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章 外婆=神婆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八章 外婆=神婆

2019-07-19更新

既然没办法从家里面得到支持,那么就只有想办法自己解决了。

怎么解决?

陆林想来想去,也只有寄希望于自己手机里这个来历不明的手机APP能够给力,以及那个红衣女鬼的话,是真的了。

人不到绝境,不会明白自己的潜力,到底有多大。

从阳城会明城的轻轨上,陆林也没有闲着,一边与那红衣女鬼交流着,一边还抽出时间来,追本溯源,想要从闲鱼APP上面,找到这手机的卖家聊上一聊。

结果上去一看,陆林发现,那个卖家的账号,已经被注销了。

注销了?

陆林瞧见这场景,整个人都呆住了。

又一条线索断了。

更重要的,是卖给他手机的那个小姐姐,她为什么会将这手机转让给他呢?

这里面,是不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阴谋,或者秘密?

那姐们一看就知道是不差钱的主儿,如果这手机真的有麻烦的话,直接扔掉就得了呗,又何必搞这么一套花里胡哨的动作,甚至还将自己的账号都给注销了?

陆林满心的疑惑,然后低声问那红衣女子,这里面可能的原因。

那女子并不知晓这些,毕竟她之前可没有在这里面,但她告诉陆林一件事情,那就是他若将这手机里面的秘密贸然告诉别人,便极有可能受到非常恶毒的诅咒。

陆林对她的说法很是质疑,毕竟这家伙的许多言行,都有一些古怪的深意。

但对于陆林的怀疑,红衣女子却赌咒发誓,说自己若有谎言,天打雷劈。

瞧见她这一板一眼的样子,陆林又将信将疑起来。

总之他回程的路上,一直都处于一种无比纠结的状态,一个小时之后,他抵达阳城,刚刚下了轻轨站台,潘勇的电话就打进来了,问:“到了?”

陆林出发前给潘勇打过电话,毕竟他如果想要重回银鱼岛的话,还得这哥们儿来帮忙才行。

陆林一边打着电话,一边来到路边,瞧见潘勇开了他那辆破丰田过来了。

他上了副驾驶,潘勇笑着说道:“兄弟,你是真够意思,昨天晚上给你电话,今天大清早就赶了过来——真的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,石建豪这逼不但没有接我电话、回我信息,麻痹的今天居然直接给我关机了……我也是醉了,他就不能动脑子想一想,要是真出了事,闹到学校去,他能跑得了么?”

陆林笑了,说他还真的可能跑得了,只需要到时候把锅往我们这边甩就行了。

听到这话,潘勇直接骂道:“草了,咱们这回组的局,可都是为了他。”

陆林听了,摇头笑了笑,却没有再说话。

老大这个人哪儿都好,就是爱充大头,好张罗,喜欢人人都夸他,讲他的好,而偏偏石建豪又总能投其所好,把他给伺候地舒舒服服的,所以别看老大此刻这么生气,等回头石建豪跪舔一拨,那些怨恨又都忘到了九霄云外去了。

哎,话说回来,像老大这样单纯的富二代,已经算是很好了,还能要求他干嘛呢?

陆林知晓老大家里的实力,别看他出入学校,开着一辆破丰田,但有一回他在市区路上,瞧见这逼开着一辆大牛呢,贼拉有钱,而这回他之所以急了,估计也是家里的人逼的。

老大一边开车,一边问他想到了什么办法。

陆林想了想,还是决定不讲手机里面的秘密,跟老大提起,而是编撰了一个理由,说道:“我外婆之前干过神婆,教过我一些东西——老四这个状态,现代医学全然失效,人又疯疯癫癫,在她们行当里面,叫做丢了魂,既然丢了魂,将魂叫回来就行了……”

他还在绞尽脑汁,准备编故事的时候,老大直接打断了他的话:“等等,你外婆不是卖糖水的嘛?我们去年去阳城玩,还去你外婆家的糖水店喝过双皮奶呢,她老人家什么时候还干过神婆?”

陆林有些心虚地说道:“主职卖糖水、兼职做神婆……”

老大心事重重的,也没有听出陆林话语里面的心虚,说道:“你继续说。”

陆林说道:“我跟她老人家学了点本事,这次回来,做了一些准备,打算重新回银鱼岛的那个地洞里面去,把老四的魂魄给喊回来——只要老四能够重新回到正常的样子,所有的事情,不就都解决了么?对吧?”

老大听他说完这一通,回过头来,认真地打量着陆林。

陆林瞧见前面车来车往,赶忙喊道:“看路,看路。”

老大手忙脚乱地调整车位,等跟稳了,这才说道:“你说的办法,当然是好的,但问题是——那个鬼地方,你还敢回去?不怕死么?就算是没死,你就不怕被吓成老四那个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?”

废话,能不怕么?

前几天那一次的探险,绝对是陆林这辈子最大的噩梦,如果有可能,他绝对不会再回去。

但这不是没办法吗?

陆林是个心志坚定的人,既然已经做出了决定,又撒了这么一个弥天大谎,当下也是硬着头皮说道:“你放心,我都做好了准备的,绝对没问题,到时候你就在外面等着,我自己进去就行了……”

老大又问了几句,陆林早就想好了,一一作答,瞧见他准备得如此充分,老大没有再问了,而是直接开车,朝着大学城那边的海区行驶过去。

路上的时候,老大接到了一个电话,是他女朋友王萍打过来的。

王萍家住申城,离明城差不多需要坐一个小时的船,她昨天晚上在群里聊到很晚,这会儿起来了就打电话,问起此事该怎么处理。

老大告诉他女朋友,说二林子已经赶过来了,正在想办法,让她在群里面说一声,叫大家都别太担心了。

挂完电话,老大对陆林说道:“我可是夸下了海口,你别让我失望啊。”

陆林苦笑一声,也没有多言。

事实上,他对于那红衣女鬼话语里的真伪,也没有一个确定的判断呢。

这玩意,只能看运气和人品。

到了靠近银鱼岛这儿的海边之后,潘勇找了地方停下来,看了一下远处,脸色有些不太好看。

陆林问:“怎么了?”

老大指着海边说道:“海边那儿有巡逻队的人在,我们可能没办法去银鱼岛了……”

巡逻队?

陆林坐直身子来,透过车窗打量过去,的确瞧见有戴着红袖章的人在海边那儿晃荡,有时还去不远处的渔船那儿盘问,看上去很是风声鹤唳的样子。

瞧见这个,陆林顿时就着急了起来,问老大潘勇:“有别的办法没?”

潘勇想了想,拿起手机来,打了之前那个船老板的电话。

他打过去之后,聊了两句,随后挂断,说道:“上面对我们这件事情重视起来了,不但安排了巡逻队员在海边巡视,而且白天还有辅警在岛上看守,白天是没戏了……”

陆林问:“那晚上呢?”

潘勇一脸惊诧,说晚上?你不要命了?我们那天大中午过去,阳气最深,都吓成那样,晚上过去,你怕不是被鬼迷了心窍哟?

陆林箭在弦上不得不发,当下也是认真地问道:“我说晚上过去呢,可以么?”

潘勇沉默了一会儿,问:“你确定你能够搞定?”

陆林心里面慌得一批,但表面上却很是笃定地说道:“当然,我都到这儿来了,你觉得我在跟你开玩笑?”

痴线……

潘勇嘀咕了一句,也是下了决定,给船家又打了电话。

一开始的时候,那船家怎么都不肯帮忙,怕到时候又出事,结果潘勇也是好说歹说,软磨硬泡,终于以高出市价三倍的价钱,谈妥了晚上送人过岛的事情。

挂了电话之后,潘勇红着眼睛,对着陆林说道:“二林子,你可别让我失望啊!”

陆林一脸镇定自若,说道:“放心,家传手艺。”

潘勇忍不住骂道:“屁,家传搓汤圆的手艺么?”

老大这个人有一个好处,就是嘴上骂骂咧咧,身体却很诚实,当下也是给陆林在附近酒店开了一间房,让他休息,然后回家点卯,让家人放心之后,等到了晚上,又偷偷摸摸地带着一堆装备过来与陆林汇合,最后去了海边。

他们等了半个多小时,都已经被放鸽子了,那船老大方才悄然而至,将两人载上之后,又骂骂咧咧说了半天。

等到了银鱼岛,船老大再三叮嘱,半个小时,就等半个小时。

要是晚了,就等明天吧。

两人上了岛之后,一路来到了那废弃的军事建筑附近,一路上潘勇都大惊小怪的,有点儿草木皆兵的意思,但陆林却十分淡定,并不慌张,仿佛自己真的神婆传人,行当里面的狠角色一样。

谎话说了好几遍,他自己都快信了。

到了地方之后,陆林直接来到了先前的那个入口,发现这儿居然给用泥土砖块堵上了,试了好一会儿,根本没办法进。

他们不得已,只有去了另外一个入口,也就是黄子兴口中的B口。

然后他们很惊奇的发现,这儿也的确被泥土砖块堵住了,但在角落那儿,却有一个小洞口,不知道是谁扒拉出来的,可以爬进去。

已经到了这个份上,陆林也只有硬着头皮上了,他拿着手电勘探一番,准备进去,却给潘勇叫住了。

老大走了过来,脸色有些惨白,嘴唇都还在哆嗦,不过却从怀里摸出了一张桃符来,递到了陆林手上,然后郑重其事地说道:“这是我老豆从金台寺求来的符,高僧开过光的,你拿着,一定要活着回来了……”

陆林点头,想了想,说道:“我要是半个小时没有出来,你就给你堂叔打电话。”

说完,他一低头,钻进了那入口去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