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章 仇与恨,跗骨蛆(1)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十章 仇与恨,跗骨蛆(1)

2019-02-01更新

如果小狮子有个什么可以投靠的亲戚,小木匠便会专门抽出几天时间出来,将人给送过去便是了,即便是耗一些时间,他也算是完成了对老田头的承诺,心无挂碍。

但老田头也许是碍于面子,并没有跟他说起被亲戚赶出来的事情。

这事儿可就麻烦了。

小木匠接着问起了小狮子以前的住处,得知那儿已经毁于兵祸,他父母乡亲都死了,就剩下个爷爷带着,到处流浪,本来想投靠亲戚,结果亲戚也是穷得米缸比脸干净,待了几天,便给赶出来了。

他问小狮子,说如果他这边给些钱,能不能跟那亲戚商量一下?

小狮子却说为了躲避他们爷孙,那亲戚已经搬家了。

小木匠听了,着实是有些意外。

那亲戚,当真奇葩。

只不过,这世道,什么样的事情都有。

人嘛,都是为了活着,那没脸没皮的事儿,做了也就做了。

小木匠叹气,感觉有些棘手,毕竟他此番前去甘家堡,也不知道到底是个什么情况,带着一小孩儿,着实是有一些不太方便。

而且他与田家爷孙萍水相逢,举手之劳的事儿,帮了也就帮了,但照顾别人一生一世的事儿,他可没有想法背负在身上。

他从来都不是老好人。

而就在这时,不远处的马家小姐却走了过来,说道:“要是、要是没去处的话,不如就去我马家集吧?不管怎么说,总能够给口吃的,还能学门手艺……”

她感谢小木匠的援手,又觉得地上那老头儿的死多少也与自己这边有关,所以才会这么说。

小木匠有点儿没想到,愣了一下,立刻感觉这事儿很有可行性。

毕竟马家集在西北也算是一大势力,若是能够去那儿,小狮子应该能够安稳长大,而且有着马小霞的照拂,也算是一个前程。

然而那小狮子人不大,心里却很是明了。

他知晓自己爷爷的死,跟这几人其实是有着很大关系,所以并不愿跟着,而是低下头去,咬着牙,默默不说话。

这时那崔姓刀客也走了过来,对小木匠说道:“他是小孩子,又经历大变,心思不定,六神无主,不知道自己该怎么选择,所以你来帮他做决断,或许会比较好——我们的行踪暴露了,不能在此久留,你得赶快决定,不然我们就要走了。”

小木匠知道只要自己点一下头,受了他“恩惠”的马家集等人,就会帮着他将这包袱给揽过去,并且会遵照承诺,把田家孙子给照顾好的。

但他以己度人,终究还是没办法帮那小孩大包大揽,于是跟小狮子讲起了马家集的基本情况,又告诉他,说如果去那儿的话,不但能够吃饱穿暖,而且还能够学到本事……

说完这些,他认真地问小狮子:“你愿意跟他们走么?”

小狮子低下了头,紧紧咬着嘴唇,却是不说话。

很显然,他终究不愿意跟着这帮人离开。

小木匠瞧见了他的态度,站了起来,朝着崔姓刀客和马家小姐拱手,说多谢,不过他既然不愿意,那便算了。

崔姓刀客有些意外他的决定,而马家小姐则用一双黝黑的眼睛盯着他,却不说话。

马本堂这时从门口走了过来,低声说道:“崔爷,小姐,我们得走了。”

崔姓刀客便像小木匠拱手,说道:“甘先生,江湖路远,山高水长,我们先走了,后会有期。”

马家小姐也并非黏糊之人,与他告别,随后还嘱咐道:“拜火教的人说不定还会回来,你们最好也别在这儿停留……”

几人离开,牵马而走,留下一地尸体。

小木匠瞧见周遭狼藉,叹了一口气,随后也开始收拾起来,弄完之后,他弄了个铁铲来,在庙后面山坡的空地上挖了一个坑,将老田头给埋了。

他又用那神龛前的破桌子做了一块墓碑,问过小狮子,得知老田头叫做“田承二”,刻上名字。

差不多弄完之后,他让小狮子给爷爷的坟磕了三个头,随后对少年说道:“你既然不愿意去马家集,我也不勉强你,这几日,便随我一起走,等我想好办法了,便将你给安置好。”

那小狮子磕过头后,原本恍惚的神情好了许多,忍不住问小木匠:“你能教我杀人么?”

小木匠有些惊讶,问:“为什么想杀人?”

小狮子咬着牙说:“我想杀了那些蒙着脸的人,也就是那个什么拜火教——要是没有他们,我爷爷也不会死。”

小木匠听了,问:“那你有没有想把马家集的人也杀了?若没有他们,你爷爷也不会受这无妄之灾。”

小狮子愣了一下,却认真地思考起来,小木匠也不打扰他,让他思索。

过了好一会儿,小狮子却是摇着头说道:“不,冤有头债有主,我不能因为我爷爷的死,就胡乱责怪埋怨人——他们虽然也有责任,但想法却并不坏……”

小木匠点头,这少年的话语虽然有点儿糙,但表达却是没错的。

事实上,如果小狮子回答“是”的话,小木匠一样会安顿他,却不会那么用心了。

毕竟一个被仇恨蒙蔽了双眼和心灵的人,是不值得他浪费太多时间的。

他对小狮子说道:“在你以后的人生之中,还会遇到更多不公的事情,但请你记住一件事情,那就是量力而行,不要过分苛求自己。至于教你这事儿,你以后都不要问了——我自己都活不明白呢,就不想误人子弟了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