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章 鲁班故旧冯方伟(1)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三十章 鲁班故旧冯方伟(1)

2019-03-07更新

听到这话儿,小木匠脸色一变,却是不理会眼前这个气势十足的年轻人,而是回过头来,问带他过来的王涛:“怎么个意思?”

他问王涛,有两个用意,一来是看对方是否真的在弄那“请君入瓮”的一招,二来也是打量周遭,看看四周到底有没有伏兵,会不会来一个摔杯为号,一声吩咐,立刻蹦出一大堆的刀斧手来。

而他问王涛的时候,那中年胖子也是一脸意外,摆手说道:“这,这……”

小木匠瞧见了王涛眼中的诧异,心中就有了底气,回过头来,对着那年轻人不卑不亢地拱手说道:“请问阁下怎么称呼?”

那人颇为傲气地说道:“江湖上人叫我金五福。”

金五福,本名金敬文,金六爷的五子,也是帮着他打理生意,准备继承他这产业的那个儿子。

这家伙,是个棘手角色啊。

小木匠心中了然,拱手说道:“五爷……”

那年轻人立刻打断了他的话,说道:“你要叫,叫金五便行了,不要叫五爷……”

他爹被人称之为六爷,而小木匠叫他“五爷”,他还敢答应的话,那么到底是五爷大,还是六爷大呢?

这家伙倒是个谨慎之人。

既然是谨慎之人,就不可能发出这样的狂言来。

那么此情此景,只有一个解释,那便是这位金五,应该是在诈他。

所以小木匠显得十分淡定,平静地说道:“既然阁下信不过我,那便当我白走一趟吧。行了,王老哥,告辞……”

他说完这话儿,转身就走,显得十分干脆果决。

那王涛好不容易将小木匠给请了过来,结果没想到对方被五少爷一句话就给激走了,当下也是赶忙上前去阻拦。

而那金五则箭步上前,将小木匠拦住,冷冷说道:“被揭穿了,恼羞成怒,想逃?”

小木匠停下脚步,好整以暇地说道:“我倒是好奇,你说的这个‘太岁头上动土’,到底是个什么意思?”

金五说道:“这不是显而易见么?现在我府上弄些歪门邪道的鬼把戏,然后又上门来,假模假式地帮着解开,这跟胡国街上常见的碰瓷,有什么区别?”

对方猜得还真准,准到小木匠都有些心里打鼓。

不过他的心理素质却还是很强悍的,一点儿也不慌,淡然说道:“阁下的意思,是你府上的这局,是我布下来的?”

金五说:“难道不是么?”

小木匠毫不犹豫地针锋相对:“你有何证据,敢这么指控我?”

金五毫不退让:“这不是明摆着的么?春城说小不小,说大不大,懂这玩意的也没有几个,偏偏你一来,就各种事儿都出来了,不是你是谁?”

小木匠被他的逻辑给气笑了,也没有争辩,而是回过头来,看着旁边的王涛不说话。

王涛被夹在中间,难受得很,而就在这时,从里屋里却走出了一个人来,沉着脸对金五喝道:“你在这儿胡说什么?王涛好不容易将人家甘先生请过来,你在这儿咋咋呼呼,到时候人给你气跑了,谁来收拾这残局?”

那人两鬓灰白,身穿一套绸缎褂子,脚上踩着一双黑布千层鞋,看着十分儒雅随和,像是个学堂里面的教书先生。

然而金五一瞧见,就跟耗子见了猫一样,直接就怂了,低下头,规规矩矩地叫道:“爹。”

这个看上去跟学堂里教书先生一样的男人,居然就是华青帮的龙头、滇南最大的烟土贩子金福?

小木匠有些惊讶,而随后,那个男人却走上前来,与他拱手,客客气气地说道:“甘先生,我没有管教好犬子,让你受惊了,抱歉,抱歉……”

金五委屈地喊道:“爹,我……”

这位金六爷看都不看他,淡淡说了一句:“你退下去吧。”

原本颇为骄傲和得意的金五听到这话儿,却是没有一句反驳的话语,灰溜溜地离开了,而小木匠这时方才反应过来,拱手说道:“六爷,您太客气了。”

金福将小木匠领到偏厅的太师椅前落座,随后让王涛去叫人泡茶。

等王涛离开,金福对小木匠说道:“来的路上,王涛应该都跟你交代清楚了吧?”

小木匠坐下,看着这个让他为之头疼的男人,尽可能将心情稳定下来,然后说道:“都说了,不过具体的情况,我得查看之后,再给出结论……”

金福很是满意地点头,然后拍了拍手。

这时偏厅外面走进来一人,却有三十来岁的样子,见到他之后,恭声说道:“六爷。”

金福伸手,指着那人说道:“甘先生,小冯呢,他也是鲁班教出身的,不过他呢,本事不济,看出了点儿苗头,但真让他找问题呢,却半天没结论。所以呢,具体的事情你来跟他聊就是了……”

小木匠看着这人,问:“阁下是鲁班教的?怎么称呼?”

那人笑着拱手,然后说道:“在下冯方伟……”

咯噔。

小木匠的心脏,当下也是激烈跳动了一下,有点儿晕得慌。

冯方伟,小木匠那个便宜师叔张启明的二徒弟。

当初小木匠在金陵那儿,将张启明给干掉之后,从吴半仙口中得知了那个便宜师叔两个徒弟的消息,结果赶过去的时候,得知他的大徒弟已经死了,而二徒弟便正是这个冯方伟。

小木匠当初在冯方伟的家里蹲了他两个多月,都没有逮着人,没想到这家伙居然跑到滇南来了。

而且好死不死,正好在金福的手下当差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