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三章 割衣袍,断假义(1)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五十三章 割衣袍,断假义(1)

2019-02-19更新

艾山大婚在即,作为拜火教右使唯一的儿子,这婚礼自然是得大搞特搞,而拜火教若干高层也一起赴会,那右护法库尔班自然也在其中。

不过他来得比较晚,等他赶到巴音寺的时候,得知火凤凰不满这场包办婚姻,脱身了去,而儿子则带人追赶去了,感觉不妙,便带着同行的八面摩尼、铁叶弯刀、吐鲁番火山一起追赶而来。

没曾想他紧赶慢赶,终究还是没有赶上,抵达郭家堡的时候,听闻的却是爱子的噩耗。

白发人送黑发人,这是人世间最悲凉的事情,饶是以右护法位高权重,波澜不惊的心境,此刻却也抑制不住。

他一边悲鸣,一边朝着这边掩杀而来。

随同右护法一起的,除了那拜火教的顶尖高手八面摩尼、铁叶弯刀以及吐鲁番火山之外,还有四十多个身骑快马、一身劲装的拜火教精锐,此刻含愤掩杀,却有宛如大雪崩塌之势,轰隆隆地碾压而来。

那老琴头瞧见这攻势,当下也是招呼众人:“进屋,摆阵……”

一声令下,来福客栈的一众人手齐声应和,纷纷退后,而小木匠则被那独臂王子乐给搀着,退入客栈之中去。

众人进了楼里,拜火教的攻势已然抵达,眼看着就要冲垮客栈,却听到那老琴头双手一挥,无数浓烟从地下冒出,紧接着幽绿色的火焰却是在离着客栈两丈之外的距离升腾而起,而那个巨大的金色巨人,又重新浮现在了客栈上空去。

这火焰诡异,拜火教不敢造次,赶忙刹住了脚,但终究还是有几人控制不住惊马,冲进了火圈里去。

只见这几人,连同身下的烈马,全部都给那幽绿色的火焰给点燃。

那火焰很是黏稠,粘连在了他们的身上,并没有烧炙衣物,而是往血肉里面转,那马冲了几步,全部化作烟尘去,而人也没法活了,落在地面上,灰烬仿佛拓印一般,只有衣物、兵刃与马鞍,全部存留,看着十分诡异。

这幽绿色的火阵将拜火教诸人拦住,而老琴头则没有去看这帮人,而是抬头望天,显然是在找寻老堡主的踪迹。

来福客栈的一众人手瞧见多年未露面的他此番现身,纷纷迎上前来,顾不得外面凶险,欢快地喊着“盟主”,老琴头伸出手来,开口说道:“诸位,兵荒马乱,稍后再叙,且摆下大阵,各司其职,防备敌人。”

众人轰然应喏:“是。”

这十几人有的跑到了梁上,有的出现在了窗边,有的则跳上了屋顶去。

老琴头则走到了小木匠跟前来,看着半边身子都在发麻的小木匠,从怀里摸出了一个瓶子来,打开瓶塞,倒出四五颗乌漆嘛黑的丹药来,对小木匠说道:“吃下去。”

小木匠不敢违背,结果药丸来,往嘴里吞咽,结果那丹药太过于干了,噎得他难受。

老琴头哈哈大笑,从腰间解开一葫芦来,塞在他的手上,说道:“来,润润嗓子。”

小木匠打开葫芦,一股烈酒的冲劲儿直冲鼻间,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。

老琴头瞧见他有些疑惑,笑着说道:“怎么,怕甚?”

小木匠跟随鲁大行走江湖,配置厌胜之物,以及跌打损伤之类的草药,多少也粗通一些药理的,知晓这酒虽然能够外敷消毒,但内服的话,其实对伤情是没有好处的。

不过此刻老琴头盯着,他也不敢不理,一咬牙,将那酒液倒进喉咙里去。

这烈酒下腹,自然又是呛得不行,不过口中的药丸倒也顺着食道往下滑落了去,紧接着小木匠感觉到浑身发热,那药物在胃袋之中翻滚,药力激发,跟随经脉行至全身上下,他那仿佛碎裂了的胸骨,似乎也没有那么疼了。

老琴头瞧见他气色好转,咧嘴笑道:“怎么样,好点没?”

小木匠点头,说这是什么药,怎么这么神奇?

老琴头得意地说道:“那是,我这太古雪莲丹可是天山神池宫出品的,不但包治跌打损伤、内伤外口,而且药效神速,老子平日里受点儿伤,都舍不得服用呢……”

他话音未落,不远处那来福客栈的管事大声喊道:“老盟主,拜火教的狗贼杀过来了。”

老琴头听闻,回头望去,却见那拜火教的右使库尔班朝着火圈之中扔了个一粒珠子,那珠子散发着微微毫光,却是在火圈之中破出了一个大洞。

而随后,拜火教一众高手鱼贯而入,朝着这儿杀来。

“辟火珠?”

老琴头定睛一看,却是认出了拜火教的这番手段来。

拜火教、拜火教,这帮家伙研究“火”,长达一千多年的时间,自然有诸多法子存留的,即便是这稀奇古怪的幽绿色火焰,他们也都有克制之法。

老琴头瞧见拜火教众人突入其中,冷冷笑道:“找死。”

他提着长刀,冲向了前方。

铛!

老琴头大刀扬起,朝着前方斩去,结果却被一人给拦住,硬生生地扛住了他的这一下斩击。

挡住他的这个黑脸汉子,却也是有说法的,此人叫做铁叶弯刀,却是个肤色黝黑如墨的汉子,他头发很短,全部弯曲,而嘴唇很厚,双目精光乍现,身高腿长,气势沉稳,手中那弯刀看着宛如弯月,但却是由许多柳叶一般的铁片组成的。

此刻他硬生生扛住了老琴头的这一刀,手中兵刃上那柳叶铁片不断颤抖,彼此共鸣,却是将老琴头巨大的力道给卸了下来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