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章 不可理喻(2)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五章 不可理喻(2)

2019-06-07更新

那人穿着一身呢子军装,腰间别着一盒子炮,眼神凶狠,左脸上还有一道狰狞刀疤,一进来就打量了两人一会儿,最后目光落到了屈孟虎的身上去,随后问道:“你就是屈天下的儿子?”

屈孟虎即便是被五花大绑,也毫无惧色,点头说道:“对,我叫屈孟虎,屈天下是我爹——你呢?你便是马汝军?”

马汝军凶相毕露,大骂道:“格老子的,跟你老子一个臭脾气,都混成这样模样了,还跟我装大尾巴狼呢……”

他骂完,对旁边的王副官喊道:“去,把后勤的薛瘸子给我叫过来,那家伙以前是前清的牢头,满清十大酷刑他都懂,祖传的手艺,屈天下那龟孙是早死早投胎了,我倒是要折腾一下他儿子,让他这一脉直接就断了根,看他龟儿子还敢翻脸不认人不……”

王副官得令,露出一口黄牙来,点头笑道:“得嘞。”

这家伙离开之后,马汝军打量着屈孟虎,越看越得意,说道:“妈了个巴子的,你们爷俩儿,长得真几把像啊……”

屈孟虎被擒住,全身被捆绑,却毫无畏惧之色,而是问道:“马汝军,当初你落魄时,家父几次三番救济于你,让你不至于饿死,至于后面你出事,也是因为你太好赌了,他屡次规劝无果,才会放手不管的——即便如此,他对你也是有散财之恩的,你就算是不感激,也没必要对他如此恨之入骨吧?”

他不提还好,一提起来,马汝军便就点爆的汽油桶一样,直接就怒了。

这位马副团长扬起左手来,上面却只有三根手指,恶狠狠地骂道:“你知道我这些年,没有这两根手指头,是怎么过来的么?妈的,你老子当初那么有钱,只需要挤一点点油花出来,就能够救下我。可他呢?他居然完全不管我,要不是老子命大,趁着看守的人不注意跑了,我当年就折在那马棚了——姓屈的小子,你还让我感激他?我恨不得杀了那龟儿子……”

他破口大骂着,等发泄一通之后,屈孟虎却反驳道:“明明是你自己惹的事,欠的赌债,跟家父有什么关系?而且断了你两根手指的,是那帮赌场的人,你不恨他们,反过来对一个有恩的人恨之入骨……你脑子到底怎么想的,智障么?”

瞧见自己的阶下囚居然如此硬气,居然还骂起了自己,这位马副团长顿时就恼了。

他直接从腰间拔出了那盒子炮来,指着屈孟虎的眉心,恶狠狠地骂道:“老子怎么做,需要你来评判么?你是不是活腻歪了?”

屈孟虎非但没有畏惧,反而笑了起来。

他咧嘴笑着,露出了一口白牙来,说道:“你的意思,是我给你低头认错,你就能不杀我?反正一会儿你找人来,在我身上下酷刑也是死,不如现在一枪崩死我吧……”

这话儿却是给马汝军提醒了,他枪口向下低了一点,然后嘿嘿笑道:“对,你不说我差点儿忘了,一会儿让薛瘸子过来,什么拔指甲、辣椒水,这都是小玩意,他剥人皮是一把好手,回头把你身上的皮子剥下来来,我做一皮垫子,绝对舒服……”

这家伙很是变态地形容着剥皮的过程,试图从屈孟虎的脸上找到一些恐惧的反馈,然而屈孟虎却笑了,说道:“恐怕你是等不到了。”

他这边说着话,旁边的小木匠身上则泛起了火焰来。

那些火焰,却是将绑在他身上的绳索给全部烧断了去,而他本人,却没有伤到半分。

瞧见这变故出现,马汝军脸色剧变,下意识地将手中盒子炮抬起来,要把这个燃烧着火焰的男人给一枪崩了,没想到手刚刚抬起来,旁边却是飞出一道黑影,他便感觉右手被抓了一道血痕,而枪也直接飞了出去。

马汝军一脸骇然,扭过望去,却瞧见那黑影落地,却是一头痴肥的橘黄大猫,正冲着他咧嘴笑呢。

这肥猫,邪性啊。

别的不说,他老马这辈子,就没有见过这么肥的猫,跟一只小豹子那般大小了……

而没有等他瞧清楚那肥猫,旁边却有了动静,马汝军回过头来,瞧见那屈天下的儿子却是不知道怎么回事,直接从那封闭住的牢房里走了出来,在他旁边处,对他叹了一口气,说道:“本来想留你一条性命的,毕竟你与我父亲,都是上一辈的事情;不过现在,我改主意了……”

马汝军想要反抗,结果眼前一黑,人便摔倒了去,在意识陷入黑暗之前,他听到有人淡淡地说了一句。

傻波伊……

群聊信息
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