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四章 我以我血荐轩辕(1)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八十四章 我以我血荐轩辕(1)

2019-08-15更新

八月十五,清晨。

这日有风,微风。

吴淞口一处偏僻码头上,聚集了一两百号人,这些人一看打扮就知晓不是什么正经人物,有的作和尚打扮,有的则是长袍大袖的道士打扮,还有各种行装,一时之间看着格外繁杂,而唯一的共同点,大概这些人,都是修行之士,一时之间,气息奔涌,却有昌盛之态。

这么多的高人聚集一处,一不比斗,二不讲数,过来只是为了给一个人送行。

那人姓甘,名叫甘墨。

当然,也有人管他叫做甘十三。

在许多人的心中,这一日,那个男人即将要去赴死。

既然是赴死,那么按照中国人的传统理解,还是得过来送一送的。

不管是认识的,还是不认识的,都有这么一份心思。

当然,能够得到通知,跑到这码头来的人,其实并不多,毕竟关心此事者何止巨万,要真的都跑到这儿来送行,着实是有一些拥挤了。

而且按照当事人的想法,肯定是人越少越好。

如果可以的话,甚至自己单独前去便是了,何必搞这么多的花花架子?

好在戒色大师将他给劝住了。

做人做事呢,到底还是得有一点儿仪式感的,就这么偷偷摸摸地跑过去,好似做贼一般,多埋汰啊?

来都来了,见过面呗?

大和尚也是不容易,这么东跑西颠儿地忙活着,没必要驳他面子。

好在能够入得戒色大师法眼的人,也并不算多。

能够收到消息,来到这儿的,都是一时之选。

当然,有人在的地方,就有江湖。

江湖说小不小,说大也不大。

圈子就这么一小撮,如此汇聚一次,碰到冤家的概率,还是挺高的。

譬如那王白山,与尚正桐,这两人又凑到了一块儿来。

在戒色大师前往东亚株式会社回复战帖之后的这些日子以来,表面上仿佛尘埃落定,波澜不惊,但实际上却一直暗流涌动着,背地里发生了许多的事情。

除了国人与日本人之间的较量之外,王白山与尚正桐两边的红白势力斗争,也是激烈无比。

而这件事情的起因,却是来自于斧头帮。

一方想要接触斧头帮,看能不能趁机将其收归入麾下,而另外一方,因为之前震惊天下的刺杀事件,上面对斧头帮数名头目视作”眼中钉、肉中刺”,欲除之而后快。

而这压力,便也落到了尚正桐的身上来。

毕竟尚正桐是负责江湖这一块的事务,而斧头帮,也勉强算是这方面的业务。

故而尚正桐派了人盯着王白山的人,等着他们去与斧头帮接触之后,立刻行动,却是端掉了斧头帮的一个窝点,差点儿抓到了重要头目。

甚至还摸到了王亚樵的线索来……

而在这一场变故之中,王白山不但损失了手下,而且还与斧头帮产生了误会,百口莫辩,顿时就是气得不行。

此番在码头上碰面,倘若不是顾忌小木匠的面子,他铁定要跟这背地里耍阴招的家伙干起来。

弄死这个油头粉面的小白脸,哼!

当然,虽然没办法动手,但言语上他老王却从来不吃亏,不断地撩拨着那尚正桐,弄得那位国府第一高手恨不得立刻就撸起袖子来,跟王白山干上一架去。

但他到底还是没有跟王白山当场打起来,因为旁边挤着这一大帮子人,个个都是大佬。

无论是戒色大师,还是符王李道子,又或者青城山、龙虎山、崂山、尖峰山、悬空寺等一大帮宗门魁首,哪一个都不是简单角色……

在今天这么一个特殊的日子里,他实在是没有必要与这王白山如小孩子一般翻脸大闹,失了颜面。

是骡子是马,回头战场上见真章便是了,何必多言?

当朝阳浮现于海面上,照在了码头上停泊着的唯一一艘木船之上时,那个男人终于出现了。

在场的许多人,其实都是第一次瞧见那个传说中的甘墨。

他倒没有大家想象的那般寒酸,去刻意穿着如同普通匠人一般的打扮,而是穿了一件全黑色的中山装,头发还特意剃得短短的,显得很是精神。

其实这一身,是顾白果帮他捯饬的。

本来按照小木匠的想法,就是穿一套平日里正常的衣服就行了,但顾白果却不愿意。

她还是希望众人瞧见的小木匠,是一个精精神神、爽爽气气的男人。

小木匠一来有些拗不过顾白果,大概是离别的缘故,这会儿的她脾气着实有些古怪,再一个就是,顾白果给他弄的这一身,让他忍不住想起了屈孟虎来。

这位屈八爷,平日里就是这么一身装扮,精神抖擞的,小木匠的内心里,其实还是挺羡慕的。

他没有上过学,读书也不多,但内心总也羡慕这种年轻人的样子。

所以就穿来了。

码头上人还挺多,有的人小木匠认识,有的则并不晓得,也不知道是何门何派。

但他能够瞧见,每个人的眼神都是真诚的。

戒色大师与杜先生率先迎了上来。

一位是江湖上的风云人物,而另外一位,则是此间地主。

这两人为小木匠介绍着众人。

当然,这仅仅只是简单地介绍一下而已。

毕竟在这样的场合下,大家也实在是没有更深一步了解的必要。

小木匠表现得很平静,甚至是有一些敷衍。

戒色大师看出来了,所以后面就没有再多说什么了。

不过瞧见熟人的时候,小木匠还是很开心的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