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五章 生与死,皆超度(1)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十五章 生与死,皆超度(1)

2019-02-03更新

跟前这个酒糟鼻老头儿,以及刚才的一切,如果说要类比的话,在小木匠有限的经历中,只有两件事情,能够让他如此刻一般的震惊。

第一件事情,便是在苗王墓中,那巨大的石像活了过来,然后轰隆隆地推墙离去。

第二件事情,则是当初前往渝城的水路上,那个姓莫的道士一剑斩杀水中的邪祟。

不过前者只是视觉上的震撼,而后者则是一瞬之间,远不如此时此刻,那老琴头一把刀砍翻拜火教四五十名凶徒那般震撼。

特别是跟他最后飞刀而来,将宛如轮圈一番,将一队人马全部割喉,以及一刀挥出去,刀气纵横数十米,将七八人连着人、带了马一起,全部都给斩断了去,简直就如同神迹一般。

这样的家伙,莫非是神仙不成?

要知晓,就算是四五十头猪,杀起来都得费些时间,更何况还是人。

而且还是全副武装、穷凶极恶的拜火教门徒。

这帮家伙,胆敢冒着马家集的怒火过来截杀马小霞、马本堂和崔姓刀客几人,必然是那精锐之辈,特别是那几个领头之人,小木匠都感觉心惊胆战。

但此时此刻,他们却全部都死在了这个鬼地方,着实是让人为之惊讶。

一个人的修为,居然能够强到这样的地步?

原本小木匠获得诸多境遇,自己又有了一身本事,这一路行来,颇有些年少轻狂,志得意满。

然而此刻一瞧,顿时就知晓这人上有人,天外有天。

修行无尽头啊。

小木匠夸赞完那酒糟鼻老头之后,用看怪物一般的眼神打量着对方,老琴头却将那把造型奇特、宛如菜刀一般的大刀在手掌上一阵旋转,随后往腰间一收,那把宛如屠夫剁骨头的巨大快刀,却是消失无踪了去。

而随后,老头儿将还带着血的手放在了嘴里,吹了一个呼哨。

那匹老马踱着脚步,走到了老琴头的跟前来,这老头子对着小木匠说了一句:“你先等等啊,我给这帮人超度一下,免得变成厉鬼,回头来找我麻烦,纠缠不休。”

说罢,他取了那老马背上的马头琴,在这宛如人间炼狱的修罗场里,缓步踏着血水和残肢,开始一边弹琴,一边吟唱起来。

马头琴悠扬而苍劲,莫名中有一股淡淡的悲凉,而他口中的歌声也是如此。

只不过并非汉话,小木匠见识浅薄,也不知道是什么语种。

但他总是能够感受到一股说不出来的禅意,这样的沉静与沧桑,与刚才老头儿提着刀砍人的阵势,截然不同。

仿佛两个完全不同的人。

小木匠有些疑惑,而旁边的小狮子则说道:“这个是蒙语,还夹杂着一些满语,是萨满们用来超度亡魂的祭歌,大概的意思,是——你是魔鬼,你是罪人,我要将你们押赴刑场,死后愿神灵宽容,为你们超度,超度那一切的罪恶,躯壳,灵魂,将得到解脱。你们要躺在山间之中,将所有的一切阻挡,让风和雨洗礼着你们的灵魂,让树和鸟霸占着你们的躯体……”

他给小木匠全程翻译着,小木匠郑重其事地听着,一言不发。

差不多半刻钟左右的吟唱,老琴头来来回回唱了两遍,方才停歇,随后他从怀里摸出了一颗珠子来。

那颗珠子赤红如血,悬浮在半空之中,却散发着诡异的光芒,将整个空间都印染得一片血红,宛如鬼蜮一般。

老琴头念念有词,随后猛然一挥手,却有一道金黄色的光芒落到了他们几人这边,而随后,这边的尸体,无论是人,还是马,都有淡白色丝絮状的气息浮现,然后涌入了那血珠子里面去。

紧接着,远处的伏尸,也有了淡白色丝絮朝着这边飞来。

它们显得十分轻柔,宛如漫天的蒲公英一般。

瞧见这一幕,那胡和鲁却是蜷缩成一团,如同发羊角疯一般地颤抖,嘴里不断呢喃着什么。

不过他说的是蒙语,小木匠也还是听不明白。

好在小狮子出身西北,对于各地语言都懂一些,对着小木匠低声说道:“他说琴大爷是魔鬼,他现在在操控亡者的灵魂……”

小木匠听了,虽然不太认同胡和鲁的话语,但对于那老琴头,却多了几分敬畏。

这样的人,宛如天神下凡一般。

回想起来,刚才自己倘若是有半分不敬之处,得罪了对方,只怕早就已经化作亡魂了。

瞧见了刚才那些死于老琴头刀下的一众拜火教门徒,小木匠半点儿反抗的心思都没有,因为他知道自己这点儿本事,在对方面前根本不值一提。

不过好在老琴头对自己并无敌意,甚至还有些许好感,这才让小木匠忐忑的心,多少有些舒缓。

而就在小木匠满心惊疑、慌张的时候,那悬于半空的赤红珠子却是开始旋转起来,紧接着,那些倒在地上的尸首却是开始瓦解,除了白骨之外,鲜血、肌肉以及筋膜组织等物却是开始消解,化作了一道道极为猩红粘稠之物,落入其中。

那珠子仿佛一个不见底的深坑,容纳无数,却依旧保持原来的模样,只不过光芒越发红艳一些。

小木匠的注意力落到不远处的尸堆之中,则瞧见那儿已经化作白骨。

有风吹来,那些白骨,却是化作了灰,散落地上去,不见踪迹。

远处那一大片的地方,却是没有一样活物,不管是死去的,还是活着的,都是如此,除了那些布条和金属、武器之外,什么都不剩下。

宛如鬼蜮一般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