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一章 前“女友”(1)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六十一章 前“女友”(1)

2019-07-01更新

顾白果哭成了泪人。

这并非是她有多矫情,事实上,换位思考一下,当你的亲人视你为仇寇,不但污言秽语,而且还恨不得你早点死去的时候,这里面剧烈的情绪冲突,并不是一般人所能够承担得住的。

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心魔和困境,譬如小木匠之前与自己的小妹第一次真正“相遇”之时,也是如此。

好在他妹子与他之间,虽然有许多的爱恨情仇,但最终在小木匠受到危险的时候,却还是愿意挺身而出,而且后来虽然没有释怀,但伴随着戒色和尚离去,也算是一种解脱。

那些远比顾白果此刻需要承担的,要更加轻松一些。

如果说小木匠与自己妹子之间,多多少少还残存着人性之间的温情,那么顾白果与顾象雄之间,就只剩下了冷冰冰的漠然了。

宛如仇寇,宛如仇寇……

那么,何必多言?

小木匠伸手过去,揉了揉哭得浑身都在发抖的顾白果脑袋,将她的头发给弄散了,随后又伸手过去,将她脸上的泪水小心擦拭了一下,柔声说道:“别哭,一切有我呢。”

就算全世界离开你,还有一个我来陪。

怎么舍得让你受尽冷风吹?

拔刀吧。

对顾白果展现了温柔一面的小木匠,瞧见顾象雄领着另外六人,朝着他这儿扑过来的时候,毫不犹豫地将手伸进了怀里去。

鲁班尺不见,多了一把刀。

刀名旧雪。

旧是新旧的“旧”,雪是寒雪的“雪”。

寒雪是程兰亭从渝城袍哥会的兵器房里找出来,送给小木匠的,但那把刀,最终断了。

这把旧雪,是金陵铁王以断刀铸就,然后由天才国画师、符王李梦生亲手设计并且附符,最终加入了寒雪刀魄而成……

当然,说再多,也无法形容这把刀的牛逼之处。

因为它是真正属于小木匠的刀。

没有任何东西,能够替代。

拔刀。

唰……

一刀寒光凛冽,直冲头顶而去,这片寒光,却比外面的大雪山还要冰冷,带着一股让人骨子发凉的气息。

它让那七人都感觉到了一阵说不出来的森寒与恐怖。

世上之人,对小木匠有各种的传言与吹捧,特别是他那“鲁班门徒”的身份,以及不断斩杀日本高手的事迹,被人大吹特吹,掩盖了一切。

他的刀法,似乎就没有怎么被人提及过。

但小木匠的刀,真的就一般般么?

无论是顾象雄,还是被他拉过来结阵以待的这帮人,在下一秒,就感受到了当初黑道巨擘韩抱剑曾经感受到的一切。

好快的刀。

那刀就仿佛天上的云彩,看似遥不可及,与自己毫无关系,但下一秒,阴云密布,大雨立刻就瓢泼而至。

它又如风,无形无质,但又无所不在,似乎哪里都能够感受得到它。

包括顾象雄在内的七人,有两人拿刀,三人拿剑,另外一人拿着一杆银枪,而顾象雄则是拿着一根药锄。

大雪山一脉虽然是那医家遗脉,但毕竟是修行宗门,与人拼斗的手段还是有的,而且医道不分家,正是熟悉身体与医理,使得他们的修为,却比寻常宗门还要磅礴与雄厚。

七人立于一处,彼此结阵,凭借着极强的默契,以及雄厚的修为,却也宛如一堵石墙那般,让人感觉到坚不可摧。

但小木匠,一人一刀,却给这七人有一种面对千军万马的感觉。

双方一交手,场面上仿佛倒调了过来,人多势众的,仿佛是小木匠,而不是他们那一方。

漫天飞舞的刀光剑影,以及漫步其间的小木匠,成为了场间的一道风景。

至于其他人,即便是修为高深如顾象雄,都不得不疲于应付。

顾象雄手中的药锄,是祖辈留下来的。

它也算得上是一件法器,挥舞之间,似乎有许多芬芳药香,凝聚一处,甚至还有让人昏昏欲睡的效用。

年轻之时的顾象雄,曾经凭借着这药王锄,在西南之地,闯下很大的名头,让人刮目相看,再加上医家遗脉的天然优势,使得他面对的大部分人,都对他客客气气。

毕竟无人不生病,生病就得找医生。

谁都得求他。

即便是当时如日中天的黑道巨擘韩抱剑,对他都是客客气气。

这件事情,顾象雄喝多了酒的时候,就会拿出来,与后辈夸赞,讲起来洋洋自得,收获了不少敬佩的目光。

然而直到此时,他方才知晓,什么叫做“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”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