒敲碎了,脑浆流出,哪里还能够动弹?
  
  而此时此刻,那两个女人一动也不敢动,也是因为如此。
  
  我从未有想过,一个人的精神意志凝聚至巅峰状态,能够有这样强大的压制效果。
  
  场面沉寂了半分钟,那神秘男子终于开口了。
  
  哦,不对,他说的,是腹语:“你们走吧,对于女人,我能不杀,尽量不杀。”
  
  啊……
  
  两个女人此刻的精神状态已经陷入了崩溃的边缘,听到这话儿,忍不住尖叫起来,紧接着朝着来路奋力狂奔而去,仿佛这个长相粗犷却面相温和的男子,如同魔鬼一般。
  
  我瞧见那两人逃离,有心上前去阻拦,但感觉浑身脱力,难以前行追赶。
  
  不但那两人逃了,就连之前被一棒子给砸飞的尚良,此刻也不见踪影。
  
  那家伙绝对是瞧见这个神秘男子太过于厉害,自己抵挡不住,所以才悄不作声溜走的。
  
  不过在此之前,他应该也是受了重伤的。
  
  想到这里,我心急如焚。
  
  然而我却不敢乱动,因为我面前的这个神秘男子,就在刚才,用了我手中的熔岩棒,将这么一群人打得四散而逃,而且从他出手的架势来看,我都能够知晓,他并没有用上太多的气力。
  
  他与这帮人的交手,说句不好听的话,根本就是打地鼠一样简单。
  
  越是这般,这人越是可怕。
  
  他,会如何对待我?
  
  我心中忐忑,又是敬畏,又是害怕地望着他,而那神秘男子则凝视了许久面前的这几人,方才回过头来,瞧见我全神戒备的模样,忍不住笑了。
  
  他一笑,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来,温和的笑容让我莫名就放下了几分心防来。
  
  随后,他缓步走到了我的跟前,打量了我一番之后,居然将手中的熔岩棒,扔到了我跟前来。
  
  我伸手一捞,抓住了熔岩棒,不敢横呈身前,而是心随意动,让它变小。
  
  当它最终成为拇指大的天珠模样时,我下意识地往怀里踹,却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褴褛,根本就是衣不遮体了。
  
  神秘男人瞧见,温和地笑了,手往腰间抹去。
  
  下一秒,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他就摸出了一套衣服来,扔给了我,然后说道:“自己织的土布,而且还穿过两水,你若是不嫌弃,先穿上吧,不然有些别扭。”
  
  我接过来,发现与男子身上的衣服很像,蓝色土布,感觉有些湘西苗族或者侗族的打扮。
  
  我赶忙穿上,整理一下之后,赶忙拱手问道:“在下侯漠,湘南人,现在正参加天机处组织的第一届修行者高级研修班,刚才那几人,是黄泉引的恶徒,他们闯入演习,屠杀我的同学,还用他们的精血,炼制邪物……”
  
  我用最简单的言语,表明出了自己的身份来。
  
  因为我感觉这个男人虽然话语不多,来历神秘,但一身正气,应该是个讲理之人。
  
  我得先把自己的身份给立住了,方才不会有杀身之祸。
  
  毕竟他刚才出手时那凝如实质的杀气,还是让我有些脚软,此时此刻,如果产生什么误会,他真的对我动手,那事儿可就麻烦了。
  
  “天机处?”
  
  神秘男子皱着眉头,问我:“什么是天机处?”
  
  我耐着性子跟他解释:“天机处是民间的称呼,其实就是中央管理我们的组织,他们的内部称呼,叫做‘419办公室’……”
  
  他看起来完全不懂这些事情,我耐着性子跟他解释起来。
  
  这个神秘男人的话语不多,大部分时间都在听我讲述,偶尔问了几个奇怪的问题,我听着也很是迷糊,不过还是耐着性子跟他解释。
  
  大概一遍之后,我小心翼翼地说道:“那个,什么,我也是刚刚进入这个行当不久,所以很多事情,我也不是很清楚……”
  
  神秘男子的脸色十分古怪,似乎在笑,又似乎在哭,又仿佛有着许多的惆怅和难过。
  
  不过这些情绪,很快都被他掩藏了起来。
  
  随后他淡淡说道:“没事,我差不多清楚了。”
  
  我瞧见这个神秘的男人,心头犹豫了一下,还是拱手问道:“还未请教前辈怎么称呼?”
  
  神秘男子犹豫了一下,腹中缓缓说道:“我的名字啊,唉,这样吧,我来自苗疆,你可以叫我巫……”
  
  我脑子豁然开朗,想起了杨林老师之前纵论天下英雄时的话语,激动地说道:“我知道了,您,就是苗疆的巫棍,南华大师,对吧?”
  
  神秘男子听到,脸上终于露出了几分笑容来。
  
  随后,他点头,说道:“对,我就是南华。”

群聊信息

  • 南华说道:

    对,我就是南华!!!哈哈哈~~~

  • 职场新小手说道:

    和努尔啥关系也没有

  • 匿名说道:

    十大

  • 努尔说道:

    啊哈,腹语,神一样的棍法,竟然还有和我这么像的

  • 我猜的说道:

    这他妈也能联系到巫门棍郎

  • 忽之斋说道:

    真的不是努尔?!

  • 无所不能爱舔逼说道:

    真是他妈的扯鸡蛋,到苗疆了,还是说南华来试验了

  • 南极猫说道:

    肯定是努尔!

  • 排云鹤说道:

    又逃一劫

  • Xman说道:

    小佛是边刷牙边更新吗?早晚一次。

  • 幸福小鸟说道:

    巫门棍郎

  • qq说道:

    第五十二章 九路翻云

    原本还有一些尴尬的气氛,随着对方身份的解开而烟消云散。

    我满心惊喜,因为先前的杨林老师曾经在纵论这天下枪棒英雄的时候,跟我谈及过,无论是嵩山少林的残叶大师,还是苗疆的南华大师,又或者韩国青瓦台的石佛朴永烈,因为他们的身份实在是太过于神秘,想要得见,全凭机缘。

    若有机缘,一切好说;若无机缘,这辈子都未必能够得见。

    这都是传说之中的人物。

    我实在没有想到,这才几天过去,我居然就见到了这么一位,而且他还将我从这般危险的境况中,给救了出来——人生的境遇,想一想,还真的是神奇。

    我放松了对南华前辈的警惕,拱手,开口说道:“前辈,多谢您的及时出手,救命之恩,难以未报。”

    南华前辈摆了摆手,说道:“这事儿,我也只是随手为之,你用不着介怀。而且你我也挺有缘分的,用的都是棍棒之法,说起来,也是天意,你说对吧?”

    我点头,赶忙说道:“前辈,刚才跑的一人,叫做尚良,此人心术不正,不知道杀害了我们多少同学,您若是能够帮忙拿住他,我想……”

    我极力劝说南华前辈帮忙捉拿尚良此人,因为这家伙是此次变故最重要的幕后黑手。

    虽然我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跟鼠王等人勾结到一起来的,但我却知晓,只要将他给拿住,所有的真相都将浮出水面来。

    而这家伙如果逃离了,没有了证据,后面的事情会十分难办。

    然而对于我的请求,南华前辈却给予了拒绝。

    瞧见我一脸失望的表情,他脸上露出了几分疲倦之意,然后耐心跟我解释道:“侯漠同志,不是我不愿意帮忙,只是因为我此前经历过了一段很糟糕的遭遇,使得力量消耗过重,你别看我现在的状态还算不错,但也只是强行提着一口气,支撑而已。”

    啊?

    我听到南华前辈的话语,心中惊骇,仔细打量,发现他的额头之上,还真的是浮现出了几滴汗水,身子也有些颤抖。

    果然,我赶忙问道:“您没事吧?”

    南华前辈摇头,说还好,休息一下就行了。

    我想起一事儿来,赶忙去我换下来的衣服里寻找,翻出了半块老山参来。

    我递给了他,说道:“前辈,这是上了年头的老山参,你含一口,应该能够帮助你快速回气。”

    南华前辈瞧见,忍不住笑了,说不用,我看你身体虚弱,耗损比我还要严重,还是你自己吃吧,我有丹药。

    他也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了一把红色丹丸来,往嘴里咽去,然后拉着我到角落,说道;“小心点,如果让那些人杀了个回马枪,而你我又在最虚弱的时候,很有可能就栽了。”

    我按照他的吩咐,躲在了一处角落,用那石头遮挡。

    我瞧见他吞了丹丸之后,盘腿而坐,在那儿回气养神,却发现他的鼻间,每一次张合,都有一青一白两道气息喷出和收回。

    而他的头顶之上,有白雾腾腾而起,看着十分厉害。

    更让我奇怪的,是我根本无法通过望气的手段,估摸出他的修行水平来。

    这是一个谜一样的男人。

    道家五秘,有“丹鼎”一脉,他大口吞服丹丸,我不敢妄猜,此刻身子也发虚,所以将剩余的参片全部放入口中。

    我吞服之后,满口生津,气血回复,往四肢百骸处流淌而去,又行了周天,渐渐就有了力气来。

    如此一阵行气,我恢复许多,睁开眼睛,瞧见南华前辈在我对面不远处,打量着我。

    他看见我睁开眼,笑了笑,然后问道:“侯漠同志,我在山中修行,不知岁月,刚才倒是忘记问你,现在是什么时候了?”

    我赶忙跟他说起,当听说此时是马上世纪之交的99年时,南华前辈愣了许久。他看着我,然后说道:“侯漠同志,我请求你一件事情。”

    我见他如此慎重,赶忙说道:“您尽管讲,但有吩咐,不敢推辞。”

    南华前辈说道:“我这人呢,生性淡泊疏懒,不愿与官府中人打交道,所以日后有人问起此事,如果有可能的话,你就不要提及我曾经出现在这儿的事情了,可以么?”

    啊?

    我愣了好一会儿,方才说道:“可是,可是尚良和那两个女人,也知道您的存在啊。”

    南华前辈说道:“你别管他们,只需关注你自己就行,可以么?”

    我犹豫了一下,说这……

    我并非是不愿意帮忙,而是事情闹成这个样子,如果将南华前辈省略去的话,我实在是没有办法,来解释这一切——无论是鼠王普锐斯,还是躺倒在地下的那几个人,汤洲明什么的,实力都能够压得住我。

    单凭我一人,如何能够杀得了他们呢?

    南华前辈显然也是知道我的难处,他笑了,说这样吧,我教你两手,凭着这个,你就可以解释过去。

    什么?

    我很是激动,说您这是要收我为徒么?

    面前这个苗疆巫棍,南华先生,一身修为登峰造极不说,使棒的手段近乎于道。

    这样的人物,绝对是江湖顶尖的水平,如果他能够收我为徒的话,对我来说,绝对是一场大造化。

    所以我无比激动,然而南华前辈却直接泼了我一盆冷水:“不,你别误会,我还有事情,很快就要离开,下一次见面,不知何期。所以,我只能教你几手,但并非认师父的那种。”

    啊?

    我听到,心中很是失望,不过随即我又端正了心态过来,拱手说道:“多谢前辈厚爱。”

    瞧见我很快就稳住情绪,南华前辈很是满意。

    他点了点头,然后说道:“很好,你能够有这样的心态,我觉得,你应该能够很快领会到我所传手段的真义。”

    说罢,他站了起来,手往前伸,右手之上,凭空浮现出了一根包浆圆润的硬木棍子来。

    他一边给我演示,一边说道:我之所学,始出苗疆巫术——巫,从“工”从“人”,“工”的上下两横分别代表天和地,中间的“丨”,表示能上通天意,下达地旨;加上“人”,就是通达天地,中合人意的意思。它蕴含着祖先期望人们能够与天地上下沟通的梦想,也预示着,巫者,是能够与鬼神相沟通,能调动鬼神之力为我所用的人……

    呼、呼、呼……

    南华前辈一言一语,再加上棍法的变化、造诣,说得很是认真。

    我更是把这事儿当做是绝佳的际遇,认真地盯着他的动作,尽可能地将他所有的言语,往脑子里装去。

    南华前辈教学的前半段,讲的是巫门棍棒的使用手段,不过讲得很短暂,往往是蜻蜓点水,点到即止。

    我有心求教,又怕打乱了他的讲课步骤,不得不藏在心里,不敢发声。

    果然,到了中途,他的话锋一转,开口说道:“前遭所说的,都是我棍法的基础,而后面我想要跟你讲的,是实战之法——棍乃百兵之首,因为主要是造成钝器伤和淤伤,其杀伤力比刀、枪等要小,但并不代表它的实用度不够,恰恰相反,此法如果理解透彻,抵达化境,却比许多兵器,要凶狠许多……”

    “我此刻所说的,是这么多年,特别是近几年来,在实战之中厮杀而领悟出来的手段和法门,一招一式,都是经过千锤百炼,无数性命喂出来的。”

    “这一套总共九式,每一式又分作十八种变化,不过这些都是临场应变的手段,终究逃不脱‘圈、点、枪、割、抽、挑、拨、弹、掣、标、扫、压、敲、击’这十四种手段……”

    “这名字,我不太会取,随便叫了一个——唤作九路翻云棍法,又作翻云棒法。”

    “你且记住,用棍者,手段雷霆,心怀慈悲,这才是取胜之道。”

    他跟我一一讲解,我耐心听着,又跟着演练。

    这一上手,我顿时就感觉到那名字甚为普通的九路翻云棒法,却蕴含着万千真理。

    不管敌人有任何的手段,它仿佛都有破解之法。

    而且更重要的,是这棒法仿佛是从尸山血海之中练出来的一样,在南华前辈的指导下,我施展开来,立刻就将之前所学都融会贯通进了这棒法之中去。

    挥舞之间,肃杀之气便扑面而来。

    我越练越是激动,感觉人便是棒、棒便是人,两两者合二为一。

    精、气、神,仿佛一体。

    瞧见我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有如此的熟练度,南华前辈也忍不住为我鼓掌,说侯漠同志,你天生就是一个耍棍棒的苗子,不错,很不错……

    他的话音刚落,突然间,入口那边,传来了一阵焦急的呼喊声:“侯子,侯子……”

    是马一岙。

    我一听,一下子就站了起来,朝着入口处望去,然后说道:“前辈,我给你介绍两个朋友……”

    我话没说完,扭头一看,却发现南华前辈悄然无踪。

    就在我一头雾水的时候,却听到不知道从哪儿,传来了南华前辈的叮嘱声:“侯漠同志,记住我的话,不要告诉任何人,关于我的事情……”

  • 乒乒乓乓说道:

    哎,优秀的国术就是这样慢慢失去传承的
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