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六章 潜(1)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七十六章 潜(1)

2019-03-26更新

南海剑怪笑了,说道:“江湖传闻,撺掇袁项城称帝的羊虎禅在金陵三分满清龙脉之气,有三人得以传承,一人名曰王白山,去了湘赣边界;一人名曰董惜武,先去了南方,后来听说又跟了那位‘引刀成一快,不负少年头’的先生;而最后一人,却正是你,甘墨甘十三,是么?”

小木匠听了,有些错愕,没想到这消息竟然传得这么广。

连南海剑怪这样从南洋过来的人,都听到了。

他有种被名声所累的感觉,当下也是忍不住问道:“这消息,是谁跟你说的?”

此事其实极为隐秘,当事人并不算多,按理说不应该传得这般沸沸扬扬的。

南海剑怪说道:“我们前段时间不是去了豫章么?我在豫章认识了一个朋友,两人一见如故,相谈甚欢,那人邀请我共谋大事,只不过我还有别的事情,所以没办法与他同行。不过与他有过几次彻夜长谈,纵论天下英豪的时候,他谈及过此事,还聊起过你,所以我的印象才会如此深刻……”

小木匠问:“一个朋友?敢问那人叫什么?”

南海剑怪的嘴却很严实,说道:“这个啊,在没有获得他同意的情况下,我没办法与你说太多,不过我觉得,此人乃天下英杰,真乃一奇人也……”

小木匠没有再问了,而是老老实实地承认道:“的确,我确实并不太懂得这龙脉之气的运用之法。”

南海剑怪说道:“你可知晓,我南海一脉的来历?”

小木匠客气地说道:“虽然跟过莫道长一段时间,但他对于南海一脉之事,却是守口如瓶,倒也不曾听他说起……“

为了也抱一下大腿,小木匠毫无廉耻地“定义”了自己与莫道长当初乘船赶路的那段日子。

毕竟,老话说得好,“百年修得同船渡”嘛。

南海剑怪并不知道小木匠的不要脸,只以为他跟自己师兄关系特别不错呢,当下也是徐徐说来:“我南海一脉的前身,叫做南海陷空岛,那地方也算得上是一处道家所言的洞天福地,隔绝于世,又来往自如,而且自成体系,不愁吃穿,先秦时期就有闲散方士落脚,后来到了汉晋时期,便开始形成了聚居点,后来又有许多中原散修南下,特别是唐宋几代的龙脉守护家族前往,最终成为了一处修行圣地。只可惜后来南海巨变,陷空岛沉入海眼,真正与世间断了联系,这才绝迹于中原……”

小木匠听他说完一堆,也不管真假,点头说道:“原来如此。只不过,前辈你跟我讲这些做什么?”

南海剑怪说道:“历朝历代,都会供奉厉害的修行者,而这些修行者投桃报李,也会效忠当朝,一部分特别厉害的,被允许在当朝龙脉之中修行,因为能够吸收散逸出来的龙脉之气,修为也普遍比江湖上的修行者强一些——这些人,有的被称之为皇家供奉,而有的,则被称之为龙脉守护……”

小木匠终于明白了:“前辈,您的意思,是您懂这个?”

南海剑怪笑了,一副孺子可教的样子,说道:“对,我祖上,曾经是李唐的龙脉守护家族,后来唐末五代时期,流落于南洋的……”

小木匠问:“您打算教我?”

南海剑怪说道:“这个可是我祖辈之上的不传之秘,想要教你,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。”

小木匠问:“那您如何才愿意传授于我呢?”

南海剑怪说道:“此事且先不提,等这边的所有事情了结之后,我们再聊,如何?”

小木匠自然是点头答应,不过心中却有些疑惑——为什么他会挑在这么一个时候,来跟自己聊这些?

他到底是个什么用意呢?

小木匠并非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,自然知晓像南海剑怪这样的人,做任何事情,都是有动机的,不可能无缘无故地与他聊这些,只是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,小木匠一时半会儿之间,倒也猜不出来。

猜不出就不去猜了,在当前的局面下,最紧要的,就是将那天乳灵源给找到,免得受制于人。

之前这事儿对于小木匠来说,简直就是一种奢求,但现在不一样了。

有着南海剑怪这样的高手当大腿用,许多想都不敢想的事情,都已经变得可以期待的了。

南海剑怪与小木匠两人藏于暗处,打量了一会儿这天师府,又走了几处地方,他回过头来,对小木匠说道:“这天师府,往日也这么严么?”

小木匠摇头,说不,主要也是这几日在办理张天师的丧事,人比较多,所以看守也相应地增加了。

南海剑怪问:“你可知道有什么防守空虚之处?”

他这话儿还真的是问对人了,毕竟小木匠先前在天师府待过几天,而且出于某些目的,所以他对天师府的结构与防卫特别地留了心。

天师府建筑结构、格局复杂,不过对于一个将《鲁班全书》融会贯通的专业人士来讲,并不是很困难的事情。

小木匠琢磨了一下,带着南海剑怪,来到了先前自己撤离天师府的那条路。

那条动线,基本上算是天师府守卫比较松懈,难以照顾到的线路了。

唯一的问题,是如何避开守门的守卫。

翻墙这个办法,想都不要想了,天师府落成上千年,不断扩建,外围早就形成了一个大阵,任何翻墙闯入者,都会被第一时间发现,然后一定会有高手赶过来,将这“老鼠”给揪出来的。

绝无例外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