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八章 黑头鹰,守坟冢(1)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二十八章 黑头鹰,守坟冢(1)

2019-02-08更新

眼看着小木匠就要摔倒在湿漉漉的水池边儿上,大姑甘紫薇仿佛早有准备的一般,伸手过来,将小木匠给扶住。

随后她摸出那个打开青铜大门的玉扳指,放在了小木匠的脑门上,低声喝道:“凝神……”

这句话宛如一道惊雷,让差点儿昏死过去的小木匠倏然稳住了心神,紧接着深吸了一口气,方才抵消住了刚才那怪人的眼神冲击。

他这边回过神来,心惊胆战,而铁笼里那个半边身子浸在水中的怪物,却发出了畅快地大笑声来:“哈哈哈,果然是我甘家的种,只有身具麒麟精血的人,才会如此大的反应,是他,是他……”

他笑得酣畅淋漓,整个空间都是回声,而跟前的水池中却有水花翻滚。

这时小木匠方才发现,那池子里,居然还豢养着许多鳞甲恶兽,仔细一看,这些恶兽短则两三米,长则三五米,颚强而有力,嘴中满是雪白利齿,腿短有爪,趾间有蹼,尾长且厚重,皮厚带有鳞甲,却仿佛是屈孟虎与他提及过的南国鳄鱼。

那些鳄鱼在水池深处翻滚不休,而笼中之人却完全不在乎,疯狂大笑着,整个水牢都是“嗡、嗡”的回响声。

小木匠这会儿仔细打量,瞧见那人狮头虎眼,额上有一根鹿角般的突触,脏兮兮的毛发,宛如野兽一般的脸上满是污垢,那污垢仿佛凝结成了甲壳,甚至还有光亮泛起,从这儿望过去,感觉完全就是一头怪物坐于笼中,十分震撼。

大姑甘紫薇扶住了小木匠之后,开口说道:“阿爹,看看,这就是你的大孙子甘文肃,他回来了……”

她刚才听到囚于笼中的父亲说出那一番话来,顿时就是心花怒放。

因为老堡主这两年来,已经完全疯癫发狂了,罕有清醒,而此刻居然能够验证小木匠的真伪,大姑以为自己父亲瞧见了走失之后又回返的孙儿后,欣喜之余,却是恢复了清醒。

然而还没有等她高兴太久,那笼中的怪物却突然间发了狂。

只见他猛然站起来,双手撑着那铁笼粗重的铁杆,怒声吼道:“放我出去,放我出去,我要杀了你们,杀了你们……”

它怒吼着,猛烈地摇晃着那笼子,上面的力量传递到了十几根铁锁之上,又连带着整个水牢空间,都在摇晃。

瞧见这山洞摇晃,水池晃荡,那些凶鳄在水中翻腾,小木匠有些心惊胆战,而就在这时,水池上方的顶端,却有一大片金黄色的符文亮起,随后那力量从四面八方,沿着铁索传递而来,仿佛强电一般,将铁笼之中的怪物施加了强烈的刺激,让原本如同疯子一般狂躁的它最终瘫软在地,没有半分动静……

大姑盯着铁笼子里仿佛没有声息一般的父亲,眼泪如珠子一般地落下,难过地抽泣着,而小木匠瞧见她情绪激烈,也不敢多说什么,只是在旁边等着。

他小心翼翼地看着跟前的水池,提防着那些鳄鱼,要万一有畜生想要爬上了袭击他们,也好避开。

大姑抽泣了一会儿,情绪终于缓和过来,对旁边的小木匠说道:“我们走吧。”

小木匠小心翼翼地问道:“啊?他这样,没事吧?”

大姑摇头,说不用,他现如今皮糙肉厚,不会伤到什么的……而且他骤然见你,情绪太过于激动了,所以才会如此,等过两天了,再找时间过来,说不定能够让他的病情得以好转……

小木匠不再多说,点头之后,跟着大姑一起往台阶上走去。

当青铜大门再一次从上方缓缓落下时,小木匠忍不住说道:“他……爷爷在这儿,没人送吃食么?那他怎么过活?”

大姑说道:“上面有一条水道直通水牢,我们平日里会放一些新鲜鱼虾下来,在那池子里畜养着——他现在像邪祟更多于人,只吃血食,熟食对于他而言宛如蛆粪,所以他平日里饿了,便吃那池中的生鱼,有时还会捉一条鼍龙来食用……”

小木匠听到他这般说,心中疑惑解开许多,这才知晓甘家堡的一众人等并非是刻意虐待那老堡主,实在是情非得已。

如此出了暗道,回到上面的院子里来,仿佛重见天日一般。

小木匠抬头看了一眼头顶天空,不知道为什么,心中越发觉得憋闷不已。

而这时大姑的心情却是极好的,她伸手过来,拉住了小木匠的胳膊,说道:“什么滴血认亲啊、胎记之类的,这些都没什么,只有父亲确定了你身上有麒麟血脉,这才真正说明你是我甘家堡子弟,待我将此事说与众人知晓,让大家正式接纳你,回归甘家堡……”

小木匠听到大姑兴奋地安排着,心中却并不激动,而是亦步亦趋地跟着。

说到底,他对甘家堡其实没有什么归属感,也并不打算在这儿常住。

情况果然与大姑所说的一般,当她回到了先前的院子里,将老堡主确认小木匠身上的麒麟血脉之事说起后,原本还有一些疑虑的人也都没有再多反驳。

一众亲戚纷纷上前来,热情地招呼,还给小木匠介绍起了堂内的这一大帮子的叔伯兄长,兄弟姐妹来。

这一番乱哄哄的热闹之后,小木匠人虽然没有认全,但却大体上知晓了甘家堡此刻的情况。

甘家堡在西北发展一百五十多年,开枝散叶,盘根错节,早就已经变成了一个庞大的大家族,不过家族虽大,主家却一直都是实力最强的一支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