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五章 谁也不欠谁(1)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七十五章 谁也不欠谁(1)

2019-08-11更新

戒色大师,居然也赶来了?

众人打量着这个看上去似乎又肥大了一圈的大和尚,随后又看向了不为所动,依旧在那儿嚼蚕豆的李道子,脸上都不由得露出了好奇,以及意味深长的表情来。

众所周知,戒色大师朋友遍天下,但也不是没有对头的。

而他最大的对头,便是眼下这个看上去脏兮兮、正在吃蚕豆的青衣道人。

“盛世佛门香火旺,道士修行深山藏;乱世菩萨不开眼,老君背剑救沧桑”,这么有攻击的话儿,正是李道子口中说出,这才流传出来的。

他把这个,当作口头禅来说,让许多佛门中人感觉到了说不出来的屈辱。

是,我们佛门中人讲究的,是逆来顺受,消解业障,是让你的心中祛除痛苦,获得真正的安宁与平静,让你的心灵获得抚慰。

这便是信仰的力量。

我们干的,就是这活儿,又不是抡着菜刀去跟人拼命。

各司其职,懂不懂?

怎么到你嘴里了,却变成了这种胆小怕事,贪财无赖的形象了?

这也太过分了吧?

事实上,李道子这话儿,讲得还是太过于片面了,别人不说,至少戒色大师并非如此。

不但戒色大师不是这样,就连与他亲近的好几个禅宗寺院,都是比较肯出力,甚至不乏灵秀小尼那般一心殉道之人……正因如此,戒色大师觉得李道子以及茅山这态度,简直就是否定了他们这些人的努力。

他自己倒是无所谓,毕竟是得道高僧,但却替那些出来卖命的佛门弟子不值当。

为了这事儿,大和尚曾经与李道子隔着人传过话,沟通过,但李道子也是个高冷孤傲之人,就算是觉得自己说得过分了,但也不会跟你道歉什么的,就那么挺着。

要不是一个生性恬淡、疏懒,另外一个又忙着奔东走西,说不定早就打起来了。

这事儿现场有人知道,也有人不知道。

总之晓得的人,都期待着这两人撞在一起,是否能擦出什么火花来。

特别是瞧着李道子那一拽二六五的样子,许多人都恨不得这冷脸道人吃点儿亏。

但让这些好事者失望的,是这两人并没有打起来。

戒色大师好像与李道子低声说了两句话,然后李道子抬头望了一眼,停顿了一下,居然起了身,随后跟着戒色大师,朝小酒馆的后门走了过去。

这……

就走了?

这突如其来的一幕,让小酒馆的许多人都直接站了起来,特别是那个叫做常远山的当地大佬,莫名间感觉到一阵说不出来的羞辱,忍不住也跟上了前去。

不过他刚刚走了两步,却被青帮的马红棍给直接伸手拦住了。

常远山冷脸问道:“什么意思这是?”

马红棍很是强硬地挡住了他,好不退让地说道:“你是什么意思?”

常远山一副为民请命的架势,开口说道:“三万人啊,半个月过后,三万普通无辜的魔都百姓性命,就要没了,现如今谁也不知晓鲁班圣手的下落,李道子是他的至交好友,他或许能够告诉大家一些消息啊?”

他这么一说,立刻有好几人挤上前来,焦急地说道:“是啊,是啊,他什么都不说就走了,这是什么意思?”

“那甘墨到底想要干嘛?难道真的怕死,躲起来了不成?”

“甘十三知不知道,他再不出来的话,那三万多无辜民众,都将因他而死了……”

“对了,那个戒色大师可要比李道子清楚多了——据说是他过去,给甘十三送的战帖,当时甘十三到底怎么回复的?这个他应该知晓吧?”

“对呀,你们青帮什么意思,是准备包庇那胆小鬼么?”

“不是胆小鬼,是杀人凶手……”

……

原本有些不耐烦,准备离开的马红棍听到这话儿,突然间停住了。

随后他一脸凶狠地看着群情汹涌的酒馆里,厉声喝问道:“是谁喊的‘杀人凶手’?”

大概是马红棍的脸色实在是太狰狞凶狠了,以至于原本热闹的酒馆里,突然间陷入了一片死一样的沉默。

原本闹成一团的时候,大家说什么都无所谓,但此时此刻,听到这“杀人凶手”四个字,就连原本有些激进的众人,以及领头的常远山,都有些吃惊。

什么情况?

为什么会有人认为鲁班圣手,是“杀人凶手”?

马红棍瞧见众人都不敢承认,一片缄默,又厉吼一声:“到底是谁?有胆子瞎咧咧,没胆子承认么?”

众人还是一片沉默。

就在这时,杨波站了起来。

他一口,咕嘟嘟喝下了壶里面的所有黄酒,然后一抹嘴巴,指着旁边一个穿着很是光鲜的年轻人说道:“是他!”

什么?

众人都朝着那个年轻人望了过来,而领头的常远山瞧了一眼,发现那人却是自己的侄子常伟。

用不着别人质疑,常远山直接走上前去,喝问道:“常伟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那常伟既然被人指认出来,也没有再去辩解,索性光棍地说道:“对,没错——叔,他甘十三自己惹的祸,为什么不自己擦屁股,凭什么要无辜的魔都民众来偿命?如果这一次咱们魔都真的遭了劫难,那凉宫御和一众日本贼人固然是罪魁祸首,但他甘十三,也跑不脱那杀人凶手的指责……”

他理直气壮的架势,居然将众人都给整得哑口无声,不知道该怎么反驳此人的诡辩。

别人不能,但杨波却可以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