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章 多事秋(1)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六章 多事秋(1)

2019-07-10更新

徐青山的话,让小木匠陷入了沉默,好一会儿之后,方才问道:“只是搜集我的消息,还是说其他人也有?”

徐青山老实回答:“除了你之外,还有汪秘书身边的董惜武,以及王红旗。”

得,龙脉三子。

小木匠已经提前从李梦生那边得到了消息,所以并不惊讶,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,然后说道:“搜集我的消息,也许只是对我感兴趣,并不是想要对付我呢……”

他不愿多提此事,所以淡化处理,但徐青山是老实人,并没有听出小木匠的话中之意,而是认真地说道:“不一样,驻扎在法螺道场的那几位空降人员,已经对道场的所有成员下了死命令,说一旦有你的消息,不计任何代价,立刻汇报给他们,总部重重有赏……这架势,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目的。”

话已经说到这份上了,小木匠也不好再装傻,只有给徐青山吃定心丸:“你放心,我不会让他们找到我的。”

事已至此,小木匠也没有好意思再作停留,于是与徐青山又说了两句,随后告辞离开。

徐青山身体不便,没有亲自送他,不过还是叫了心腹之人,一路送出了山门。

离开了这一片山林石阵,小木匠回望远山,忍不住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浊气来。

他之前以为这法螺道场是屈孟虎的基本盘,是绝对可以放心的地方,但没想到它也即将沦陷,成为了邪灵教总坛手中的猎物。

想起今日之遭遇,小木匠忍不住回想起了当年与屈孟虎分别之时的情形来。

当时的屈孟虎意气风发,想要凭借着一己之力,去改变鱼龙混杂的邪灵教,对其寄托希望,想要让它变成民族崛起的推动器。

但现在看来,他应该是失败了。

不能说是他不够努力,又或者说是沈老总欺骗了他。

想一想,屈孟虎败给的,恐怕是人性的弱点。

趋利避害。

人们总是关心对自己利益相关的事情,而不愿意去改变自己,让屈孟虎就算是有万丈豪情,最终也是无济于事。

这天下,终究不是一两个满腔热血之人,就能够改变得了的。

想到这里,小木匠忍不住想起了另外一个人来。

那个原本满头秀发,最终全部秃了的男人,他现如今,是否还在坚持着自己的初心呢?

如此思索着,小木匠不由得忍不住冒出了那一把鲁班尺来。

这几年的时间,他有一半,是在鲁班尺开启的那个秘境之中度过的。

秘境的尽头是什么呢?

他没办法说给别人知晓,不仅仅是他不能说出口,也是因为别人无法理解其中的奥义……

屈孟虎或许懂得这些,毕竟那个地方最核心的东西,便是他最擅长的玩意。

在那样的地方,更能够理解这世间最底层的规则认知,从而也能够攀上更高的险峰,成为更好的自己。

小木匠不知道鲁大是否去过哪里。

但小木匠可以肯定一点,如果鲁大去过那里的话,那么他现在或许还活着。

鲁大或许正在这世间的某一处角落,盯着自己呢……

因为去了那里还能够返回这世间的人,即便是对上半神,也就是国人所说的“地仙”,应该也不会完全没有还手之力吧?

良久之后,小木匠将鲁班尺握在手心,随后收了起来。

他见过了这世间许多的风景。

而别人却并不知道。

这件事儿对他而言,是一件好事,毕竟“众人独醉我独醒”,无论如何,都是让人心情愉悦的。

但,也很容易让人迷失自我……

事实上,小木匠也一直徘徊于迷失的边缘,无数次的自我怀疑和否定,以及质疑这世间的一切,让他近乎于崩溃了去。

这半年多来,他与顾白果一起,陪着梁林两位走遍各地,其实也是一种自我修行。

精神上的修行,对于小木匠而言,比任何都要重要。

他需要找寻自我。

这才是最根本的东西,而不是经历一些事情,或者得到什么收获之类的琐事……

一个男人的成长,才是核心。

茫茫林原之中,这个男人缓步走着,风起,落叶在他的身边打着转儿,仿佛他就如同一棵树木那般。

没有人知晓他曾经的过往,但小木匠却一直记得,他或许有过许多的名字,什么鲁班圣手、什么甘墨、甘十三……但自始至终,他的内心,都只有一个。

小木匠。

或许多年之后,人们只会记住他手中的旧雪刀,而不是那双可以雕刻一切的灵活双手,但这些都无所谓。

他记得就好。

十日之后,大江东去,滔滔岸边,小木匠与一个脑袋大、脖子粗的胖大和尚碰了面。

这两人,也是多年未见面了。

寒暄过后,小木匠也是直接开问:“大师,我妹妹现在如何?”

这位笑呵呵如弥勒佛一般的胖大和尚,却是一直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戒色大师。

戒色大师笑着说道:“你觉得如何?”

小木匠感觉到了对方话语里面的刺儿,有些意外,开口说道:“我……不知道。”

当初他与顾白果从大雪山下来之后,便直奔了藏边去,想要找到戒色大师,以及他那妹子,了解一下近况,结果他妹子根本不给机会,完全就避而不见,而戒色大师更是与他擦肩而过,远赴青海去了。

很显然,那个附身在了实验体一号身体里的女孩儿,即便是深受佛法教化,但最终还是没有释怀,做不到放下。

小木匠失望而回,此刻碰见戒色大师,又忍不住地问了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