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五章 那个男人认真了(1)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十五章 那个男人认真了(1)

2019-07-14更新

仇人见面,分外眼红么?

不存在。

当初张信灵如意算盘落空,羽翼被剪除,步步失算,这事儿却都是她自己作的死,与小木匠又有什么关系呢?

就算她最终翻盘的希望,也就是那“帝俊之心”被夺,也是她自取其辱而已。

小木匠不过就是说话大声了一点而已嘛……

许你算计别人性命,就不许别人说话大点儿声?

世上断没有这般霸道的道理吧?

这么多年过去了,小木匠与徐媚娘见面,都能够泰然自若,双方都能够控制住心中的狂野,波澜不惊,没有任何的冲动,而徐媚娘就算是不喜欢小木匠,也只有背后使绊子,当面还是笑嘻嘻的……

所以小木匠觉得,此番见面,张信灵多少也会如此吧?

但他很明显还是低估了张信灵心中的怨恨。

这世间,有一些怨恨会随着时间慢慢冲淡,最终消失无踪,彼此都会释然,但还有一种怨恨,会在心中一直存留。

它宛如毒蛇一般,不断噬咬着当事人的灵魂,以及郁积,最终变成了一种执念。

执念,是一种相当可怕的东西。

张信灵便是如此。

她这些年来,沉沦杀戮,成为了邪灵教沈老总手中的一把刀,不断地用血腥来刺激自己,让自己不去回想当年那一幕,然而每一次午夜梦回的时候,她都会忍不住地想着:“如果我获得了那帝俊之心,又该如何?”

她或许已经成为了龙虎山上,千百年来,唯一的女天师了吧?

又或者……

这是一根刺,刺得她遍体鳞伤,性情大变,而现如今,她终于碰到了当年那场意外的始作俑者,又如何能够不激动呢?

所以几乎是确定了那个面具男身份的一瞬间,张信灵手中那把篆刻了无数符箓的金属长剑,便陡然飞了起来。

它带着张信灵,宛如一道疾光,落到了小木匠的身前来。

直取心脏。

数年未见,张信灵别的不说,这杀人的手法倒是变得干净利落许多,人如疾影一般过来,快得让人几乎感觉不到她的接近。

等发现的时候,她的剑尖已经刺到了眼前来。

不但如此,张信灵手中的剑,顶端有宛如螺旋一般的劲气,仿佛能够绞杀一切。

一般人就算是你用兵刃来挡,恐怕也会被这样的气劲给转晕,随后受死。

趴在小木匠背上,顾不得用手撑着肩膀的灵秀小尼瞧见对方这出手的架势,以及近在咫尺的锋刃,下意识地大叫了一声:“啊……”

好快的剑。

好凶的人……

灵秀小尼吓得都快闭上了眼睛去,然而却发现那来势汹汹的女高手仿佛突然间定格了一般,竟然就停在了自己身前。

自己甚至都能够瞧清楚对方脸上,那几道狰狞的疤痕来……

这是怎么回事?

灵秀小尼心惊胆战,随后瞧见那仿佛能够刺穿一切的剑,居然被这个屈虎逼用单手,食指与中指,将那剑尖架住了。

灵秀小尼自认为这辈子,都没有瞧见过这把犀利的剑。

这样的剑法,在她看来,天下间都罕有。

但让她震惊的,是这么快的剑,这么汹涌的劲气,却是被这个叫做屈虎逼的男人,给随手化解了。

他怎么这么厉害?

这么厉害的人,为什么江湖上都没有听过呢?

要知晓,“屈虎逼”这三个字虽然拗口,但还是挺让人记忆深刻的。

毕竟正常人,不会叫这么一个傻波伊的名字。

小木匠一招“鹰衔长蛇”,将张信灵那利落的一剑给拿住,让她难以寸进之后,淡定地说道:“许多年未见了,不必如此激动吧?有什么事情,不能好好商量?”

灵秀小尼:什么,他们认识?

不开心。

张信灵长剑被拿捏,脸顿时就涨得通红,整个人开始不断用力,经脉之中充斥着爆炸一般的力量,那气息却是鼓荡而起,将衣服都吹得飞扬起来。

她则双目赤红,死死地盯着小木匠,一脸怨毒地喊道:“商量什么,只有你死了,我的心方才能安……”

这话儿说完,张信灵的身上却是爆出了一股巨大的力量来。

剑尖之上,却是刺啦啦地放射蓝紫色电光来。

小木匠感觉指尖发麻,不再用那粘劲儿拿住长剑,而是抽身后退。

两人分离。

小木匠往后退开,而张信灵则挥出了十八剑来,每一剑都来势汹汹,气吞山岳,那剑尖之上,甚至还有电光摇曳,显得十分恐怖。

而张信灵本人也在这个时候,开始有了变。

她整个人仿佛着魔一般,有雷光将她笼罩,举手投足之间,都有雷爆之音浮起,让人为之震撼。

小木匠瞧见,知晓这几年过去了,张信灵投靠邪灵教,也并非是没有收获的。

不过这也是能够预料得到的,毕竟没有肉骨头,谁愿来做狗?

灵秀小尼趴在小木匠背上,因为极度的颠簸,使得她根本不敢乱动,死死抱着小木匠的脖子,瞧见眼前这个一言不合就开打的女人手中长剑划出一片电网来,整个人也变得如同那爆发的火山一般,心中惊骇。

她想着莫不是这个叫做屈虎逼的小哥伤了那女人的心,辜负了别人,方才让那女子变得如此狂躁?

小木匠瞧见张信灵这等架势,电光雷鸣间,又有着一股邪恶妖风,却是将道家正宗,与邪祟手段结合一处,着实骇人。

不过她的场面弄得这般厉害,也并非没有坏处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