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章 狠辣女(1)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八章 狠辣女(1)

2019-07-11更新

那个满脸威严的中年男人没说话,只是冷冷盯着他,似乎想要从他身上瞧出一点儿不同寻常来。

对方弄得小木匠满身不自在。

他知晓这肯定是小韩帅不服气,叫人过来刁难自己的,所以也没有再作理会,而是往前走了一步,平静地说道:“劳驾让一下……”

他作势要走,那男人往前一站,再一次拦住了他,随后闷声闷气地说道:“我倒是要看一看,在这泉城里,还有谁敢不给我孔乙凡面子……”

说罢,他却是直接上手,朝着小木匠的身上抓来。

小木匠听到那人自曝称呼,下意识地往后退开,然后抬头打量了一眼,问道:“孔府的?”

那中年男人得意地笑了:“当然。”

小木匠出道也有一些年头了,自然听说过那“南张北孔”的名声,毕竟纵观中华五千年历史,能传承千年而不断绝的家族,唯有孔氏与张氏。

孔子与张道陵,南张北孔,一道一儒,百世而存。

这般的世家,自然积蕴颇深,不知道有多少的法门、手段以及天材地宝的积累,家学渊源。

他是见识过龙虎山天师府张家的风光,但这孔府,只听闻过,却未曾打过交道。

他一直觉得,孔府既有孔子儒家庇佑,又有诗文传家,教出来的门下子弟,必然是精英之人,就算是没有天师府那般的天纵奇才,但想来也不会是那种“摧眉折腰事权贵”的主儿。

结果他与孔府中人第一次的打交道,竟然会是这样的一个情形。

出于对孔府名门的尊重,小木匠并没有立刻动手,而是平静地说道:“阁下能够代表孔府么?”

那满脸威严的孔乙凡盯着小木匠,说道:“你甭管我能不能代表孔府,今天我就要好好教育教育你,让你也知晓什么叫做长幼尊卑……”

说完话,他的右手五指屈拢,再一次地抓了过来。

这一回小木匠没有再让开,而是伸手如电,一瞬间抓住了对方的手腕,让他没有办法用劲儿。

不过那孔乙凡既然知晓了他的名声,还敢跑来找茬,显然也是有本事的,当下也是将手一翻,随后使用那小擒拿术,准备与小木匠在这方寸之间争锋……

但小木匠却并没有给对方机会。

他的恶速度更快,用劲更巧,力量更足,一拉一扯之间,却是将对方给直接摔翻倒地去。

随后,眼看着孔乙凡身后的一帮人等准备一拥而上,小木匠却是一脚踩在了孔乙凡的脑袋上,随后冷冷看着场间,缓声说道:“各位这是想找死么?”

众人感受到了小木匠在那一瞬间散发出来的杀气,心头疾跳,下意识地停下了脚步来。

树的影、人的名。

而随后,小木匠将踩在孔乙凡脑袋上的脚挪了下来,随后大摇大摆地下了楼去。

那孔乙凡从地上爬起来,冲着旁人喊道:“上啊,拿下他。”

他瞧见这些人都没有动,顿时就急了,伸出手,朝着旁边那人的腰间摸去,想要掏枪,结果却被那人给抓住了手,随后说道:“凡爷,算了吧……”

没必要。

虽说小韩帅在这泉城之中,算得上是一号人物,但并非能够横行霸道的主儿。

那么多人看着呢。

倘若他们仅仅因为别人不肯敬酒这么一件小事儿,就在这光天化日之下动了枪,那么必然会出问题的。

毕竟就算是韩主席,也没有办法在这地界一手遮天。

虽说鲁东这些年一直独立于中央之外,但多少还是得讲王法的。

听到这人的话语,孔乙凡只感觉满口恶气,难以抒发。

想起他刚才在小韩帅和那娇俏可人的徐媚娘的面前说的大话,让他更是无地自容,当下也是恶狠狠地一甩手,骂道:“你们这帮成事不足、败事有余的家伙……”

说着话,他也下了楼去。

不过这回他自然不是去追人,而是扯呼,免得在这儿丢人。

小木匠出了泰丰楼,回想起刚才的事儿,脸上露出了一抹古怪的冷笑来。

对于孔乙凡这样的人,他从来都不放在心上。

甭管对方到底是不是孔府之人,他都不关心,反倒是那徐媚娘的态度,让他忍不住多想了一会儿,咀嚼一二。

很明显,那位不知年纪的女人,内心的态度,远非表面上的那般热情和善。

刚才之所以有那么一幕,少不了这女人在背后的挑拨。

但对方使出这样的手段来,恰恰说明了一点,那就是她其实并不敢明着动甘墨,所以才会通过小韩帅来恶心一下他。

如果是这样的话,小木匠忍不住揣摩起了沈老总的态度来……

他心中思量着,踱步往回走,结果感觉到头顶上有一阵微风风掠过,抬头一看,却瞧见远处的屋顶上,有好几个黑影在跳跃,那轻身手段着实了得。

瞧见那几个身影的一瞬间,小木匠还以为对方是冲着自己来的,心头跳了一下,随后没有感受到敌意,这才放下了戒备。

他仔细打量着,瞧见那几人却是几个起落,跑到了南边去。

小木匠左右无事,所以也来了性子,往不远处的巷道走去,瞧见左右无人之后,也攀爬上了墙面屋顶,紧接着使用那登天梯的纵身手段,远远地跟着,想要瞧一眼这些人都是干啥的。

毕竟泉城这儿因为青州鼎之事,搅得一阵风云翻涌,不同人汇聚于此,指不定有多少热闹可看。

现如今戒色大师不见人影,小木匠想要了解更多的消息,就得主动介入其中来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