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六章 他已经不再受控(1)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六十六章 他已经不再受控(1)

2019-08-07更新

麻衣刘在得知小木匠在这洞庭湖离岛驻扎的消息之后,思考良久,最终让儿子带着自己,执意前来,便已经是摆开了架势,想要为当年自己所做之事偿债。

他知晓,不管如何,当年他做出的事情,虽说是有着名正言顺的理由,但总归还是缺德亏心的。

特别是那个小女孩的死,更是他这一辈子心中的刺。

更何况,如果小木匠心中一直有怨念,或许不会按照他们规划的路去走。

如果是这样的话,他们之前的所有谋划,都落空了。

这是麻衣刘所不能容许的。

为了这谋划,他付出了大半辈子的精力与时间。

他没办法再等了。

然而当他鼓足了所有勇气站出来,与小木匠说起当年之事,想要给对方一个真相的时候,却被拦住了。

这事儿就好像是你憋足了劲,一拳过去,却打在了棉花上一样,难受得不行。

麻衣刘当然是憋得不行。

他并没有听从小木匠的话停下来,而是执意地把话题进行下去:“当初你质问你师父,说起自己小时候的时候,你师父跟你说的,是真话,没有半分骗你——当年所有的事情,都是我的谋划,我当时为了怕他反对,还联合了其他人,办成的这件事情,你师父是完全不知情的;不过你妹子的死,这是一个意外,我……”

他还要继续往后面说,但小木匠却低下了头来,凝视着他。

麻衣刘本来想要一股脑儿地将话全部抖落出来,结果被小木匠这般一瞪眼,心中却仿佛像打了鼓一样,呼吸急促,心里慌张,竟然没有再说出一句话。

这是……

龙威?

麻衣刘浑身绷紧,感觉都有点儿坐不住,差点儿就要趴倒在地去。

而这个时候,小木匠则淡淡说道:“我明白你这次过来的想法了,你放心,半神凉宫御的事儿,我接下了,不会因为你,或者当年之事而停下的。当然,我做的这些,并不是因为我师父的所谓仇怨,以及你们所谓的家国情仇,没必要用这些东西,来对我进行道德绑架——我要战凉宫御,只是因为他成了我前进道路的绊脚石,我想要继续向前,就得将他搬掉,仅此而已……”

他说完,抬起手来,对旁边的顾白果说道:“送客吧。”

随后他走向了不远处的木雕去,开始将所有的心思,都放在了那还未完工的木雕上去。

天下三绝,就这圆脸的家伙最难雕。

毕竟那家伙眼中的光芒太过于丰富了,很难传神地将它刻画出来啊……

麻衣刘几乎是失心落魄地被请了出来,离开那边的山谷,走出外面的林子时,他一言不发,双目无神,仿佛整个人的神魂都不在一样。

小伯温瞧见了,无比心疼,忍不住说道:“爹,你别管那家伙说了些什么,他根本就只是在装模作样而已……”

啪!

小伯温琢磨着说几句小木匠的坏话,能够让父亲的心情好一些,没想到父亲居然直接用一个耳光,作为了回应,打断了他的话语。

看着双眼发红的父亲,小伯温意识到自己又说错话了。

他张了张嘴,最终只说了一句话:“对不起。”

麻衣刘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,却没有说话,而是气鼓鼓地往回走。

小伯温跟在后面,一脑子的浆糊。

他不是蠢笨之人,从刚才父亲与小木匠的对话中,大约能够猜出一些什么来,结合着父亲之前与他交代的事情,知晓父亲这回过来,是赎罪来的,甚至可以说是来送人头的。

只要那甘十三愿意,他父亲就任打任杀,不会有半点儿反抗。

在麻衣刘看来,他这是为了大义舍身。

就算是死,也死得壮烈。

但麻衣刘处心积虑地赶了过去,想要“求仁得仁”,却被小木匠轻飘飘的一句话给打发了。

人家根本不在乎他的所作所为。

他麻衣刘的诸般谋算,在人家的眼中,根本算不得什么。

事实上,早在许久之前,小木匠经过戒色大师的棒喝之后,一直到舍弃龙脉之气,走入极致之境,领悟到了什么叫做“双遮双照、遮照同时”,他也早已经能够做到遇到事情而态然自若、轻盈无碍、左右逢源、头头是道,信手拈来无不是法,得了大自在解脱,彻悟了万法的生起,无非是缘起性空、性空缘起的现象,进而看破与放下……

正因为经受过太多的苦难,使得小木匠的境界领悟,比这世间的许多人都要强。

这也是他能够后发先至,弯道超车的关键。

这些心境的变化,不是董惜武与王白山能够理解得了的。

当然,这也是麻衣刘所不能理解的。

他浑浑噩噩地走出了林子来,在外面等待的雷鸣与鱼头帮帮主周丰收走了过来,打着招呼,结果瞧见这老爷子根本不理人,不由得很是奇怪,而小伯温赶忙与他们解释了一下,说老爷子在里面,可能是受了刺激。

他们这边说着话,却把周围岛上的人给弄得满心好奇。

毕竟在此之前,这儿许多人都尝试过,想要进到岛心处去,结果都以失败告终,而这两位不但进去了,而且还安然地走了出来。

虽说看那老爷子的神态有些不自然,但总归是毫发无损的样子,看着也并不狼狈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