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九章 不速客(2)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三十九章 不速客(2)

2019-01-20更新

何为“狂”?

辞海中对于“狂”的论述,原义为狗发疯,后引申为人的精神失常、疯癫,正所谓“狂夫瞿瞿”也,同时也有凶狠、残暴之意。

而刀狂一语,讲的是一刀在手之后,那种疯狂的、激进的、暴烈的情绪,一瞬间就掌控住了人心。

它让小木匠与原先的自己,又有了许多的不同。

箭步前突,回刀猛斩,斜刀轻挑,快刀封喉……

这样的狠辣手段,以及处理变化的反应,若是没有数十年的搏杀和应激锻炼,是绝对使不出来的。

小木匠表现出了寻常人所难以想象得到的老练,拦在他面前的那几个黑衣人,打了照面之后,十几个回合下来,却是两死一残,直接就败退下来。

而他这边将人撂翻之后,抬头望去,瞧见李梦生与王白山,以及和悬棺下方的那几个萨满交了手。

那些萨满在经过“跳大神”之后,整个状态都已经不正常。

此刻的他们,双目赤红,散发着野兽一般的光芒来,而脸上的肌肉狰狞,似乎还有毛发生长,仔细一看,嘿,这哪儿像是人啊,分明就是活脱脱的一帮邪祟。

很显然,他们也疯了。

面对着八个状若疯狂的萨满,王白山和李梦生也是奋力拼杀,只不过终究还是没有机会接近那仿佛活物一般的悬棺。

在场的这些人,个个都是一时之翘楚,没有谁能够强横一时,冠绝全场。

事实上,一片混乱的现场,如果仔细剥离起来,可以瞧得见,最主要的战场,却是在围绕着高台的双方,一边是以度公为首的复国社众人,包括那些所谓的十三太保,以及其余人,而另外一边,则是董王冠与赤肚子,和他们招揽的亡命徒。

至于别处,也有混战,但并不激烈。

小木匠闯入其中,斩杀两人,伤了一人之后,他的余光处,却是瞧见了仇敌的。

在一处水缸边儿上,慌张狼狈的吴半仙,以及脸色惨然的张启明连连后退,试图脱离混乱的现场,而小木匠转过头去的时候,正好与张启明遥遥相对。

双方的目光,在半空中交织在了一起。

碰上了。

张启明能够瞧出小木匠目光之中的锐利劲儿,而小木匠也能够瞧见张启明眼中的惊讶。

士别三日,当刮目相待。

此时此刻,小木匠倘若持刀而上,冲过那边去,或许能够趁着混乱,手刃仇敌,将当初师父惨死的大仇给报了。

毕竟他千里迢迢地赶到金陵来,就是奔着这事儿的。

但他最终还是毅然、决然地转过了头来,冲向了凌空悬棺处。

在那一瞬间,张启明眼中的慌乱,让小木匠最终下定了决心。

人,总是会变的。

之前自己宛如案板上肥肉一般,任人宰割,而现在,他已经化作了复仇的使者。

以前他的心中只有仇恨,但现在,却还有着别的东西。

友谊、大义,或者……

担当。

小木匠抽刀而上,也挤入了混乱的战团之中去。

当他的双脚踏在那黏稠的血浆之地,立刻感受得到,为什么董王冠仅仅只是稍微做了一下尝试,就立刻回身,朝着主持法事的度公扑去了。

因为在这场间,压力从上而下,无处不在。

人在其间,仿佛身上挂着千钧之力,每动一下,都感觉费尽心思。

越往前行,越是艰难。

在这样的情况下,就算是走路,都得拼尽全力去,亏得那八个萨满还蹦跶得跟“坟头蹦迪”一样——不过也能够理解,他们为何会变成如此模样。

不疯魔,不成活。

小木匠一入其间,身子沉重地腿都迈不开来,他只有咬着牙,拼尽全力,一步一步慢动作,就跟有九牛拉扯一般往前走,而这时却有一个脸变得如同猛虎般的萨满突然转身,跳离了战团,朝着小木匠这儿扑来。

那家伙手中的神杖长约五尺,杖头有一铜偶,铜人口中有活动的铜钱,将神杖拿在手中,哗哗响动,而杖柄则裹蛇皮。

此物乃萨满教法器,祈雨祝祷、降伏鬼怪,皆有妙用,此刻与小木匠杀来,那铜偶口中铜钱一响动,哗啦啦的,小木匠便感觉精神一阵凝滞,两眼发直。

那人瞧见,却从怀里摸出了一把骨刃来,猛然一扑,冲到了小木匠的身前。

在这场域之中,所有人都受到了影响,但也是有区别的。

小木匠就如同一个蹒跚学步的婴孩,而对方,绝对是幼儿园班霸的水平——这样的差距,按道理说,是完全可以吊打小木匠的。

正因如此,使得这边除了小木匠、李梦生和王白山等三人,和这八个萨满,并没有第三方。

不过凡事都有例外。

在这个时候,奇迹终于出现了,原本看上去笨拙不已,眼看着就要被骨刺剖腹的小木匠,突然间变得格外灵敏起来。

他手中的寒雪刀以一个极为诡异的角度,迸发出了惊人的速度。

他一个斜劈,却将那个想要过来收割人命的萨满,给砍了。

不过这一回的劈砍,并不顺利。

因为那家伙的身子,坚实得宛若钢铁一般,小木匠那把快如闪电的寒雪刀,在这个时候,却卡在了对方的脖子骨头处。

吼……

那家伙双目通红,浑身散发出了浓郁的恶臭,张开嘴,一口黄牙,喷出来的气息能够让人直接熏晕过去。

眼看着对方就要爆发,将小木匠扑倒在地,小黑龙再一次地给小木匠输出力量。

它的力量,与此时此刻的场域,竟然十分契合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