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章 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(1)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七章 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(1)

2019-07-10更新

两场大戏,多点开花。

戒色大师告诉小木匠,尽管他对于真龙此物,有着很大的兴趣,但那九州山河鼎,无论如何,都不能跟落入日本人的手中,所以他思前想后,终究还是决定去凤城走一遭。

说完这些,两人分别。

临别前,小木匠告诉戒色大师,说如果有可能,他说不定也会赶往凤城。

到时候他们便在鲁东重聚。

戒色大师说好。

他离开之后,小木匠也陷入了沉思之中。

事实上,如果让小木匠来选择的话,他估计也会前往鲁东,阻止日本人夺取九州山河鼎。

之所以如此选择,一来他与日本人算是彻底杠上了,再有一个,对于真龙,小木匠其实是有见过的。

那玩意,甚至还附在了他的身上来。

虽然后来飞了。

他此刻的眼界,与往日已然不同,相对于江湖上的纷乱与争斗,早就不再关心,因为他已经返璞归真,开始谋求找寻真我——这种境况,其实有点儿类似于道家修行到了最后之时的斩三尸一样,只有将境界攀升上去了,方才能够得到更近一步的发展……

当然,如果事情涉及到日本人的话,那么又将另当别论。

小木匠不知晓诸般事情的背后,冥冥之中,是否真的有一双大手,将他最终推动到了日本人的对立面,但当他从顾白果口中得知鲁大战死于日本半神凉宫御之手时,心中已经暗自下定了决心。

命运最终织成了一张网,而他甘墨,最终也顺从了命运的安排。

那就是,鲁大身上曾经的负担与期望,将由他背起来。

包括对抗半神凉宫御这个看上去无法战胜的敌人。

没有人逼他。

但小木匠却觉得,或许……这就是命。

他一步一步地走到了这个高度,就不可能视而不见,撒手不管。

国运不昌,我愿以命续之。

民族危亡,我以脊梁顶住。

********

小木匠没有选择随着戒色大师一起走,因为他知晓戒色大师有他自己的圈子以及同伴。

而他对于佛门那一圈人并不熟悉,所以也就没有必要凑在一块儿。

他也习惯了自己一个人行动。

所以当天晚上立刻乘船北上,随后转了火车,前往鲁东。

人生并非坦途,正如同前往鲁东的道路一样,充满了无数的岔路口,也将面临着无数的选择。

每一个选择,都将影响着自己的人生。

以及别人的……

如果说小木匠并非是前往鲁东,而是顺势南下,前往洞庭湖的话,或许会有很多的事情发生改变,一些人、一些事的结局或许也就真的朝着另外一个方向流去了。

许多让人遗憾的事情,或许也就不会发生……

但世间终究还是没有如果,小木匠也没有未卜先知的功能,所以即便是错过了什么,他也不曾知晓。

八天之后,他出现在了鲁东省会泉城,在一家招待所落了脚。

风尘仆仆的小木匠洗去一身尘埃之后,已是傍晚时分,于是起身,前往当地最有名的馆子泰丰楼。

抵达馆子之后,他进门点了一大桌子的菜,随后要了一壶酒,慢条斯理地品尝起了美食来,时不时小酌一杯,十分逍遥自在。

大约到了傍晚七时左右,一个小厮来到了他的跟前,低声问道:“请问是甘爷么?”

小木匠点头,说对。

小厮递给了他一封信,然后说道:“是一位大师傅让我转交给你的。”

小木匠摸出了零钱来,给他打了赏,随后接过了那封信来,拆开之后,展开信纸一看,瞧见上面写着“鼎至泉城,督军府中”八个大字。

他翻手,将那信纸收了,然后若无其事地继续吃起酒菜来。

小木匠之前扑往凤城,得知那一场争端早就结束,出土的青州鼎被秘密运出,他与戒色大师的一个晚辈见过一面,那人告诉他,说大师说过,若是他来了,便让他前往泉城的泰丰楼中,两人相见。

结果现如今戒色大师没有露面,反倒是递了这么一个纸条来,着实让人有些琢磨不透。

“督军府”他自然是知晓的,指的应该是独掌鲁东军政大权的韩主席。

也就是说,青州鼎,落在了韩主席手中?

他这些年走南闯北,倒也听过韩主席的名声,只不过这么一位军政要人,他真的能够拿得住这众人垂涎的青州鼎么?

小木匠笑了笑,也没有继续动作,而是认真吃着菜。

他毕竟初来乍到,肯定不会贸然出手,至于后续之事,得等与戒色大师见过面之后,再作沟通。

就在他慢条斯理地吃饭时,二楼楼梯处,却蹬蹬蹬走来了一群人,其中领头那个,却是个女子,长得婀娜多姿、天香国色,那架势一出现,香风阵阵,二楼大厅吃饭的食客全部都愣了,不少人甚至都忍不住站起了身来。

天底下,竟然有这般美丽的女子?

怕不是仙女哦……

那女子似乎也经常遇到这般的情形,对于一众臭男人直勾勾的目光并不在意,反而有着几分得意。

她款款走着,本来是想要前往三楼,然而余光扫量,却是瞧见了正在埋头吃饭的小木匠,犹豫了一下,却是对旁人低语几句,随后朝着小木匠这边走了过来。

小木匠眼中只有酒菜,而无美人,故而众人都仰头望去之时,他正在对那葱烧海参较劲儿呢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