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七章 离开(2)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一百零七章 离开(2)

2019-04-08更新

这股力量无时不刻地在侵蚀着她原本的修行根基,想要取而代之去。

顾白果告诉小木匠,说那股力量很猛,她昨天回来之后,一直都在与其抵抗,不敢有半点儿松懈。

如果说她的这具身躯足够强悍,能够经得起任何力量的洗礼与考验,并且有着极强的神志,修为足够,其实让那股力量取而代之、完成重铸也是没问题的,但她知晓,如果一旦放开了那力量的束缚,情况就如同长江的洪流倾泻到了小河小溪之中,一片泽国那般,除了将她的身体经脉给毁去之外,还有可能瞬间淹没了她的神魂,让她变成一具彻头彻尾的活死人。

正是担忧这个,所以“帝俊之心”对于顾白果而言,反倒是一场无妄之灾。

当然,如果她修行到一定的程度,能够驾驭得住这股力量了,对她而言,也算是一步登天的捷径……

至于那一天到底何时会到来,顾白果也不知晓。

听完她的叙述,小木匠忍不住地苦笑起来:“说起来我们两个还真的是有缘啊,此刻的境遇,居然是惊人的相似……”

顾白果听了,露出了一口白牙来,随后在纸上询问起了小木匠为什么这么说。

小木匠不作隐瞒,将整件事情的前因后果与她说出——之前的时候,小木匠也说过一些,但那时顾白果还是白狐之身,两人的沟通交流还是有一些阻碍,现在却不必担心这些……

全部说完之后,两人彼此都有了更深的了解,随后小木匠问顾白果:“你什么时候可以说话?”

顾白果指了指自己的喉咙,然后在纸上书写,告诉小木匠,她喉骨这儿有一块软骨,每次当她想要说话的时候,就会发痒,难以承受,需要假以时日,用劲气将其炼化才行。

两人一个用纸笔,一个说话,不知不觉聊了一下午,也不觉得时间飞快。

差不多太阳落山的时候,王白山终于回来了。

他敲开了小木匠的房门之后,瞧了里面的顾白果一眼,露出了贼兮兮地笑容来,说:“没打扰吧?”

顾白果不说话,只是露出甜甜的笑容来,而小木匠则赶忙走出了房间来,低声说道:“你干嘛啊?别老是当着她的面,说这些怪话好吧?”

王白山摸了鼻子,无辜地说道:“我就问问而已,说什么怪话了?你自己心虚而已吧?”

小木匠苦笑着说道:“有啥事,你说吧。”

王白山却笑了,说道:“没啥事,我就是听人说你回来之后,就一直跟那小姑娘待在房间里,怕你把持不住,搞出什么事情来……”

小木匠无语了:“你看看,还说不是怪话?”

王白山瞧见他被逗得有些恼了,也没有继续拿小木匠开涮,而是说道:“不开玩笑了,我过来找你呢,是跟你说一声,我们明天就回庐陵了。”

小木匠问:“明天就走?这么急?”

王白山叹了一口气,说道:“现如今大局已定,我在这儿也帮不上什么忙,不如早点回去。”

小木匠问:“现在到底什么情况?”

王白山简单聊了两句,总之张啸田虽说利用张信灵的事情,逼着张凌霄瓜分了利益,但大头还是让张凌霄拿去了,毕竟老大占了大义的名分,至于后面这利益怎么瓜分,就得看后面的勾兑了,外人没办法掺和太多。

另外王白山还跟小木匠透露了一个消息,说这回变故之后,龙虎山有相当多的一部分门人选择了离开,也不知道干嘛去了。

总之整个事情背后疑点重重,扑朔迷离的,耐人寻味。

他与小木匠聊了一会儿,却是一拍脑袋,摸出了一个信封来,递到了小木匠手里,说这个给你。

小木匠问这是什么,王白山告诉他,这是一封引荐信。

他与小木匠凌晨喝酒时,听小木匠说起他自己的情况之后,却是想起了一个人来。

那个人叫做戒色,是个和尚。

你别笑。

的确,正规寺庙里面,肯定不会有人取这么一个古里古怪、感觉像是开玩笑的法号,因为正规的沙门弟子取名字,都是有一整套程序的,就算是你愿意,你的师父也不会这般儿戏。

但问题是,那位戒色和尚,并不是正规寺庙里面出来的。

这么说也不对。

怎么讲呢,这位戒色和尚的父亲,曾经是前清秀才,只不过后来穷困潦倒而死,母亲不久只有也病死了,所以他他七八岁的时候,就流落到了鲁东泉城的灵岩寺中,帮着寺内的大师傅们做些杂工俗务,混口饭吃。

这灵岩寺乍一听,好像不咋地,远不如那什么白马寺、灵隐寺,什么少林、寒山出名,但人家在佛门之中,可是相当能打的。

灵岩寺始建于东晋时期,北魏孝明帝正兴元年扩建,到唐代达到鼎盛,地位相当尊崇,历代皇帝前往泰山封禅,都得在这儿落脚参拜,就连当年的唐玄奘唐师傅,都在那地方整理翻译过经文。

牛不牛?

更牛的是这位戒色和尚,别的杂工也是扫地挑水,擦桌子洗佛像,他也是扫地挑水,擦桌子洗佛像,另外还在灵岩寺后厨做了几年斋饭,那味道,相当不错,搞得大师们普遍都胖了十几斤,最后方丈感觉伙食费太贵了,于是把他给辞了。

这哥们二十多岁的时候就失了业,然后在泉城混了半年,浪迹欢场,天赋异禀,不知道弄哭了多少窑姐儿……

突然有一天他就顿悟了,剃光头,自称戒色和尚,然后四处挂单,开始了游方生涯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