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一章 龙之吟(1)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四十一章 龙之吟(1)

2019-01-21更新

鲁班教传承,又唤作“缺一门”,除了因为厌胜之法太过于霸道和阴损,容易让人惹上祸患,不得圆满下场之外,还有一个缘由,却是门人讲究很多,留着诸多机关后路。

这一点,在当初那湘西苗王墓中,便是有所体现的。

藏拙门,便是当初修建墓地的工匠们,害怕被权贵在完工之后,将其活埋在里面,所以特地留出来的逃生通道。

而像这样的后手,其实是工匠们在千百年来备受压迫、欺辱的过程中,逐渐总结出来的人生智慧。

它与厌胜之术一样,都是底层人民对于上层权贵的斗争之法。

事实上,不光是藏拙门,各行各业各门道,都有类似的讲究,也都留着后手。

这后手,并非是要害人,或者别的什么目的,最初的由来,主要也是害怕主家不按照契约和约定之事去办,要么就是不给工钱,要么就是以势压人,才有了这等旁人瞧不出来的手段,拿来反制和自保的办法。

小木匠虽然并非鲁班教出身,但他师父鲁大当初所教的东西,却全部都记得。

而且他就是模子刻出来的一般照搬。

当初在那工棚里面干活儿的时候,小木匠就留了心眼,而这事儿在小于说漏了嘴之后,越发地有了由头。

如果当初那福遵照着两人定下的协议,将一千块大洋交给小木匠,说不定后面就没有这么多屁事儿了。

但问题在于,那福当初将小木匠带回来的时候,就没有打算将钱交付。

复国大业,哪儿不需要钱,怎么可能浪费在一个小匠人身上?

所以当初那福的想法,要么就是以利诱之,让小木匠入伙,这样一来,说不定还能够凭着这小子的手艺,赚更多的钱。

要么便是杀人灭口。

反正他知道这么多,出去了乱讲,肯定会坏事儿的。

那福的想法,就是这么的简单粗暴。

这事儿倘若是搁到了一般手工匠人的身上,还真的就是一吃一个准儿,没有啥后续,但偏偏他随手在路边找到的人,竟然是小木匠。

鲁班传人甘墨,甘十三。

而就在刚才,当那只手死死抓住了自己脑袋的时候,小木匠的左手搭在了棺材壁板之上时,也终于确定了一件事情。

他先前留下来的暗门,还在,而且并没有被人发现。

对于这事儿, 他之前其实是有些担心的。

毕竟他师叔张启明也在这儿,那家伙的眼睛很毒,说不定发现了,并且将其补了去。

但幸运终究还是站在了他这一边……

那福听到那小匠人歇斯底里的怒吼,当下也是心中慌乱,他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,但总感觉哪儿有些不太对劲。

突然间,他瞧见那棺柩里伸出来的手开始剧烈颤抖起来,随后,那皮肉开始不断脱落,却是显露出了白骨,以及骨头上面的粘膜与筋肉……

那可是三爷的手啊……

到底发生了什么?

那福瞧见那只化作白骨的手,痛苦地大声喊道:“杀了他,杀了他……”

一众高手都往前挤进去,然而恐怖的力量却从那棺柩之中喷薄而出,让人无法站立其间。

修为稍微差一点儿的,却是那磅礴的气息给吹得直接飞了起来。

而那被铁索吊着的棺柩也开始剧烈颤动起来,仿佛里面装着一马达那般,浓密粘稠的血浆往外喷溅,落到了王白山和董惜武的身上去。

可怜王白山那一头飘逸的长发,却给血浆挂住,一缕一缕的,看着格外肮脏。

这会儿的王白山和董惜武已经没有再缠斗了,因为巨大的力量,从上而下地压迫下来,宛如山峦崩塌一般。

他们的双腿,已经陷入到碎裂的地板之下去,浑身的骨骼都在咔嚓作响。

在这样的境况下,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。

这个时候,一个不受影响的小孩,提着一把刀,都能够将这两位冠绝一时的高手给干掉去。

现场分作了两部分,那棺柩一定范围之外的人们,被恐怖的力量喷发给逼得连连后退,完全站立不稳,而身处场中的众人,全部都承受着恐怖的压力,已经完全无法动弹,眼看着就要被巨力碾碎,化作一滩血水去。

而在这样的场景下,处于四周的那些乐器班子,却反而敲敲打打,鼓吹得越发卖力起来。

现场无比诡异,浓密的红光从棺柩中冒出,突然间,那棺材盖被往旁边推开一些,露出了一张满脸腐肉的脸来——那三爷却是被那血水和冤魂给腐蚀了,脑袋上的头发披散,变成了雪白的颜色,半张脸上挂着满是烂肉和蛆虫,半张脸上,居然是那灰白色的颅骨。

他的双目之中,有红色的光芒冒出,显得格外地可怕。

在他的身边,九道黑气演化,却是化作了骷髅骨龙,将他给托住。

三爷的身子,也如同枯冢之中爬出来的腐尸一般,半边沉浸在那可怕黏稠的血水之中,半边努力地挣脱出来,想要伸出另外一只手,去抓那张铺在棺材盖上的野猪皮。

就在这个时候,原本仿佛死人一般的小木匠,却是猛然一个翻身,也进了那棺柩里去。

他顾不得面前这三爷的凶相,伸手过去,死死抓住了对方的右手。

化作腐尸的三爷想要推开他,结果此时此刻的小木匠也是豁出去了,不管对方怎么伤害自己,他都没有任何的退让。

他咬着牙,喉咙里发出宛如受伤野兽一般的闷哼,然后居然一挪动身,与三爷紧紧抱在了一起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