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一章 浓烟中,夺人质(1)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十一章 浓烟中,夺人质(1)

2019-02-01更新

无妄之灾,无妄之灾,无妄之灾……

小木匠已经经历了太多的无妄之灾,对于这个混乱的、无序的、没有规则的世界,以及那些没有敬畏之心的人们,已经是忍耐到了极限。

这一刻,他终于没有再选择逃避了。

改变不了世界,那就拥抱它。

在这样的法外之地,小木匠选择与混乱同行,将无妄之灾,带给这帮宛如跗骨之蛆的家伙。

唰……

并不算宽敞的山洞里,枣红大马和小狮子被小木匠藏在了最里面,而他则提着旧雪刀冲过了篝火,一路来到了洞口,没有任何言语,挥刀便上。

他学刀的根基是镇压黔灵刀法,这刀法传承自苗疆刀手熊草,讲究的是一个刚猛无畏,悍不畏死,又模仿诸多兽类捕食的姿态和招式,而真正让小木匠的刀法升华的,却是鬼王吴嘉庚的倾囊相授。

它让小木匠有限的斗争经验得到了极大的提升,而直到寒雪刀之上那属于明代锦衣卫刀狂的刀魂,与小木匠的共鸣,使得他最终成为了一代刀法大家。

所以别看小木匠年纪不大,真正学刀的时间又不长,但老辣磅礴的架势,却绝非一般人所能够比拟。

至于气劲悠长,修炼至“灵霄阴策”第三层境界的他,又身负这龙气秘藏的他,完全不用担心。

毫无短板的小木匠,此番杀将而出。

他手中的旧雪别看越发黯淡无光,但挥舞之间,却有风雷之声冒出,而且不时间还有虎啸夹杂,甚至还有那猛虎的腥风之气扑面,让硬着头皮闯入其中的那帮追兵吓了一大跳。

有两个身手一般的家伙抽刀来挡,却被小木匠一刀就给砍翻在地去。

要不是那个什么三当家,以及另外两个黑脸刀手冲上前来,拼命阻挡,只怕这两人都要没了性命去。

铛、铛、铛……

并不算大的山洞里,爆发出了激烈的刀兵碰撞声来,小木匠以一敌众,却毫不示弱,单人一刀,将冲入其中的敌人给砍得纷纷后退,有一人稍微反应慢了点儿,却被他一记快刀挥过去,连着刀,与那握刀的手臂一起,直接斩落下来。

那个失去手臂的刀手痛哭惨叫着,其余几个翻倒在地的人也是一阵鬼哭狼嚎。

一时之间,这帮人给打得魂飞魄散,纷纷往后退去。

结果这一退,又有人踩到了那铁蒺藜,哎哟一声,又栽倒下去。

这前有狼后有虎,那突入洞中的一帮人两头仓惶,而三当家则大声喊道:“钟叔,钟叔,这家伙是个硬茬子,快来帮忙。”

小木匠紧握着旧雪刀,将一大帮人给逼得连连后退,正是意气风发之时,突然间有一人拦在跟前。

那人用的是双手刀,那刀比他手中的旧雪要短上一些,但相当快,他使出一招的时候,对方却能够使出三刀,虽然劲力短平快,但也给他极大的死亡威胁。

小木匠与那人斗了几个回合,感受到沉重压力的同时,也瞧清楚了对方,却是个大秃瓢,年纪差不多四五十岁的样子,脸上满是风霜,被塞外的风雪吹得粗糙,又满是皱纹,胡子花白,穿着一件又厚又重、脏兮兮的羊皮袄子。

那人个不高,但爆发力很强,不知道修了什么法门,身形矫捷,刀如疾电,迅速将场面给稳定下来。

这人是刀口舔血的狠人,浑身散发着腾腾杀气,眼看着将场面给稳定住,却不曾想小木匠的刀法风格一变,轻灵诡异,剑走偏锋,比他这样生死边缘中搏杀出来的野路子更加偏激。

一时之间,那人也有些头疼,化解不得,只有跟着后撤。

又拼斗了几个回合,小木匠却是仅仅凭借着一把刀,却将七八个人,连着数个高手都给逼出了山洞外去。

随后他并不追击,而是守着狭长的甬道。

一夫当关,万夫莫开。

那帮人被逼出了一丈之外的洞外,痛苦声、惨叫声和咒骂声不断传来,但终究还是没有人再往前挤,而是堵住了口子。

双方僵持住了,小木匠守在甬道口,一边擦去脸上喷溅出来的鲜血,一边喘息着。

外面乱作一团,不过并没有散去,好几人堵在门口,而更外面的敞口处,却好像有人在激烈地争论着什么,过了一会儿,突然间有浓烟涌入山洞之中来。

守在甬道口的小木匠给呛得直咳嗽,眼泪也忍不住地流了下来。

那帮家伙烧的,好像是粪便和干草,然后拿着扇子往里面扇风,试图用烟将他们给逼出来。

心思歹毒啊。

好在小木匠有所准备,往回走去,弄了湿布,捂在了自己的口鼻上,又给小狮子和枣红马都给弄上了。

这些都是鲁班全经里的讲究,而据说里面的知识,又是来自于《墨子》——尽管当年墨翟和公输班彼此不对付,但后世之人,却大多都将他们的学说归纳在一起,说来也算是有趣得紧。

外面在奋力往洞内灌烟,不多时,这狭小的山洞里就已经开始浓烟密布起来。

小狮子年纪不大,又掌握不了呼吸的节奏,给呛得不行,至于那枣红马更是不行,开始奋力挣脱缰绳,在洞子里不断走动,狂躁不安起来,

小木匠无动于衷,因为他知道如果这个时候出去,绝对是没有任何生路的。

只有耐心地在这儿等待着,方才能有一线生机。

又过了一会儿,那枣红大马终于忍受不住了,挣脱了缰绳,开始朝着洞子外面跑去,小木匠并没有去拉着,毕竟它如果留在这里面的话,也只是死路一条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