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章 街头凶案(1)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七章 街头凶案(1)

2019-05-07更新

如此忙碌一番,已经是下午时分,医师走后,小木匠忙完,询问刘小芽可有养伤的去处。

说到这个,刘小芽却是眼圈一红,直接哭了起来。

带她的红姐那儿,的确是可以落脚,但她却不知晓回去之后,是否会受到数落,会不会让她将伤养好,而养好了伤,会不会又逼她出去当舞女,挣钱还债……

小木匠问她欠了那帮人多少钱,刘小芽告诉他,说起初只是一些饭钱和车票钱,但对方让她签的是高利贷,这利滚利下来,到了如今,却是一笔天文数字,一辈子都没办法还清的。

听完这话儿,小木匠说他们这个完全就是扯淡的,你不用理会就是了。

刘小芽告诉他,说的确没道理,但那帮人告诉她,说白纸黑字,就算是闹到巡捕房去,也是一样——况且他们上面有人的,都是道上的厉害角色,在巡捕房里面也有人,真的要闹腾起来,指不定哪天人就漂到黄浦江去,没了性命……

这事儿听得小木匠双目喷火,忍不住问道:“那帮人在哪里?我倒是想要去会会他们!”

刘小芽只是哭,却不肯跟小木匠说,她告诉小木匠,那帮人是帮会中人,背景很深的,手眼通天,让小木匠犯不着为她去趟这浑水……

小木匠瞧见她如此小心翼翼,忍不住叹息,知晓她这两年应该是受了许多苦楚,要不然也不会如此小心怕事,胆怯无比。

他没有再坚持,而是告诉刘小芽,说这段时间,可以在他这儿养伤,至于以后该怎么办,到时候再说。

说完这些,他又问起刘小芽可有什么能够投靠的亲戚之类的。

刘小芽想了半天,告诉小木匠她在北平那儿,有一个姑姑,早年间嫁出去的,因为与她父亲关系不睦,所以有许多年没有来往过了,不过她那姑姑好几次回乡祭祖,与她还是见过的,而且还挺喜欢她……

只可惜刘小芽只晓得她人在北平,至于具体去处,她也不晓得。

小木匠记在心里,没有再说,而是让酒店送了一些清淡的饭菜过来,陪着刘小芽一起用了晚饭。

当晚小木匠也是陪着刘小芽说话,一来是劝解,让她宽心,不用担心太多,二来也是想要询问那所谓“红姐”一伙人的行踪,准备帮着她出一口恶气。

他与刘小芽聊了许久,也是消解了对方的戒备之心后,终于知晓了红姐那一帮人的下落。

他暗自记下,也没有与刘小芽多说什么,瞧见天色晚了,便各自睡去。

当然,这一回,也是刘小芽睡里屋的床,而他则睡在沙发上。

然而不知道是年轻人火力太壮了,还是与刘小芽相处的时间有些多,而且对方因为“职业”的缘故,时不时无意间流露出几分妩媚风情来,让小木匠却是做了个不太好的梦,弄得他天没亮就起来了,还换了一身衣服。

洗裤子的时候,小木匠回想起梦中的场景来,感觉有些臊得慌。

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呢?简直就是禽兽啊……

不过话说回来,此刻的刘小芽大概是在十里洋场待了一段时间,人变得时髦了,身子也长开了,不再是当初那个梳着大辫子的小豆芽菜儿,着实是一个颇具有诱惑性的美丽女子了。

她如果按照原有的人生轨迹,或许会拥有一个很美满的人生吧?

只可惜此时此刻,明珠暗投啊……

不过,即便如此,也还是有挽回的机会,希望后面的年岁,她能有一段幸福的时光,能够把这段晦暗的人生经历给忘却了去……

小木匠站在阳台边儿,看着外面的十里洋场,颇为感慨。

早晨的时候,医师又来过一回,帮着换了药,而小木匠陪着刘小芽吃过早餐后,告诉她自己需要出去办点事儿,然后就出去了。

他出了锦江,然后直奔刘小芽告诉他关于红姐那一伙人的落脚点。

那地方在法租界一处颇为杂乱的老弄堂里,小木匠赶过去的时候,打听询问了一下,得知的确有这么几个人,不过那帮人昨天就没有怎么露面了,也不知道去了哪儿。

小木匠用一块大洋的代价,从一个抱着猫,满嘴没牙的老太太口中,探听到了足够的消息,但总感觉这些信息,与刘小芽所讲的,似乎有一些出入。

聊完之后,他决定摸进那帮人的住处去一探究竟。

结果等他想办法翻窗而入的时候,发现这儿早就已经人去楼空,没有任何线索了。

这是什么情况?

小木匠有点儿懵,四处查找一番,并没有太多线索,于是决定原路回来。

他出了弄堂,走在外面的街上,脑子不停地思索着,想着各种可能性,而就在这时,他突然间听到有人在大喊,下意识望去,却瞧见一个穿着和服的男子在街口慌张跑着,而在他的身后,则有四五人拿着斧头猛追。

那个和服男子身上有好几处的伤口,腹部一片暗红,却是被血给染得发黑,而这个时候,从侧面冲出一个年轻人来,手中拿着一把锋利的斧头,朝着脑门就那么一剁。

喀……

小木匠听到那斧头剁入颅骨时发出的响声,那声音让人忍不住地牙齿发酸,而和服男子再也承受不住,直接倒在了地上。

他这边一倒,后面那几人立刻就跟上了,四五人冲上前来,那些小斧子冲着地上躺着的人就恶狠狠地剁去。

小木匠瞧着这斧头扬起又落下,显得戾气十足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