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三章 暗渡陈仓(1)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三十三章 暗渡陈仓(1)

2019-03-08更新

冯方伟干笑着说道:“哎,都是我师父乱讲的,他在胡说呢……”

小木匠也笑了,说道:“说嘛,咱们也就是随便聊一聊,不会当真的——你的意思,是我师父将我从北方拐了过来?但问题是,在我的记忆里,我可是流浪了许久,才被我师父给带着的……”

冯方伟说道:“所以那个人就不是你嘛。”

小木匠的脸却一下子黑了,冷冷说道:“说出你知道的。”

冯方伟被小木匠的气场给震慑住了,低下头,喃喃说道:“这件事情我也只是听我师父吹牛打屁的时候说起的,当不得真,不过如果甘先生真的要听,我也就讲一讲,你过耳一笑就是了——我师父说,鲁大老谋深算,当年从北方拐了两小孩过来,故意将懵懵懂懂的小孩扔在路边,也不露面,放蛊一样的养着,等到最后,就剩下一个的时候,这才收来当徒弟……“

嗡……

冯方伟这般说着,小木匠只感觉一股凉气,从脚底板直冲天灵盖上去,浑身都在发抖。

尽管他一直劝说自己,这事儿,一定是张启明那个狗东西在诽谤他师父。

一定是的。

张启明那个家伙,可不是什么好东西。

不管他做出任何事情来,他都不会觉得奇怪的。

只是……

只是冯方伟说的这事儿,却在小木匠的心口上扎了一刀,留下一根刺,让小木匠忍不住地回想起来。

而每当他想起这么一个可能的时候,心脏便忍不住地抽搐着,疼得厉害。

他不知道这真相到底是什么,毕竟他童年的记忆已经遗失了,而现如今鲁大又早已离世,想要弄清楚事情的真相,几乎不可能了。

毕竟,人死不能复生。

然而无论是临死前的张启明,还是此时的冯方伟,他们的话,却是将小木匠这十多年、将近二十年的信念给直接整得快要崩塌了。

在他心中宛如父亲一般的师父,形象也顿时就变得不再那么神圣。

即便小木匠不断地告诫自己,但那念头却如同毒虫一般地噬咬着他,让他难受不已。

冯方伟大概也知道自己说错了话,讲完之后,闭着嘴巴,小心翼翼地看着小木匠,害怕他有什么过激的反应。

但小木匠却显得很平静。

毕竟过去的事情,早就已经过去了,现如今,无论是张启明,还是鲁大,人都已经死了。

活人得为当下负责,而小木匠也是如此。

他此刻最想要做的,就是将小姨子顾白果给救出来,至于别的事情,都是次要的,可以搁一边以后再处理的。

所以他在失神了片刻之后,却平静地说道:“加火,准备干活啦。”

两人忙碌一下午,最终弄出了一打十二根合格的特制蜡烛来,至于其他的废品,小木匠都给弃之不用。

随后他拿了三根给冯方伟,当做是他帮忙的奖励。

两人简单收拾了一下,冯方伟带小木匠去吃饭。

吃饭的地方,是专供那些有身份的客人、供奉就餐的食堂,小木匠和冯方伟刚刚一落座,就听到邻桌的人在聊起昨夜五少爷被抓之事。

小木匠一边吃,一边竖着耳朵听,这才知晓,今天一大早,这位金六爷便去了大帅府,与人交涉,结果不但没有能够领回那五少爷来,而且还搭了七八个人进去,理由是与金五同谋,需要接受调查。

这事儿闹得很大,金六爷回来就摔了一套明朝官窑的茶具。

那玩意十分珍贵,金六爷平日里宝贝得不行,没想到却折腾在了这里。

另外小木匠也终于听说了,金五这回出事,还真的跟烟馆有关——有个大帅下面的师长,他儿子在烟馆里买了一批烟土,结果没两天就嗝屁了,然后那师长检了尸,结果发现中了剧毒。

后来再一调查,知道那小子与金五曾经在窑子里为了一姐们儿争风吃醋,彼此放下过狠话……

那师长怀疑是金五在烟土里下了药,想要置他儿子于死地,于是就闹到了大帅那边去。

这事儿最初经手的,是大帅府的管家苏文印,那家伙在这里面一掺和,却是把证据给做足了——本来据线报,说那烟土里面没有检出毒药的,但后来却有了。

这事儿闹到了大帅跟前,一边是未来的亲家,另外一边是手下猛将,大帅一斟酌,却是将金家给牺牲了。

当然,这个牺牲呢,也是有度的,金五这边肯定没事,不过到时候金六爷可能得找几个得力的手下去顶罪,平息大师长的怒气……

正因如此,所以金府下面的烟馆,又栽了一堆人进去,而且好些个,都是金六爷特别看重的人。

听完这事儿的始末,小木匠心里更加有底气了。

尽管这件事情,牵涉到春城各方势力的勾心斗角,但金五那小子的锒铛入狱,却绝对与他所布下的厌术有关系。

如果说昨天金六爷对他的话还有一些怀疑的话,现在可能更多的,则是惊讶。

越是如此,金六爷想要解决问题的想法,就越是迫切。

而如果是这样的话,他愿意付出的代价就越多。

当然,他最终还是不能直接提顾白果,因为如果一提,目的性就太明显了,那么金六爷就算是再信任他,也会引发许多的联想,乃至影响他所有的谋局。

所以小木匠得换一个方式才行。

他这边默默地吃着饭,将肚子给填饱,随后他与冯方伟刚刚出了食堂,就被王涛给拦下来了。

这位在金府位高权重的管家一脸匆忙地说道:“东家找你们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