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三章 怀疑的对象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二十三章 怀疑的对象

2019-08-07更新

陆林跟着潘勇匆匆忙忙回到了监控室,还没进去,就听到傻强那震破耳膜的吼声。

他这是在训人。

陆林推门而入,瞧见傻强指着好几个技术人员的鼻子大声骂着,那帮人被骂得头也不敢抬,一个一个跟乌龟似的,瞧得陆林有些无语,轻轻咳了咳嗓子,然后说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傻强回过头来,瞧见是陆林,脸上凶狠的表情稍微缓和了一些,过来与他说明情况。

原来监控公司那边的人在修复主机的时候,发现这儿一团糟,好多地方都出了事,连硬盘和内存条都被烧爆了,这种情况很罕见,基本上属于无法恢复的那种,而这个结论也得到了集团公司匆匆赶来的IT部工程师小马的确认。

小马告诉傻强,这些监控记录恐怕是保不住了,如果真的需要找回来的话,可能要把设备带回集团公司里去,找专业的人过来还原硬盘数据。

至于能够还原多少回来,这个谁也说不准。

听完傻强讲完这些,陆林却显得很是淡定。

他对傻强说道:“监控没了,但人却还在,找人回忆一下,尽可能地把那个女孩子的样貌刻画出来,并且查明她的身份;另外我们这儿的监控设备出了问题,但别家的呢?酒吧门口还有好几家店呢,另外停车场呢,还有道路监控等……照着那个女孩子的基本样貌去找,应该也会有线索的吧?”

他知晓这事儿一旦涉及到那石小川,恐怕没有想象般的那么容易。

所以这监控记录没有,他其实已经是有所预料的了。

而傻强刚才也是太过于着急了,所以才会如此暴躁,此刻听到陆林淡定从容的话语,他的心情似乎也变得镇定了一些,点头说道:“对,你说得对……”

陆林说道:“其实相比之前的一头雾水,现在的情况好多了,至少我们知道案件的方向和缘由,以及关键点的所在了,至于后面的事情,反倒是很简单——不过后面的这些事情,我没办法参与太多,得你来主持操办,等到有了具体的结果,到时候直接通知我就行了……”

他说着话,突然间手机响了,陆林看了一眼,是母亲打过来的。

他犹豫了一下,傻强则说道:“你接吧。”

陆林告罪一声,走出了监控室,这才接通了电话,随后听到母亲压低声音说道:“林子,你还在明城?能回来不?你爸刚才还发了火,让你不回来的话,后面就别回来了……”

陆林听到,很是郁闷地说道:“他找我有啥事啊?”

母亲说:“还不是你姐姐、姐夫买房子的事情?你姐夫瞧见你没在,就说了两句,说如果你这小舅子要万一有意见的话,那就不买了,顶多让乐乐上民工学校呗——然后你爸就发火了,让我把你叫回来了呢。”

陆林有点儿无语,说道:“妈,姐夫这是什么意思,我惹不起躲得起,这还不行?非要按着我的脑袋去喝水,还让我快乐一点?这样吧,你跟爸和大姐说一声,你们老两口的钱,我一分不要,你们爱给谁给谁,这样行了吧?”

母亲是个软弱的人,又没有主见,听到陆林这斗气的话儿,忍不住说道:“哎呀,你讲什么啊,大家都是一家人,说这些干嘛?”

陆林心中不忍,说道:“妈,我是真的有事……”

电话那边传来了骂骂咧咧的声音,差不多过了十几秒钟,母亲的声音才传了过来:“林子,你爸说你要不回来,下学期的学费和生活费都没了……”

陆林听了,真的是有一些哭笑不得。

别人家重男轻女,他们家重女轻男,这还不算,他姐夫唐肆元看房,还非要让他去赔笑脸……

天底下怎么会有这样的父母啊?

太奇葩了吧?

这边傻强走出了监控室的门,要与陆林说话,陆林没有再跟母亲掰扯,说了一句:“行吧,只要他高兴,都行。”

挂了电话,傻强很客气地说道:“陆林同学,忙完了?”

陆林心头有火,但在傻强面前还是压住了气,说道:“你说。”

傻强说道:“李总刚才来了电话,说想跟你当面谈一谈——这边的事情也差不多了,剩下的都有我跟着,有什么消息我会第一时间通知给你的,您看……”

陆林点头,说好吧。

与傻强这边说好之后,陆林与潘勇离开了这夜场酒吧,由李总公司的司机,将他们给送回山庄那边去。

回去的路上,潘勇瞧见陆林情绪有点儿不高,便问怎么回事。

陆林想了想,跟潘勇讲了电话里的事情。

潘勇之前就大概知道一些陆林家里面的情况,此刻听到这个,有点儿难以置信,说为什么会这样。

陆林告诉他,说自己大姐五岁的时候,因为父母的疏忽,结果得了一场重病,身体一直都很弱,可能就是这样,所以他们就会有一些补偿心理吧……

当然,除了这个,还有一个原因,就是他大姐的心眼比较多,嘴甜如蜜,心思如针,喜欢给人上眼药。

而陆林这人却恰好相反,感情比较内敛,不太喜欢表达出来——而这些,主要的原因也是他父母的工作实在是太忙了,陆林年少的很长一段时光,都是跟着外婆,在那糖水铺里长大的,去年外婆去世,父亲帮着母亲跟两个舅舅争遗产时大闹了一场,而陆林的立场偏偏站在了舅舅那边……

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,陆林懒得跟潘勇一个衣食无忧的富二代聊这些,于是转换了话题:“对了,我看群里面那么多聊天,99+了,你们都扯些什么呢?”

潘勇嘻嘻笑着说道:“还能聊什么,哥们儿帮你吹牛逼呗,我跟你讲,那个刘静对你还挺感兴趣的呢……”

陆林说道:“你不是说我跟她不合适吗?”

潘勇说道:“之前是之前——二林子我给你道歉,我之前说那话呢,主要是因为阿萍跟刘静家比较熟,知道她家里是潮州客家人,怎么讲呢,比较看重门当户对,而且对子女的感情会干预得比较多一些……”

陆林笑了,说:“怎么,听你这意思,刘静家还是挺有钱的咯?”

潘勇说:“阿萍没说,但我估计挺有钱的,不过现在看来,她再有钱又如何,比不过你二林子有本事啊对不?”

陆林没有跟他再扯这些,而是问道:“对了,那个温甜甜,有没有进群来?”

潘勇愣了一下,然后说道:“啊?干嘛问起那个?你,不会……”

他脸上露出了正色来,对陆林说道:“二林子,我知道石头这几天的事情做得不是很地道,但俗话说得好,‘朋友妻,不可戏’,虽说石头还没有得手,但你要是横插一杠子,可能会伤了和气呢?”

陆林听了,忍不住摇头苦笑起来。

其实吧,别看他们寝室表面上一片和谐,大家开开心心,没事儿一起去撸串玩游戏,称兄道弟的,但事实上,除了老大潘勇认真地对待每一个人之外,其余的都各有心思在。

譬如陆林,他除了叫潘勇作“老大”之外,对石建豪和黄子兴,基本上都是直呼其名。

又譬如石建豪,对每个人都客客气气,但只要涉及利益,绝对不会吃半点儿亏。

还有黄子兴……

都说大学是个象牙塔,但都是成年人了,彼此之间,还是各有心思的,跟一个小社会一般。

何况他们这个不入流的破学校。

当然,陆林没有去戳破这些,而是对潘勇说道:“你放心,我对温甜甜没有意思,而是想到了一个事情——她,好像也是UIC学院的?”

潘勇被他这么一说,立刻懂了:“你的意思,是她和这边的事情,有联系?”

陆林说道:“我不确定啊,不过听到UIC,就下意识地想起了温甜甜来,不管怎么样,最好跟她联系一下,看看能不能摸到一些线索……”

潘勇听到,一拍大腿,说对呀,之前温甜甜跟着我们下了银鱼岛地洞,然后刚才调查的时候,又说李闻雪在洗手间里碰到了同学,而且还是一个女的……从这一点来看,温甜甜还真的是挺可疑呢……

他说完,问陆林:“你跟石头打个电话?”

陆林尴尬地笑了笑,说道:“这个……我跟他要温甜甜的联系方式,你觉得他会给么?”

得。

潘勇耸了耸肩膀,亲自给石建豪打了过去,结果没有接。

潘勇不得不给对方发了微信过去。

这时车子进了山庄,抵达李家的别墅大院子之前。

两人下了车,潘勇一脸郁闷,说给那家伙发信息了,还没有回呢……

陆林点头,说你继续跟他联系,务必找到温甜甜的联系方式。

他这边说着,潘半村走了出来,笑着说道:“走走走,陆林同学,老李在里面等着你呢……”

陆林往前走,却想着应该怎么跟李总聊,比如……

关于钱的事情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