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一章 其势危(1)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五十一章 其势危(1)

2019-01-25更新

什么意思?

“将张启明踩在脚下,讲出这一段说辞”的这一幕,在小木匠的脑海里不知道盘旋了多久——从他刚开始踏入这个行当来,就存在了的。

而小木匠也想过张启明无数的反应,却万万没有想到,对方看向自己的眼神,居然是怜悯。

老子需要你他妈的怜悯么?

小木匠满心诧异,正想要问张启明为何会这般说,结果突然间有一物从远处重重砸过来,正好落在了小木匠的右手之上,连人带刀,直接砸落在地上。

小木匠有点儿懵,低头一看,瞧见飞过来的人,居然是李梦生,而对方此刻正在吐血呢,显然是受了内伤。

他赶忙松手,将李梦生搀扶着,问道:“你没事吧?”

李梦生吐尽口中血,伸手一抹,然后将他给推开,说道:“碰到硬茬子了,你往外走远点儿。”

他返身冲去,小木匠顺着他的身后往前望,瞧见那个左使大人单人一剑,却是将茅山十来个高手都给拦住,其中还有好几个长老级别的道士,竟然上前不得,颇有种“一夫当关万夫莫开”的架势,威风凛凛。

那人着实厉害,而小木匠却更关心眼前的张启明。

结果等他回头过来的时候,却瞧见张启明的额头上,镶嵌着一把刀。

寒雪刀一大半的刀锋,插进了张启明的面门之上去,鲜血从破口处往外溢出,而他的双目圆睁,口鼻之中,再无半分气息……

张启明,死了。

没有人想得到,他竟然会是这么一个死法,就连张启明自己都没有想到。

事实上,他在临死之前,显然是想搞个大新闻的,结果他的确是吸引了小木匠的注意力,赢来了片刻的生机。

倘若是给他足够的空间,或许他还能够活更久,甚至得救。

但他一切的希望,却都被一个突如其来的意外打断了。

张启明显然有些死不瞑目,双目跟死鱼眼一样凸起,嘴巴大大张开,仿佛有未尽之言,但终究还是无法诉说出来。

小木匠也是郁闷得很,因为他在想张启明临死前的那一句话,到底是什么意思。

什么叫做自己被骗得团团转。

师父,到底骗了自己什么呢?

小木匠在短暂的时间里,开始迅速地回顾着自己跟随着师父鲁大这些年所经历过的事情来,却终究还是没有明白张启明的话语里,到底是什么意思。

难道他只是为了活命,满口胡说?

不对,不对。

小木匠在那一会儿,心思有些混乱,各种想法就如同毒蛇一般,噬咬着自己的心,而就在这个时候,又有一人从身边飞掠而过。

不过这回,那人却没有爬起来,而是撞在墙上,脑袋直接碎裂,豆腐脑儿一般的白色脑浆子溅得满地都是。

小木匠瞧见地上那破碎的半边脸,认出了那人。

这位虽然并非茅山下来的人,但也是染布坊聚集时出现过的高手——当时那人就站在小木匠的身旁,还冲着他腼腆地笑了笑呢。

那是一个话语不多,沉默寡言的男人,但他却非常急公好义,勇于承担更多的责任。

而这样的人,却最终死于此处,而且死得如此凄惨。

小木匠被这血淋淋的残酷给拉回了现实之中来,这才发现不但那个鬼左使宛如天神返世一般,一人一剑,大杀四方,而且董王冠也站了出来。

那家伙脱去身上光鲜亮丽的着装,光着上身,一对膀子上却纹满了小孩儿的头颅——正常的小孩儿,长得乖巧可爱,天真烂漫,而董王冠一对臂膀上纹着的这些,却阴气深深,婴孩的双目满是怨毒之色。

那怨毒仿佛实质一般,任何去打量的人,都会不由自主地被其吸引,脸上下意识地流露出了惊恐和畏惧的表情来。

而董王冠一身黑气,手持双刀,却是径直冲将出来,在人群里左冲右突,宛如一头猛虎。

其余人在这两个家伙的带领下,也一扫先前颓势,展现出了极为恐怖的气势来。

而在另外一边,守门的几人也有些扛不住了,门外的人先是撞了好几下门,发现被挡得死死之后,便开始朝着门上放枪。

茅山这边没有经验,立刻就有人受了伤。

而外面的人还试图翻墙、翻窗和推墙,想要朝着里面冲进来。

原本突然的“斩首行动”,此刻却是变成了强攻。

好在敌势汹汹,但茅山这边的硬实力却还算不错,几名长老都是厉害之人,在这混乱时刻化作中流砥柱,稳住了阵脚。

又有海姬身边的卫小花,那婆娘以一人之力,却是硬生生抵住了虎头佗这等凶顽,而萧明远、李梦生以及好几个看上去年轻一些的面孔也堪大用。

特别是李梦生,他以笔为武器,不断地在身前虚拟画符,随后往前推去,不但给己方加持,还将敌人那嚣张气焰给压下一些来。

而最让人诧异的,是那个看上去不咋样的小陶。

这位小道士看上去吊儿郎当,二不跨五,然而一旦认真起来,那叫一个犀利——他从身后摸出了一把铜钱剑来,那铜钱剑由一根金线牵扯,时而化作长剑,时而又变成一节长鞭,坚硬时如干将莫邪,柔软处又百指缠绵,因为特殊的手段,每一根都在高速转动,具有极强的切割力,上面仿佛又附着强大力量,普通的兵刃与其碰撞,非断即残,显得十分犀利。

凭借着这变化多端的铜钱剑,小陶斩断了敌人兵刃无数,战果颇丰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