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九章 二狗子(1)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十九章 二狗子(1)

2019-01-12更新

对于明天的法会,小木匠算得上是期待已久,他曾经在脑海里数次模拟当时的情形,想着能够在无数人之中,一眼瞧见张启明,随后不动声色地走到了他的身后去。

他摸着寒雪刀,然后就……“唰”的一声,就跟斩下鬼王、赤鬼的头颅一般,将张启明这龟儿子给砍了去。

等等、不对,这样做痛快是痛快了,但不解恨啊。

应该在大庭广众之下,当着各路英雄好汉的面儿,讲清楚自己与张启明之间的仇恨,然后当众提出挑战,随后在一番激斗之后,将张启明给拿下,问他:“你后悔了么?”

那家伙若是答“后悔”,便大吼一句“早干嘛去了”,然后一刀劈下。

他若是答“不后悔”,嘿,还愣什么,都不要说话,直接一刀劈下去。

嘿,美滋滋……

这事儿让小木匠有些为难,不过不管怎么说,一想到师仇得报,他睡得越发香甜,结果……

萧明远一句话,让小木匠所有的想法都落空了。

他自然是不甘心的,忍不住问“为什么”,而萧明远则有些为难,犹豫着不知道该怎么说。

小木匠会错了意,说道:“难道也是需要钱?不妨事,哥,您说个数,不行我就凑一凑……”

萧明远摇头,说嗨,谈什么钱啊,你把我当什么人了……

他终究还是拗不过小木匠那期待的眼神,低声说道:“小甘,这件事情出得我口、入得你耳,不能让第三个人知晓,可以么?”

小木匠点头,说当然没问题了,有啥事萧大哥您直说就是了,咱们用不着拐弯抹角的。

萧明远说道:“事情是这样的,我今天去跟几个同门见了面,聊起了妙音法师之事来,他们告诉我,有消息说那妙音法师并非什么大德高僧,其实就只是一个故弄玄虚、趋炎附势之徒而已,而且他绝对不可能是东海蓬莱岛的人。如果是这样的话,他在自己的生辰召开法会,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来,就有点儿居心叵测了……”

小木匠有点儿没听明白,说什么意思,涉及虚假宣传呗?

萧明远摇头,说已经不是虚假宣传的事情了,有人担心,这家伙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来,还招来了那么多的人,极有可能会搞大事;而如果是这样的话,那法会之上,必然十分凶险,正因如此,我才会让你不要去,正所谓“君子不立危墙之下”……

小木匠听完,却是哈哈大笑,松了一口气,然后喝了一大口的酒。

萧明远瞧见他浑不在意,忍不住提醒道:“跟我说这消息的人,在茅山之上,算是这样的角色,那么消息绝对不会有假的……”

他将右手大拇哥儿伸出来,然后又折了一下,表示与他沟通的人,在茅山算是排名前列的大人物。

小木匠却嘿然笑道:“实不相瞒,这会场上越乱,对我而言,却是有利的。”

当下他也不再隐瞒,将自己前往法会之上的目的给讲清楚了,随后对萧明远说道:“那张启明杀了我师父,此仇不报非君子,那会场若是安安静静,我未必能够动手,等到散会了去,那家伙说不定就跑了;而会场上要是一乱,我别的不管,直接找那张启明算账。你说说,这岂不是瞌睡了来个枕头,美滋滋么?”

萧明远瞧见小木匠说得兴奋,忍不住打量了他好一会儿,然后说道:“小甘,十三哥,说句实话,在此之前,我还差点儿想要给我妹子介绍你……”

小木匠愣了一下,说啊?

这位老哥的话题着实有些跳跃,让小木匠有点儿把握不住。

而萧明远接着说道:“你别美,那是之前,现在看来,我着实不愿意将我妹子给拜托给一个疯子。”

小木匠哈哈笑,说当你妹婿的事情,这个搁后,参加法会的事情……

萧明远耸了耸肩膀,说你的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,我还有什么好劝说的?行了,明天去就是了,至于闹出什么乱子,你自己负责,我可不想管。

小木匠端起酒杯里,给自己倒上,又给萧明远斟满,嘿然笑道:“哥,萧大哥,啥也不说了,都在酒里呢。”

两人碰杯,随后一饮而尽。

小木匠放下了心思,便开始吃喝起来,而萧明远嘴里虽然骂小木匠是个“疯子”,但对这个小老弟其实还是挺喜欢的,两人一边喝一边聊,却是将那大半坛的花雕酒给喝完了。

佟掌柜准备的那些下酒菜也都吃完了,小木匠还不满足,让人装来了一大海碗的米饭,然后就着那鳝鱼煲的汤汁,全部都塞进了肚子里去。

啧啧,满足啊……

两人吃饱喝足,萧明远睡去,而小木匠则打了一回坐,感觉精神好了许多,然后也睡了去。

次日清晨,一大早小木匠就起来了,洗漱之后,蹲在萧明远房门口,就怕这位老哥酒醒了,然后自己个儿偷偷地溜走了。

好在萧明远是个说到做到的汉子,并没有食言,起床洗漱,吃过早餐之后,准备带着小木匠出发。

临行之前,小木匠将贴身收着的布囊拿出,里面有人皮面具一张。

他问萧明远需要用这个不,萧明远听他说完,十分好奇,说这玩意是川中秘学,向来听闻过,却没有亲眼见过,你试一试,我瞧瞧看。

小木匠戴上了人皮面具,在萧明远面前晃悠两圈,那老哥瞧了一会儿,说当真惟妙惟肖,的确是可以避免不少麻烦,不过戴上了这个,就少了些扬名立万的机会——到时候你跟张启明单挑的时候,记得把面具拿下来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