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八章 茧藏蝶(1)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三十八章 茧藏蝶(1)

2019-01-20更新

落在巨大棺柩之上的三爷,此刻穿着一件明黄色的吉服,上面绣着九条龙,而无论是从正面打量,还是从侧面或者后面,都能够瞧见完整的五条,这代表着九五之尊。

衣服的下摆,斜向排列着许多弯曲的线条,名谓“水脚”;水脚之上,有许多波浪翻滚的水浪,水浪上面立有山石宝物,俗称“海水江崖”,它除了表示绵延不断地吉祥含义之外,还有“一统山河”和“万世升平”的寓意。

穿着龙袍,戴着红须金顶,此刻的三爷如同一个加冕的皇者。

他深深吸了一口气,那些不断盘旋、呜咽的黑色冤魂,却是开始剧烈翻滚起来,随后疯狂地涌入他的身上去。

很显然,那些逝去的亡魂,是知晓到底谁害了她们。

不过对于这样的侵蚀,三爷完全不在乎,他的目光在场中巡视一圈,最终右手轻轻一抬,那巨大的棺材盖便飞了起来。

紧接着他朝着主持仪式的度公遥遥鞠了一躬,随后身子往后仰躺,却是落进了那棺柩之中去。

棺柩之中,在刚才打开棺材盖板子的时候,无数鲜血便已经汇聚进去,当三爷往下躺倒时,却是被那浓郁的鲜血给浸泡了去。

他躺入其中,那棺材盖立刻就落了下来。

砰!

当棺材盖落下去的一瞬间,妖风吹四面八方吹拂而来,场中的火把居然在这一刻,全部熄灭了去,现场陷入了一片昏暗之中。

当然,这种昏暗并没有持续多久。

因为在几个呼吸之后,却有暗红色的光芒,从棺材内部散发出来,将场间渲染得一片诡异。

小木匠瞧得满心惊诧,因为那金丝楠木的质地十分厚实细密,不管从哪个角度来讲,都是不可能透光的。

越是如此,越能够感受得到那棺柩之中,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激烈状态。

而一直站在高台香案后面的度公,他也终于出手了。

却见他口中念念有词,随后一步向前,却从怀里摸出一物来,扔在了半空中去。

那是一块野猪皮。

不过它并非是一块简单的野猪皮,上面绘制着山川地理,还有无数符文。

此时此刻,却有金黄色的光芒从中浮现,催动着无数符文疯狂运转,紧接着,棺柩下方的无数血液被吸了起来,渗进了金丝楠木里面去,而所有呜咽呼啸的黑色雾气,也就是所谓的冤魂,也都附着在了棺柩之上。

一红一黑,两者汇聚在一起,那棺柩之上雕刻的九条真龙,却仿佛活过来一般。

它们活灵活现,如同真实存在。

度公开始慷慨激昂地持咒起来,而下方的那八个萨满,却状若疯狂一般地起舞,就跟装了个马达一样,浑身抖动如筛糠。

其余吹吹打打的十八人,也都面红耳赤,豁出了老命去。

不过所有人的目光,都落到了那巨大的金丝楠木棺柩之上,上面的棺材盖儿不停地抖动着,仿佛是一个大茶壶,而里面则是翻滚的蒸汽一般,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。

与此同时,那野猪皮上面却是飞速旋转着,无数的气息,从里面的金色符文里飞出,落到了下方的棺柩来。

这些气息起初十分混乱无章,但却在那度公的主持下,平均地化作了九份,却是分别灌注进了棺柩之上那九条活灵活现的木雕真龙身上去。

小木匠能够感觉到那气息的熟悉,显然有可能是来自于真龙的力量。

不过倘若说他身体里小黑龙能够提供的力量,是一条小溪的话,那九道气息,却仿佛大江大河一般。

而野猪皮所承载的,则是片一望无际的汪洋大海。

那里面蕴含的力量,让小木匠的脑海里,除了想到屈孟虎形容的海洋之外,那便是头顶的星空。

寥廓无际。

瞧见这场面,王白山忍不住低声喊道:“我勒个擦,哎呀妈啊,这家伙居然有满清龙脉图?那家伙到底是谁啊,居然会有这玩意?难道,他是直属的爱新觉罗氏?难道他是末代皇帝溥仪……”

李梦生问道:“那野猪皮,就是满清龙脉?”

王白山摇头,说这么讲,自然不正确,不过如果讲满清两百七十年国祚源于此,说许能够说得通——这玩意不知道耗费了前清多少顶尖供奉的心血,祭祀将近三百多年,也不知道吸收了多少的龙脉之气……难怪那家伙如此有底气,原来还有这等的传承……”

李梦生问:“他能够使用此物,是不是代表着,他就是前清皇族血脉传承者?”

王白山点头,说对。

李梦生眯眼盯着那剧烈晃动的棺柩,脸色变得十分难看起来。

一直淡定无比的他,终于有些绷不住了,在巨大的压力之下,他咬牙说道:“如果是这样的话,他很有可能借助满清龙脉图,以及上面供奉数百年的力量,强行突破,借助九龙升天,拥有地仙果位,成为世间第一人——而如果是那样的话,对于当今天下来说,恐怕就是一件可怕的事情了。必须得阻止他,不能让他得逞……”

他回头往庄子门口那儿望了过去,知晓援兵恐怕是来不及了,深吸了一口气,然后说道:“我去拼死捣乱,你们找机会离开……”

他话语还没有说完,王白山便恼了。

狗哥气呼呼地骂道:“小老弟你瞧不起谁呢?你觉得老子是那贪生怕死的人么?”

李梦生却说道:“不是这怕不怕死的事情,而是需要有人将此事传出去。”

王白山指着旁边的小木匠,让他出去报信,我跟你走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