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一章 火锅与酒(1)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二十一章 火锅与酒(1)

2019-06-14更新

陈龙的热情,让小木匠在某一瞬间的时候,有点儿失神。

之前过来对付程兰亭的时候,小木匠心中是没有半分的犹豫,因为从头到尾,他都对程兰亭这人有着十足的防范心,总感觉那家伙是个隐藏极深的伪君子,无论是最开始作为程五爷时,还是一番运作,当上了渝城袍哥会龙头之后,这家伙都给他一种极为不真诚和算计的感觉。

所以如果他与屈孟虎真的有杀父之仇,小木匠绝对不会手软。

但问题在于,如果在与程兰亭争斗的过程中,加入了程寒和陈龙这些人,那又该怎么办呢?

想到这个,小木匠终究还是有一些茫然无措。

程兰亭固然是人老成精的老狐狸,但无论是程寒,还是陈龙,这些下面的人对待小木匠,可都是用心结交,真诚相待的。

到时候如果自己需要与两者为敌,着实就有一点儿为难了。

真的动手,自己未必能够下得了狠手,但如果只对付程兰亭,这些人又如何能够让他得逞?

毕竟程兰亭可是程寒的父亲,以及陈龙最大的靠山和大腿……

不过所有的疑虑,在一锅热气腾腾的铁锅子端上来的时候,便全部都烟消云散了去。

渝城火锅最早又叫做“涮毛肚”,起源于明末清初的渝城嘉陵江畔、朝天门等码头船工纤夫的粗放餐饮方式,原料主要是最不值钱的牛毛肚、猪黄喉、鸭肠、牛血旺等物,因为方便快捷、美味便宜而流行。

小木匠之前待在渝城的时候,曾经在路边摊吃过,是那种小贩挑着的九宫格,每人一个格子,想要吃什么,自己涮那一格就行,可以许多素不相识的人围在一起吃。

不过陈龙带着小木匠来的这一家则高档许多,将火锅这种街头巷尾的美食移到了馆子里来,从担头到桌上,泥炉依然,只将分格铁盆换成了赤铜小锅,卤汁、蘸汁也改为由食客自行配合,食材则多了蔬菜与实打实的牛羊肉……

当然,各种下水依旧,毕竟渝城人吃惯了这些,口味终究是改变不了了。

陈龙请客,自然安排在店家临江的二楼包厢里,他张罗着帮小木匠调好酱汁,随后与小木匠郑重其事地介绍着各种食物的吃法,比如说这个嫩毛肚只需要用筷子夹着,在滚沸的汤汁中涮个十秒钟,正所谓“七上八下”,便可出锅,不然时间久了,就变得难嚼,不再清脆;又比如鸭肠得“提三下摆三下”,绝对不能超过十秒钟,这个时候的口感最爽脆;而这腌过的老肉片得多煮几分钟,不然入不了味……

小木匠以前蹲路边吃“热八格”,哪有这么多的讲究,边下边吃,熟了就好,而现在吃这个,认真规矩地按着陈龙指导的来,感觉味道也差不多,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。

不过瞧见陈龙如此认真,小木匠也不好说什么,反而赞扬道:“果真不错……”

陈龙听了,哈哈大笑,举起旁边的酒杯,说道:“酒逢知己千杯少,话不投机半句多,来来来,十三兄弟,敬你一杯。”

酒是清冽的姚子雪曲,也就是后世最为著名的五粮液,这酒味道香醇,好喝不上头,是渝城上层社会最喜爱的名酒之一,小木匠与陈龙喝了一圈下来,忍不住夸赞道:“香气悠久、味醇韵厚、入口甘美、入喉净爽……好酒啊!”

陈龙听了,颇为得意,说道:“我拿来招待你的,自然是不错的——只可惜这店家太抠门,不肯把他们家最好的酒拿出来,不管我怎么威逼利诱,哎……”

小木匠问:“哦,还有更好的酒?”

陈龙酒兴很浓,忍不住说道:“对呀,也是产自叙州的,叫做‘酒神酿’,它跟大批量的姚子雪曲不一样,只有一个酒坊出来,产量不高,但味道绝对醇厚,凭借着酒坊主人高明的调酒手段,将各味谐调,弄得恰到好处、酒味全面,有文人骚客曾言,说在这酒里面,能够品味出人生——这话儿自然是吹嘘的屁话,不过我有幸喝过一回,的确是回味无穷,堪称人间绝品……”

小木匠听到陈龙将话题引到了屈孟虎父亲屈天下这儿来,有点儿意外,吃不准对方仅仅只是在聊酒,还是得到了什么消息,有意刺探于他。

所以他也不敢乱接话,而是任由陈龙说着。

好在陈龙聊了一会儿,颇为可惜地叹了一口气,说可惜那酒坊主人不知道得罪了谁,给山贼土匪杀人放火灭了去,而没有了他亲自的调味,从此酒神酿成了人间绝唱,各家珍藏,搞得有价无市了去……

他叹息过后,小木匠举起酒杯来,说道:“别聊这些扫兴之事,来,咱们走一个。”

陈龙哈哈笑,然后说道:“对、对、对,咱们能再见面,当真是缘分,酒神酿我没有,但新上市的姚子雪曲,我却是管够的,今天咱们是不醉不归啊……“

他豪气地说着,两人边吃边聊,推杯换盏,不亦乐乎。

小木匠因为陈龙提及了屈天下之事,人变得务必小心,没有敢直接问询太多,生怕引起陈龙的注意,于是便聊起了陈龙当前的境况,而陈龙也没有太多疑心,讲了自己在渝城这几年所做之事,又聊起了鬼面袍哥会现如今的境况之类的。

不过他对于这些事情的态度并不热衷,反而是对小木匠这些年的经历很感兴趣,特别是长白山下迎战小东洋,陈龙更是反复问询,想要听一听这里面的东西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