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七章 雍熙文的挑拨(1)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二十七章 雍熙文的挑拨(1)

2019-06-17更新

别人都有随从,但雍熙文却没有,他出了张飞楼之后,便一个人朝着北边的街道走去。

难怪那两个布商,以及湖州会馆的经理对他都不太愿意搭理,正所谓“落难凤凰不如鸡”,熟知渝城场面上的这些人都晓得,现如今的雍德元已经今非昔比了。

他不再是渝城袍哥会那炙手可热的闲大爷了,单纯就是个“玩角儿”,那些商人跟这样的人关系打得再好,也没有任何用处,反而有可能会引起渝城袍哥会现如今掌管权力那一批人的猜疑。

事实上,最开始的时候,雍熙文身边还是有几个弟子和随从的。

但随着时间持续,下面几个人渐渐看出了雍熙文风光不再,很难有再翻身出头的可能,所以有的便直接告辞,而有的则旁敲侧击地提了出来,让雍熙文没脸让这些人跟着自己没前途地混下去,所以也就放了手。

想当年,他这位闲老大不但产业众多,而且地位颇高。

毕竟是渝城袍哥会的大金主、大水喉,不管走到哪儿,都有人敬着、捧着、小心翼翼伺候着,哪像现如今……

不过雍熙文也习惯了这样的场面,他被程兰亭放出来之后,人也变得低调许多,除了喜欢逛些茶馆、梨园和妓馆之外,很少有出去,尽可能地不让程兰亭惦记他这么一个人。

这一次之所以会过来,是因为他欠了万德虎和黑虎帮一个大人情,抹不开面,所以才来的。

结果一来,却碰到了这么一件糟心事,让他感觉到倒霉无比……

雍熙文匆匆往北边走去,结果埋头走着,差点儿撞到一人。

他脾气可比当年要强许多,当下也是与那人道了一声歉,随后准备绕开,没想到那人又拦在了他的面前来。

这时雍熙文才感觉到了不对劲儿,抬起头来,瞧见挡在自己面前的,居然就是刚才单枪匹马杀到张飞楼三楼,将万德虎脑袋取走的甘墨甘十三。

他顿时就吓得连连后退,随后转身就要逃开去。

不过雍熙文蛰伏这几年,不但失去了锐气,就连修为反应都查了一些,这边一转身,瞧见甘十三又挡在了他前面来。

若是往日,雍熙文绝对会愤怒暴起,与小木匠较量一番,而此刻,他却求起了饶来:“十三兄弟,咱们往日虽有恩怨,但那都是过去的事情来,现如今你修为精进、名震江湖,没必要与我这么一个失了势的糟老头子计较吧?”

小木匠虽然有心与雍熙文合作,但并不会一上来就把底牌给撂出来。

他当下也是恐吓地出声威胁道:“我抵达渝城这件事情,除了渝城袍哥会之外,并无别人知晓,结果我刚和陈龙以及程寒喝过酒之后,出门就被人伏击了,一定是渝城袍哥会内部出了叛徒,将我的消息传给了日本人——我想来想去,都想不出这人到底是谁,直到瞧见你出现在了日本人的酒席之上……”

听到这话儿,雍熙文顿时就慌了,赶忙说道:“等等,等等,你在渝城这件事情,是几天前你被伏击,发生枪战之后,我才知道的;在此之前,我也不知道你在渝城啊?而且我今天之所以出现在张飞楼,主要是为了还万德虎那家伙的人情,跟日本人真的没有啥联系……”

小木匠瞧见他着急地解释着,不由得冷冷一哼,说道:“哼,我在渝城袍哥会并无仇人,唯一有仇怨的,也就雍熙文你了,而且你儿子雍德元之前数次谋害于我——现如今假借日本人之手,想要将我给弄死的,除了你,还能有谁呢?”

雍熙文几乎是毫不犹豫地说道:“程兰亭才是幕后主使者!”

小木匠眉头一挑,冷冷笑道:“我与程龙头关系不错,当初我在渝城,正是受他庇护,而且我与他儿子程寒相交莫逆,后来我又斩杀了鬼王吴嘉庚,以此报答——你觉得凭着我与他的关系,你能够挑拨离间得了么?”

雍熙文瞧见小木匠完全不信,顿时就着急了。

他左右打量一番,然后说道:“十三兄弟,咱们去那边没人的巷子聊一聊,如何?”

小木匠盯着他,停顿了好几秒钟,方才说道:“好,我给你一个说服我的机会……”

两人来到了旁边僻静无人的巷子里,雍熙文瞧见左右无人,这才开口说道:“十三兄弟,我知道这件事情你未必会相信,但我可以用我这条老命发誓,程兰亭真的不像你想的那般简单——我跟你讲,他从一开始,就没有安什么好心……”

雍熙文此刻也是从他的角度,将当年发生的事情讲述了一遍。

不过在他的口中,程兰亭当年却是知晓自己儿子程寒会遭受不测,但他自忖手下有保存魂魄之邪术,于是铤而走险,兵行险着,让自己一瞬间变成一个“痛失爱子”、“悲伤欲绝”的父亲形象,从而赢得了帮众大部分兄弟的同情心,随后又在背地里运作,各种手段齐出,最终借势成为了渝城袍哥会的大龙头……

登上这位置后,雍熙文并没有消停,当下也是连消带打,借着为老帮主报仇,以及抵抗鬼面袍哥会这杆大旗,到处排除异己。

不只是他,当初老帮主在世时的那一帮班底,什么褚三爷、梅扣肉以及申霖等人,都被逼得退了下去。

他后来仔细回想了一下,感觉当年廖恩伯廖二爷之事,颇有些蹊跷,鬼王一定是接到了内应的消息,方才赶过去击杀廖二爷的,而那个传递消息者的大帽子,是扣在了他雍熙文的脑袋上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