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七章 是非地,远离之(1)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三十七章 是非地,远离之(1)

2019-02-12更新

这个石室有一扇厚重的铁门,但甘堡主的那个伴当并没有将它给锁上,而是虚掩着,他自己则抱着胳膊站在门里面,目不斜视地看着前方,仿佛对面的墙上,有着藏宝图一样。

小木匠看了一下那个背着双刀的男人,犹豫了一下,还是安心坐在了椅子上。

他没有轻举妄动,而是琢磨着事情的前因后果。

先前的时候,老堡主还向他求助过,但他这两日一直在忙,而且也没有机会来到水牢里,所以暂时没有直接接触。

结果一转眼,人家直接就跑了,而且还有人接应他离开。

如果刚才甘堡主的表述小木匠没有理解错的话,水牢真的如老堡主所说,设置了“万重雷狱”,基本上是不可能自己逃脱的。

这就需要有外人的帮助,而关键的钥匙,便是大姑手中那玉扳指一样的玩意儿。

这东西,只有大姑与甘堡主两人的手上有。

小木匠没有与这两人动过手,但凭借着修行者的本能,还是可以感觉到两个都是顶尖的高手,至少此时的小木匠,还是远远不及他们的——特别是甘堡主,虽然他平日里待人亲切温和,但陡然之间散发出来的威严与气息,还是让小木匠感觉到心惊肉跳。

这说明对方是真的很强。

不过这也难怪,甘家堡乃西北几个有名有数的势力,而甘青华能够以老堡主幼子的身份,继承大位,不管从那个角度来说,都是一流人物。

这样的两个人,如果小心保管的话,东西怎么可能丢呢?

事实上,两人手中的玉扳指,都没有遗失。

那么老堡主到底是怎么逃脱的呢?

见鬼了?

另外还有一个问题,那就是这件事情,是否与拜火教的火凤凰有关系呢?

小木匠满脑子迷雾,而这时,门外传来了脚步声。

紧接着,甘堡主走了进来。

他进来之后,吩咐那手下道:“黄狗,你去外面守着,没我吩咐,任何人都不准靠近这里。”

那叫做黄狗的伴当听闻,走出了去,并且将铁门合上,而小木匠瞧见走进来的甘堡主,赶忙站起了身来,开口喊道:“小叔,我……”

甘堡主走上前来,右手放在了小木匠的肩膀上,微微一压,说道:“文肃,我知道你想说什么,其实从一开始,我就没有怀疑过你——你知道为什么吗?”

小木匠原本还想费尽唇舌来自辩,没想到对方来了这么一句话,让他就好像是一拳打在了棉花上,满身的力气使不出来,很是难受。

不过他还是下意识地说道:“为什么呢?”

甘堡主让他坐下,往回走了两步,随后看向了小木匠,认真说道:“文肃,我们叔侄俩,能不能开诚布公地谈一谈?”

小木匠犹豫了一下,点头,说当然。

甘堡主说道:“我们的对话,关系到你接下来的处境,所以请你务必与我说实话。首先我告诉你,不光是他们,我的心里也存在着疑问,就是你的来意是否会危害到甘家堡——很抱歉我这么说,但作为甘家堡的话事人,我不得不谨慎——所以我派了人盯着你,你去了哪儿,有什么动向,碰到什么人,我其实都知道的,正因如此,我才会说我从一开始,就没有怀疑过你,因为你的一举一动,我都掌握着的……”

啊?

小木匠没有想到甘堡主居然在监视着自己,那么他知不知道火凤凰潜入自己房间的事情呢?

想来是不知道的,监视他的人如果进了院子,小木匠应该会发现。

所以甘家堡的监视,是保持着距离的。

小木匠松了一口气,点头说道:“我能理解您这么做,毕竟有的事情,实在是太过于巧合了。”

甘堡主点头,说你能够理解,那真的是太好了,不过这件事情,我可以坦然地跟你说起,但不能当着众人的面说这个,这涉及到我和甘家堡的公信力,所以我没办法去跟你佐证。

小木匠揉了揉鼻子,说公道自在人心,小叔你能相信我,这就足够了。

甘堡主这时又问:“但我有一个疑问,得你跟我解答——在我们的认知中,我父亲,也就是你爷爷,一直处于癫狂状态,但现在的事实告诉我们,他虽然已经入了魔,但并未失去神智,甚至有可能被控制住了,那么……前两次你与他的接触过程中,他是否有表现出清醒的状态来?”

小木匠心中一动,想着果然来了。

上一次小木匠与老堡主见面的时候,就传音于他,告诉他有人在盯着这里,他的任何举动,都会被人瞧见。

这个时候如果他否认的话,可能场面就不会像现在这么温情脉脉了。

于是小木匠果断地说道:“是的,他曾经表现出清醒的状态来,然后传音给我,说让我救他,并且告诉我,是你们设下陷阱,联合龙虎山的道士一起谋害于他,然后还告诉我,我父母的死,其实与你们有关——原谅我之前没有说出来,因为我其实一直都想知道,当年我被拐卖,以及父母之死的真相……”

甘堡主听他坦然承认,很是欣慰地说道:“我很高兴你能够跟我说实话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