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章 笑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二章 笑

2019-07-19更新

书接上回,陆林这哥们跟着宿舍四人,还有另外四个小姐姐一起,前往那海边银鱼岛探险,对于这种作死的事儿,他本来是挺抗拒的,也就是为了兄弟泡妞,才勉为其难地过来,但整个儿也挺应付的,别人都在嘻嘻哈哈地谈天说地,还有开车、说骚话,就他一个人做个低头党,研究没到手几天的二手机。

还别说,难怪这两年华为手机卖得比三星好,人家功能就是强大,运行也流畅,着实是给咱国人争了脸面。

不过这二手机也麻烦,残留的APP贼多,他之前有窥私的小心思,所以没直接格式化,搞得现在一团糟,现在不得不手动整理,把一些没必要的程序给删了。

不知不觉,他划到了一个图标为阴阳鱼形象的APP,下面连名称都没有,下意识地点击打开,发现出了界面之后,竟然是一个拍照软件。

软件是五宫格的形式,最中间的圆圈是拍照图标,左上是相册,右上是编辑,左下是广场,右下是回收箱。

不知道是不是小众软件的缘故,界面UI做得不咋地,虽然努力地往水墨中国风靠拢,但陆林总感觉挺丑的,跟主流审美完全不搭,奇奇怪怪的。

他好奇地打开了中间的拍照界面,发现拍出来的效果不咋地,朦朦胧胧的,还是黑白色,成像效果跟美图等同类软件完全没法比,还让陆林误以为自己相机有问题,等到打开了原生相机,拍了几张之后,才松了一口气。

他感觉这APP太差了,就准备删除,就在他准备拖进删除栏的时候,旁边凑来一人,问道:“喂,大才子,你不开心啊?”

陆林一瞧,原来是那个叫做刘小静的黑长直。

不过也难怪,同行的那三对,个个都奸情火热中,对陆林又很是了解,就算是他一个人闷着,也懒得过来理会,也就同样形单影只的刘小静会关注到他。

陆林对于这黑长直突如其来的关心并不惊讶,也没有心花怒放,毕竟他也清楚,人家仅仅只是无聊而已。

不过他还是装作受宠若惊的样子回答道:“哎哟,没想到女神还关注到我啊?”

刘小静指着前面正在打闹的潘勇和阿萍,对口花花的陆林说道:“萍姐说了,你刚刚分手,前女友叫做王静,跟我名字很像……”

“不,不是刚刚分手,都半年多了,人家男朋友都换了两个了。”

“为什么分手?”

“她过生日的时候,想要我送她一双AJ,我只能送得起平价悟道;相恋一百天的时候她想让我送她LV的包包,我只送得起淘宝稻草人,所以就分了……”

“呃,那也挺好,三观不合,在一起也难受。不过她这么快又谈了男朋友,有点……”

“哈哈,分了没两天,她就找了一个能够送她AJ和LV的小开。”

“哦,那为什么又换了第二个?”

“因为那人送她的AJ是莆田的,LV是阳城火车站市场高仿的……”

“哈哈哈……”

刘小静捂着肚子笑,然后对陆林说道:“你还挺幽默的。”

陆林脸色平静,风轻云淡地说道:“我没有开玩笑,有的事情就是这样——你是一片真心,别人是虚情假意,但喜欢花团锦簇的人还是多,爱粗茶淡饭的人就是少,世间本就如此……”

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,这时前面传来了老大的喊声:“你们两个就别黏黏糊糊了,到地方了,赶紧过来,准备准备,我们要下坑道了。”

陆林来到跟前,这是一片靠着小山丘的建筑,钢筋混凝土结构,从外面看就是一个小厂房的样子,有一部分镶嵌在山里面,大门用铁链子拴着,一把铁将军锁住,上面还贴着封条,有新的也有旧的。

旧的字迹都看不清楚了,新的则是“危险建筑,请勿靠近”。

来到这地方,陆林望了一眼,整个儿荒凉无比,破破烂烂的样子,忍不住打了退堂鼓,说道:“咱们还是别进去了吧?这地方荒废好久了,指不定哪个地方就塌了……”

老四黄子兴性子最野,而且还是城市探险协会的会员,胆子大不说,功课也做得足,马上就说道:“啥呀,这儿可是军工建筑,质量绝对保证,之前出事那两个沙雕是运气不好,加上乱搞——主体建筑这里我们论坛前辈都进去过了,安全绝对没问题的……”

他这边拍着胸脯保证,众人七嘴八舌,都觉得陆林屁事多得很,搞得陆林有些无语,没有再插话多言。

大门被锁没关系,一行人按照老四的指挥,从左侧排水渠爬了进去,来到了建筑主体里,随后绕过了锅炉房,来到靠着山壁这边,黄子兴指着山壁边缘的一处地下缺口,对大家说道:“这儿是前往地下室的A入口,是一条差不多四十多米的地道,它是以前的排水渠,可以半蹲着往前走,另外还有一个B入口,虽然只有二十米,但只能匍匐前进……我综合了一下,决定走这条通道……”

老四黄子兴是城市探险协会的成员,经常参与这样的活动,又查了不少攻略,所以显得比较专业,让人信服。

大家进来的时候,看着这墙上、地下到处都是各种涂鸦,甚至还有不错的彩绘,知晓这儿是年轻人冒险乐园,也都有些兴奋,所以穿戴好头盔、护肘等装备之后,拿着强光手电,都有些跃跃欲试。

随后老四开始分配队伍,他自然是打头的,然后按照一男一女的原则,依次是他、老大潘勇、老三石建豪和陆林,以及各自女伴这样子。

讲解完注意事项之后,老四率先往下摸去,而其余人则依次从缺口爬下,顺着离地一米深的坑道,往前匍匐。

刘小静有点儿害怕落在最后,所以陆林让她跟着温甜甜,自己则落在最后。

他等众人都下了坑道,最后也攀着周遭往下,然后往里爬。

这一处坑道最开始的那一截需要匍匐前行,里面满是灰尘,前面的人爬过去之后,脚蹬出灰尘来,弄得满脸是灰,即便是打着手电,视野也完全看不到,所以前面状况频出,女孩子的尖叫声此起彼伏,再加上狭窄的坑道里又闷又热,呼吸都有些勉强,弄得陆林都有些打退堂鼓,想要撤离了。

不过那些女生虽然不断尖叫,但队伍还是在不断前行着,陆林到底是一男的,也是有自尊的,所以即便是想走,也不得不硬着头皮往前。

等过了最前面的一截坑道,后面就可以起身半蹲了,加上最前面的老四不断出声提示,状况也好了许多。

陆林硬着头皮,半蹲着走过狭长通道,最终来到了另外一处缺口,前面的人都已经爬上去了,七手八脚,将前面的刘小静和他都给拉了上来。

这地方,却是那被封住的地下室区域。

一行人从排水坑道里爬了上来之后,开始抖落身上的灰尘,毕竟是年轻人,等稍微干净一些了,立刻就活跃了起来,一帮人都掏出了手机来,开始到处拍照,而石建豪还弄出了抖音来,找各人合照,准备制作视频呢……

虽然老四一再保证,但陆林对这儿的建筑质量还是有些担心,特别是在这密不透风的地下室里,更是如此,所以小心地左右打量着。

他发现这儿是一条很长的走廊,走廊这儿有很多没门的房间,而不远处还有一条通往别处的长廊,看着十分宽阔的样子。

因为地下室的许多设备都被拆走,所以整体上看着十分空荡。

之前听老四介绍,他知晓这儿其实有好几层,不过之前的论坛前辈只探索了前两层。

至于下面的,因为坍塌得着实严重,所以没有继续下去。

众人疯闹了一会儿,又聚在了一起,而这个时候,老三石建豪嘻嘻一笑,然后说道:“你们知不知道,这个地方为什么会被废弃?”

刘小静显然也是做过功课的,说道:“不就是战略南移,去了南沙,而这边的雷达站又落后了,所以不需要了呗。”

石建豪将手电放在下巴前,阴着脸,摇头说:“不,这地方建起来的时候,耗费很大,整个海岛的山体都挖空了,怎么可能说放弃就放弃?我跟你们讲,整个地方表面上是个雷达站,但其实呢,是个精神病院,里面关了一堆患有精神疾病的犯人,后来这里出了事情,据说是闹了鬼,犯人接二连三地死去,而且查不清原因,上头没得办法,这才最终撤离了……”

他一本正经地讲着,几个女孩子吓得一愣一愣的,说是不是哦?

石建豪很是坚定地说道:“我骗你们做啥子?我舅舅以前就是这边的看守战士,他亲口跟我说的……”

女孩子们都怕了起来,而旁边的几个男士则忍不住地将头偏到一边去。

毕竟他们都知道,石建豪这逼就是在扯犊子呢,生怕自己忍不住笑场。

石建豪口才极好,而且文学水平很高,对于恐怖气氛的渲染当真是惟妙惟肖,讲起这所谓“地下精神病院”里发生的种种诡异之事,那叫一个吓人,把女孩们吓得纷纷往旁边的男人身上靠,就连刚刚认识不久的刘小静,都往陆林这边靠了过来。

而石建豪的这暧昧对象温甜甜,也已经开始往他的怀里钻了过去。

瞧见女孩们的反应,石建豪越发得意,说得更是口沫横飞,陆林忍不住腹诽一句“衣冠禽兽”,结果余光刚好瞧见了石建豪怀里的温甜甜,发现那个女孩的脸有些古怪。

他仔细一看,发现那女孩的脸很白,不是化妆品的粉底,而像是日本艺伎的那种白色,然后脸上的肌肉僵直,嘴角古怪地挑着,有一种很古怪的笑。

这种笑,让陆林忍不住想起了之前自己邻居阿婆死的时候,停尸三天入棺时的模样。

当时阿婆的脸上,也就是这样似笑非笑的表情。

嘿嘿嘿……

陆林下意识地去看了一下温甜甜的眼睛……

啊!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